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孙利军:用商业和科技的思路做公益金融

砍柴网 / FT中文网 / 2017-12-09 08:52
在此前长期负责农村战略、目前是公益负责人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孙利军看来,商业和科技可以是很好的公益方式。

12月1日,在马云的带领下,阿里集结了35位合伙人高调宣布启动百亿人民币的脱贫基金计划。在启动仪式上,马云表示,要用商业科技的办法来推动公益和扶贫事业的发展。为什么要如此大规模的启动脱贫基金?逐利的商业和昂贵的高科技,能否真正推动公益的发展?阿里巴巴公益的背后,又要讲述怎么样的故事?

FT中文网专访阿里巴巴合伙人之一孙利军,他此前长期负责阿里巴巴的农村战略,目前是阿里巴巴公益负责人,同时担任刚成立的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副秘书长职务。在孙利军看来,扶贫并非公益组织的专职,商业机构和科技公司有着天然的优势,能够快速地找到需求和机会,让农村地区可以借鉴城市成功的商业模式和经验,并借助大数据等先进科技,快速提升农村经济效率和降低成本,借助技术手段推进各类教育和培训工作的开展,为农村地区输送更多的人才。所以,在孙利军看来,商业和科技,可以是很好的公益方式。

公益的最大受益人并不是受助人

FT中文网:为什么接手阿里脱贫基金这个工作?

 

孙利军:这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

第一是我自身的经历。我自己就来自农村,而且这些年以来,我一直负责的是阿里农村淘宝这方面,过去这些年,我基本走遍了中国的各省市,很多边远的农村地区我都去过,我非常了解中国农村的情况。

一方面我很痛心,看到广大农村地区的生活水平和城市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比如农村地区低等、劣等商品甚至假货横行,比如“康帅傅”这样的山寨品牌到处都是,为什么农村人不能享受到城市人一样的高品质的商品和服务呢?还有信息不对称、物流等基础设施还有待加强等原因,导致农村里很多非常好的农产品运不出去,只能烂在地里,而城市人得花上好几倍的价格去购买,作为农产品终端的生产者农民,享受不到这个过程带来的经济增长。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很多发展得非常好的农村,拥有很好的产业和经济,产品通过互联网等方式,远销全国甚至全球,农民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脱贫,而且致富了。在那里,农村和城市并没有太大区别,年轻人也愿意回到家乡工作。

正是看到这两者的差别,我觉得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很多潜力可以挖掘。

当然,还有另外一点也非常重要,就是我深刻地理解到,公益的最核心在于参与,最大的受益方不是受助方,而是资助方。这不是一句喊口号的话,而是我和家人的亲身经历。

2015年,我太太带着当时7岁的女儿去贵州的一所山区小学呆了五天。回来之后,我发现女儿变化很大,不再大手大脚要零花钱,而是开始学着存钱,而且还要买文具往贵州寄。这点对我感触很大,在中供铁军的一次聚会上,我感叹这件事情,结果引来了大家的很多共鸣。中供铁军是早年阿里成长时期最核心的骨干力量,是阿里最剽悍、最具战斗力的销售团队,当年依靠挨家挨户地推,为阿里巴巴打下了B2B市场。大家的行动力都很强,想到公益这件事情,就立刻开始动手做。在贵州建完一所学校之后,更多的合伙人加入进来,我们在群里开展各种各样的讨论,大家每个季度碰面,每年规定至少去受助地的次数等等,形成了规章制度。

FT中文网:马云在脱贫基金发布会的现场公布了他的KPI,你给自己定了KPI吗?

孙利军:马老师早就在阿里巴巴内部推广公益和慈善,我们鼓励员工每人每年拿出3个小时的业余时间来做公益,这就是我们阿里内部的“公益3小时”文化。

那么对于我来说,接手基金的副秘书长这个工作,更重要的是从幕后去支持、协调阿里集团的各个部门去推进工作,考核他们的KPI是我的工作。我们会定期公布我们的基金投向,让整个过程公开透明。

其实阿里巴巴一直在参与各种各样的公益项目,包括也成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比如环境建设、环境教育、水治理等等。这部分已经有很多人在做,国家也非常重视,我们接下来也会继续下去,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还想做一些我们自己更擅长的事情,那就是用商业的手法来助推公益、来扶贫,让更多的人能够借助商业和科技的进步,实现脱贫和致富。

创造农村商业新场景

FT中文网:可否详细地说一说,怎么样用商业的手法来助推农村的公益和扶贫?

