腾讯再踏一脚 网易云音乐这次怕是要栽在版权上了水煮娱

砍柴网 / 杨雨晨 / 2017-08-15 15:01
就在网易云音乐“心急如焚”地等待“歌多”时,一家向来比较低调的音乐平台心照不宣地做了一波“就是歌多”的品牌营销。

腾讯再踏一脚 网易云音乐这次怕是要栽在版权上了

“陈奕迅、容祖儿、谢霆锋......好多歌都没了。”8月10日晚,心怡打开网易云音乐,看着收藏的歌单一片灰,有点崩溃。

这是继7月28日大批韩文歌在网易云音乐消失后,又一部分华语歌曲被下架。点击已变灰的歌名,出现的只有一句话:“版权方要求,该资源暂时下架。”

近两年,这个音乐平台的后起之秀成长惊人。凭借个性化的推荐、歌单、UGC评论及良好的社区氛围,其发展四年,用户数破3亿,公司估值达80亿元。

但随着音乐发展的正规化,版权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此次被下架的歌曲,理由无一例外均指向四个字——“版权问题”。

而在这块,不得不承认,网易云音乐处于弱势地位。而且,从长远来看,这恐怕也是它的最大软肋。

音乐版权之争或将再起

这段时间,对网易云音乐的部分用户来说不太好受。

先是7月底,包括G-Dragon、PSY、IU在内的一大批韩国歌手的作品遭到不同程度下架。两周后,陈奕迅、容祖儿、泳儿等港台歌手作品成了又一轮中枪者。

一时间,“网易云音乐部分歌曲遭下架”被送上了微博热搜,不少用户的播放列表都受到了影响。有的甚至“全军覆没”。

1

8月10日,团队终于打破沉默,在其SNS平台上就此事发文解释。其传达出来的意思有三点:

1、下架歌曲仅占曲库的1%左右;

2、平台有充足的资金,也一直在积极采买版权;

3、就被下架歌曲,正在与腾讯音乐进行版权转授洽谈。

网易和腾讯的音乐版权合作,要追溯至2015年。彼时,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尚未成立,各家版权竞争激烈,国家版权局也为推动数字音乐正版化做了不少努力。

QQ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版权问题“斗”了近一年后,最终决定牵手就音乐版权达成战略合作。以音乐版权转授权预付+分成形式,QQ音乐为其提供包含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在内的约150万首音乐版权。据说这还是国内第一个音乐转授权案例。

2

既是战略合作,必定有合约终止的一天。为何网易云音乐没有未雨绸缪,早早与TME洽谈版权转授续约,导致歌曲被下架?

原因无非就一个:没谈拢。

版权采买费用本来就不低,这几年更是水涨船高,连带着版权转授费用必定也在增加。即使网易云音乐A轮获投7.5亿元,但与大型唱片音乐版权购买动辄十几亿相比,依旧没法任性。

而另一方面,主动权依旧在TME手里。不得不说,作为竞品,网易云音乐的快速赶超必定给各大音乐平台造成不小的压力。不论出于何种考虑,他们最终决定转授版权与否都无可厚非。

8月11日,TME就此事对第一财经的回复,让二者的紧张关系浮出水面。

报道称,腾讯方面回应:“近期,因网易云音乐有多次侵权行为,严重破坏市场秩序,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同时暂停与网易云音乐部分内容转授权合作,直至对方盗版问题肃清并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第一财经的报道显示:涉及的音乐作品包括由腾讯音乐独家享有的包括吴亦凡付费专辑《6》在内的歌曲,腾讯音乐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责令被告立即停止在网易云音乐网站、PC客户端、手机客户端、IPAD客户端等终端播放、提供下载涉案录音制品,连带赔偿经济损失,并发布声明向原告公开道歉。

采买音乐版权早已不是单纯的金钱游戏

就在网易云音乐“心急如焚”地等待“歌多”时,一家向来比较低调的音乐平台心照不宣地做了一波“就是歌多”的品牌营销

从8月8日起,北京、广州的许多公交站广告牌都变成了统一的“蓝底白字”。走近一看,白色加粗字体是周杰伦、Beyond、Adele、华晨宇等一众歌手名字,后面跟着四个字#就是歌多#,而蓝色背景底纹是该歌手的音乐作品名。整个广告没有透露品牌名。

