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地方新政开历史倒车,共享经济遭到懒政重重一击专栏

/ 土妖 / 2016-10-09 22:47
如果没能改变现有政策局面的话,那么顺风车、拼车只是开始,后续包括短租、家政、快递、速运等众多共享经济已然开始萌芽的领域,都会面临相似的命运。

 

111

这两天,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同时推出了地方网约车的“新政”,冒出了一大堆的让人“啼笑皆非”的规定和条款。其中部分城市不仅规定需要网约车司机具有本市户口,甚至连车辆年限、轴距、排量等都堂而皇之地赫然在列,堪称奇葩。不出意外,这一“史上争议最大”的网约车新政也遭到了公众的狂吐槽。不少人感叹,这是变相将网约车拉回到“出租车时代”,是一种“开历史倒车”的行为。

当然,网约车作为另外一种出租车形态,确实需要权衡城市人口控制、缓解交通拥堵、出行安全等诸多因素,因此针对快车、专车等提高准入门槛,尚有情可原。但四个城市发布的面向私家车合乘出行服务的指导意见就有些看不懂了。拼车、顺风车本来就属于鼓励的绿色、公益出行方式,如今却被绑上了手脚,就很难揣测政策制定者的初衷了。

顺风车地方新政槽点多多,有些奇葩超乎想象

说实话,针对网约车新政,之前交通运输部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中,为顺风车、拼车预留了足够大的空间,也明确表示支持并鼓励公众通过合乘方式出行。但此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的新政,不仅将拼车、顺风车的门槛提高了,还给戴上了紧箍咒,留下了一连串的槽点,有些政策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奇葩地步。

首先是将外地车辆排斥在外。北京在《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接入的车辆须为本市号牌,拼车需为七座以下的车辆,广州也有同样的规定。

其次是对合乘次数进行了限制,北京、广州均规定,注册驾驶员的合乘频次每车每天不得超过两次。

再者,新政对合乘行为进行了严格的“界定”,比如上海新政规定,合乘者的上车地点应在出发地周边半径一公里的范围内,需在合乘平台提前发布出行计划及线路。而且北京、上海还出现了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的要求,比如强制要求合乘软件必须独立设置,不应和巡游出租车和网络预约出租车的软件合并。

最后一点更值得商榷。地方新政认为,顺风车、拼车等合乘行为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仅分摊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成本也限于燃料成本及通行费等直接费用,而且需要按照人数平均分摊相关成本。这表明,车主一旦需要绕路接送乘客或发生相关事故的话,会带来额外的费用,甚至成了赔本买卖。如此的话,又有多少人愿意将自己的车分享出去呢?

限制过多让顺风车成了摆设,是开历史倒车行为

不得不说,地方新政针对合乘行为做了太多无厘头的限制,也打了“鼓励私家车合乘出行”政策导向的脸。相对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拼车、顺风车不会给道路带来拥堵,在很多大城市,一个人开车上班是稀松平常的事,如果能采取“合乘”的方式,将大大缓解公共交通、私家车上路等出行压力,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新政仅需保证好合乘出行双方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并规范运营、保障安全即可,这才是地方新政的出发点。但新出台的地方合乘新规却完全跑偏了,最终会让顺风车成了摆设,是开历史倒车的行为。

实际上,以上列举的每一条都存在诸多的槽点和可商讨空间。先来看针对本市号牌的规定。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这样的大城市几乎很早就出台了限牌政策,特别是北京,购车牌照摇号中签的几率等同于中彩票,所以相当一部分购车用户放弃了摇号,转而使用外地牌照,满足自身的通勤需要。由于通过手机APP办理进京证的方式越来越便捷了,所以持外地牌照的车辆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但这一规定却有点背道而驰,直接将大量愿意拼车出行的私家车及车主挡在了门外。

而北京、广州两地将顺风车、拼车每天合乘次数限制在两次的做法,也是让人无法理解。这相当于仅仅是“上下班途中”的顺风车,默认所有私家车“趴”在公司不挪窝,显然是不可能、也是不合理的。除了上下班时段,每天有大量的私家车跑在路上,同样有拼车、搭乘顺风车的需求和空间。而且更滑稽的是,上海合乘规定将顺风车、拼车的上车地点锁定在周边一公里范围内,真不知道“一公里”的数字是怎么计算出来的。显然,这必然会大大抑制拼车需求。

地方新政中还规定,合乘软件不能与快车、专车 “合并”,必须独立设置合乘软件。这意味着滴滴如果想继续运营顺风车业务的话,必须单独开发和运营一款顺风车软件。这不仅给出行用户带来了诸多麻烦,需要频繁登录多个打车软件,更让网约车平台无所适从。而且,这一规定出台的目的究竟是图个啥呢?既不符合互联网统一大入口的规则,又没带来任何好处,完全是得不偿失的下下策之举。

共享经济遭懒政重重一拳,新商业模式或将被扼杀于摇篮之中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规范和监管的必要性。针对快车、专车等,进行更规范、严格的监管是必要的,只不过不能矫枉过正。本质上看,网约车给公众出行带来了便利,也进一步推动了出租车行业的服务提升和体制改革。通过汇聚社会上闲置的私家车等弹性社会运力,为大众提供快速响应、便利的出行服务。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出台的地方新政却直接卡住了“私家车”的脖子。就如滴滴官方回应所言,地方新政对户口、车辆规格的限制,将使得绝大多数服务老百姓的车辆和司机被迫退出,打车难、价格贵、服务差的现象将卷土重来。

尤其是拼车、顺风车范畴的合乘服务,最能代表分享经济的模式,也不会滋生网约车“专业户”,因此不会给道路交通新增压力,反而能大幅缓解上下班高峰时段的出行难问题。政府应该将精力放到“避免纠纷和安全隐患”上,而不是一味地“围追堵截”,逼迫“合乘出行”用户回归到“争夺公共出行资源”的老路上去。

所以,我们建议,在保证顺风车、拼车安全出行的基础上,应该给合乘服务提供低门槛准入的待遇,在本地号牌、合乘次数及订单匹配等方面为合乘出行“松绑”。同时,也要适当性地在价格设定等收益回报上给予更多的引导性措施,鼓励更多私家车分享出行路线、共享车辆资源。只有这样,才能在不增加车辆供给的情况下,解决北京、上海、广州等日益严峻的交通出行难题。

庆幸的是,当前的地方新政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相信有关机构会听取各方声音,最终给出更加科学、合理的政策。如果没能改变现有政策局面的话,那么顺风车、拼车只是开始,后续包括短租、家政、快递、速运等众多共享经济已然开始萌芽的领域,都会面临相似的命运,共享经济这一新商业模式,也将面临被扼杀于摇篮之中的危险境地。这不仅是我们每一个不愿意看到的,也跟“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背道而驰。

或许,多走出去看看,多听听大众的声音,才是施政者当下最应该做的。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