孙利军:商业最重要的就是有清晰的目标和可操作的办法,所以农村扶贫,我们也要有清晰的目标和战略。对于农村来说,最关键的在于三类人。这三类人要是能够脱贫,农村的经济和商业繁荣不成问题。

第一类是孩子。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是真正脱贫的关键。那么教育就是重中之重。一个家庭,只要能够出现一个大学生,基本上这个家庭的未来就会有很好的预期。所以,教育是提升农村经济和农村扶贫的关键所在。马老师的乡村教师计划就是基于这个方面在进行的,未来我们还要加大力度对农村教育的支持。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在农村教育上继续资助,比如通过互联网在线教育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先进的教育;给他们提供一些技能培训课程等。

第二类是妇女。女性在农村是顶梁柱,但也是最无力的,她们既要承担家庭经济的重担,照顾老人和孩子,自己又没有太多机会走出去。如果能够给女性一些机会,她们一定能够做得更好。脱贫基金会的副主席彭蕾提到过一个数字,在蚂蚁金服的微贷平台上,女性借款人的违约率仅仅是男性借款人的1/4,她们更加谨慎,还款也更加及时,她们都是非常可靠的借款人。因此,我们将通过互联网继续为女性提供更多的创业、就业机会。在过去的脱贫实践中,我们向很多身体有残疾或者家庭有困难的妇女提供一台电脑和一些启动资金,教会她们如何开一个淘宝店,很快,她们就依靠自己的勤劳走上了电商创业道路,不仅解决了经济上的燃眉之急,更重要的是,让自己和家人能够重新获得有尊严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的魔豆妈妈项目。我们还在不断挖掘“云客服”等可以远程工作的岗位,让一部分没有条件开网店的妇女在家里来承担一部分在线客服的工作,在照顾家人的同时,获得一份收入。

第三类是困难家庭。这些特别困难的家庭,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去了家庭的顶梁柱,丧失了经济来源,这部分人是非常需要得到帮助和求助的。所以,我们也会倾向于这类家庭。我们有一个“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项目”,以互联网+精准扶贫的模式,为农村家庭中的“顶梁柱”提供保障,解决因病致贫、返贫的难题。

FT中文网:马云在脱贫基金发布会的现场公布了他的KPI,你给自己定了KPI吗?

孙利军:马老师早就在阿里巴巴内部推广公益和慈善,我们鼓励员工每人每年拿出3个小时的业余时间来做公益,这就是我们阿里内部的“公益3小时”文化。

那么对于我来说,接手基金的副秘书长这个工作,更重要的是从幕后去支持、协调阿里集团的各个部门去推进工作,考核他们的KPI是我的工作。我们会定期公布我们的基金投向,让整个过程公开透明。

其实阿里巴巴一直在参与各种各样的公益项目,包括也成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比如环境建设、环境教育、水治理等等。这部分已经有很多人在做,国家也非常重视,我们接下来也会继续下去,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还想做一些我们自己更擅长的事情,那就是用商业的手法来助推公益、来扶贫,让更多的人能够借助商业和科技的进步,实现脱贫和致富。

创造农村商业新场景

FT中文网:可否详细地说一说,怎么样用商业的手法来助推农村的公益和扶贫?