几天后,部分歌手海报换成了统一的一句话“啥都不说,就是歌多”,下面附带着“酷狗音乐”的logo,这场病毒式营销的主导者才揭开真面目。

3

作为TME旗下的一员,酷狗音乐此次就音乐版权所做的营销,亦代表了集团整体。

2016年7月,QQ音乐与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所在的中国音乐集团合并,虽三大音乐平台业务依旧独立发展、互不干涉,但音乐版权的相关事宜,由专门的版权管理部处理。即酷狗音乐的“就是歌多”,也代表了酷我音乐与QQ音乐“就是歌多”。

那,TME的音乐版权究竟有多少?

就目前各家手握的独家版权来看:网易云音乐有爱贝克思(avex),百度音乐有海蝶音乐,虾米音乐有SM、相信音乐、华研音乐,而TME整合后的版权库包含杰威尔音乐、英皇娱乐等国内唱片公司及环球、索尼、华纳三大全球音乐公司。

掌握更多独家版权,无疑成了各大音乐平台树立自身优势、搭建行业壁垒的重要方式。拿到独家版权的,可以以转授的形式二次售卖;未拿到的则只能选择是否接受转授价格。

网易云音乐便长时间以转授版权为生。但这样一来十分被动,按目前行业现状,每次合约到期转授费必然会涨一轮,如若达不成共识,就会出现此次的状况——歌曲直接下架。

毕竟在商言商,市场只认死理,谁拿到独家版权,谁就占主导。

可为什么宣称“不缺钱”的网易云音乐,在音乐版权上一再碰壁?因为音乐版权的采买,早已不再是单纯的金钱游戏。

唱片公司将版权独家授予一家音乐平台,一方面是全权委托其管理、维护,另一方面也在观察对方的内容运营、商业模式是否可行。这都会成为版权到期后,唱片公司是否选择续约的重要依据。

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加起来约6亿的月活用户数,以及付费包月、数字专辑售卖、音乐直播和K歌等一众商业模式的探索成型,也让TME成为唱片公司无法忽视的存在。

此前就有消息称,今年5月,在环球唱片版权之争中,TME最终获胜,可它却不是出价最高者。

4

除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外,音乐类综艺、影视剧OST、原创音乐人培养均成了音乐平台争夺的对象。就目前在播的4档音乐类综艺(《快乐男声》《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中国新歌声》),后3档加上即将播出的《蒙面唱将猜猜猜》均在TME。

其实,网易云音乐的打法很明显。作为后来者,它无法快速地在内容上取得成效。只能另辟蹊径,在产品设计、歌单制作、社区搭建上下功夫,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

这招也的确好使,不过四年平台用户数便已破3亿。可随着用户的增多,依旧没唤起其对版权的重视,导致歌曲接连遭到下架。

这与网易新闻客户端的发展,异常相似。

2011年上线的网易新闻,凭借时间上的先机和简洁的界面设计,很快抢占了大部分市场份额。而腾讯新闻客户端虽初版于2010年10月上线,但真正由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主导却已到2012年4月。

不过,据腾讯网副总编马立在一次接受访谈时透露,决定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后,他们产品迭代速度非常快。不仅产品全面发力,运营和渠道也跟上。最终仅用14个月,就反超了网易、搜狐等竞争对手。

网易新闻客户端呢,由于内容丰富度欠缺,市场份额逐年降低。据易观统计数据显示,今年2月资讯类App排名腾讯新闻在首位,网易新闻已跌至第6。

5

以上种种无不表明,内容永远是王牌,无论产品、社区做得多好,没有内容都是白搭。

回到网易云音乐,眼看着喜欢的歌曲一个个变灰,用户对产品有多喜欢就会有多愤怒,之前一系列被称赞的营销也成了花拳绣腿。

而照TME的回应,这次的版权转授将会是个持久战。在曲库数量逐渐递减的情况下,如何保住现有用户,或许会是对网易云音乐一个极大的考验。

不过,音乐版权的有效期一般为2~3年,也就是说每过2~3年都会掀起一阵或大或小的版权之争。除了各大音乐平台要想方设法得到版权外,最受累的应该就是用户了,手机里安装两三个音乐类App已成常态。

来源:杨雨晨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