孙利军:商业最重要的就是有清晰的目标和可操作的办法,所以农村扶贫,我们也要有清晰的目标和战略。对于农村来说,最关键的在于三类人。这三类人要是能够脱贫,农村的经济和商业繁荣不成问题。

第一类是孩子。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是真正脱贫的关键。那么教育就是重中之重。一个家庭,只要能够出现一个大学生,基本上这个家庭的未来就会有很好的预期。所以,教育是提升农村经济和农村扶贫的关键所在。马老师的乡村教师计划就是基于这个方面在进行的,未来我们还要加大力度对农村教育的支持。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在农村教育上继续资助,比如通过互联网在线教育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享受到先进的教育;给他们提供一些技能培训课程等。

第二类是妇女。女性在农村是顶梁柱,但也是最无力的,她们既要承担家庭经济的重担,照顾老人和孩子,自己又没有太多机会走出去。如果能够给女性一些机会,她们一定能够做得更好。脱贫基金会的副主席彭蕾提到过一个数字,在蚂蚁金服的微贷平台上,女性借款人的违约率仅仅是男性借款人的1/4,她们更加谨慎,还款也更加及时,她们都是非常可靠的借款人。因此,我们将通过互联网继续为女性提供更多的创业、就业机会。在过去的脱贫实践中,我们向很多身体有残疾或者家庭有困难的妇女提供一台电脑和一些启动资金,教会她们如何开一个淘宝店,很快,她们就依靠自己的勤劳走上了电商创业道路,不仅解决了经济上的燃眉之急,更重要的是,让自己和家人能够重新获得有尊严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的魔豆妈妈项目。我们还在不断挖掘“云客服”等可以远程工作的岗位,让一部分没有条件开网店的妇女在家里来承担一部分在线客服的工作,在照顾家人的同时,获得一份收入。

第三类是困难家庭。这些特别困难的家庭,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失去了家庭的顶梁柱,丧失了经济来源,这部分人是非常需要得到帮助和求助的。所以,我们也会倾向于这类家庭。我们有一个“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项目”,以互联网+精准扶贫的模式,为农村家庭中的“顶梁柱”提供保障,解决因病致贫、返贫的难题。

那比如,以物流为例。大家都知道,物流是制约农产品实现经济价值的最重要制约条件之一。农民种土豆,一斤就卖几块钱,但是要运到城里来,一斤的运费就得十几块,这显然是不划算的。而且对于中国邮政来说,它们的空载率比较高,相对而言物品的周期就会比较长,这也导致了成本的上升。那么我们的农村战略就可以从这些方面来帮忙。

第一,我们以县为单位,自建仓库,以村为单位收集订单需求,然后在当地建立一个灵活的物流体系,借助大数据优化运输物流,这样大大提升了运输的效率,而且降低了成本,从最开始三公斤一单平均六、七块钱,到后来的两块多钱,到现在应该到两块一。如果更多的人来使用,那么这个费用还会降低,效率还能得到提升。

第二,是创造新的需求。以大米为例,通过我们平台的大数据,我们大致可以知道,哪个城市喜好什么口味的大米,一般大米的需求量在多少,什么时间点需求会增长等。那么我们就可以对大米的产地进行数据指导和产品指导,告诉他们市场上的真实需求是什么,使他们在种植的时候,就可以对未来的收益有保障;还可以根据以往的数据经验,提前把大米以更廉价的物流方式运输到当地城市所在仓库,这样成本降低了,消费者的体验也更好,农民的收益也增加了。

我们在吉林就做过不错的尝试。首先,我们来帮助农民进行销售。我们在吉林有一台专门检测大米的机器,价值好几千万人民币,这台机器能够很快检测出,这些米的质量如何,绿色,有机等等,那么按照大米的质量不同,我们的收购价不同。但是我们的收购价格都高于一般的经销商,他们收购价一般是一块钱两块钱,我们可以做到四块五块,因为我们效率高,而且运用了大数据,可以大大降低成本。那么我们会根据这些米的品质,以及全国各地大家喜好的口味来进行分区销售。除了东北的大米,我们还在云南建立了红米基地,在陕西建立了小米基地。

这样的方式,我们还会扩展到其他的农产品品类,以及更广大的农村地区,帮助那些真正品质好的农产品,对接市场,让农民成为经济增长的真正受益人。

在孙利军看来,广大的农村地区,是商业模式和先进技术的最好实践地,这里有巨大的潜在需求有待挖掘。脱贫和致富,很大程度上需要的是技术的手段,所以商业大有可为。

(注:本文仅代表受访者个人观点。)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弋扬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