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新篇:陆奇之治创投圈

砍柴网 / 都保杰 / 2018-03-11 20:47
从微软到百度,这个男人举重若轻,形象依旧是利索的短发、精瘦的身材、金属细框眼镜,永远保持着战斗的姿态。

2018年对于百度来说或将成为真正的逆转年,在其COO陆奇治理之下。

往年间,李彦宏很少拍摄什么新年贺岁片来宣传百度怎么好,2018年是个例外,年满50岁却英俊不减的Robin和同样颜值担当的女儿Brenda曾在新年里炫了一把百度贺岁H5,笑得很腼腆也很开心。

那个40秒的H5包含了让李彦宏开心的所有事物:搜索+信息流,百度无人车,度秘小度,还有爱奇艺,红色着装代表着欢快和喜庆,父女搭档充盈着互信与有爱,百度2018年的入场基调是,新年,新百度。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百度的市值从险些被京东赶超到触底反弹逼近千亿美金,曾经纠结懊恼于错失电商、移动入口和O2O市场的挫败感正在慢慢消减,ALL IN AI的战略落地让深陷负面的自信心又重新爬起,尽管新形象的背后是疾风骤雨般的断舍离。

只要爬出了负面和低谷,前方便是陆奇下的一盘好棋,还有几条阳关大道。

关于陆奇的传闻很多,据说他有两句广为人知的名言:“永远保持战斗的姿态”、“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据说他每天睡4个小时足矣,工作极其玩命。从身居微软华人最高职位,到稳坐百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曾帮助微软突破瓶颈期的陆奇再一次用凌厉的手法展现了一位职业经理人的改造能力,铺陈了一段在困顿阶段临危受命出“奇”制胜的故事。

作为老东家,微软前CEO鲍尔默曾评价他——陆奇集资深专业技术知识、出色的领导能力和广泛的商业知识于一身,在业界是非常罕见的奇才。百度2017财年的数字给予了肯定,总营收达84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20%,净利润为人民币183亿元,同比增长了57%,这是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1

2017年1月17日上午9点,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和公告正式宣布任命陆奇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全权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向百度集团CEO李彦宏直接汇报。

这样的公告一发出,陆奇成了李彦宏的一把抓手,公司的所有人都降了一级。百度已有的各业务群组及负责人都将直接向陆奇汇报工作,包括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技术体系和新兴业务群组总裁张亚勤、高级副总裁朱光携金融业务群组、高级副总裁王劲携无人驾驶事业部以及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带领的人工智能技术团队。

一场变革从此开始,回顾陆奇的手起刀落,就像是让百度卸下包袱,集中资源,夯实基础,决胜AI的一次大型手术。

2017年2月8日,春风真的似剪刀,对于百度医疗事业部的员工来说更是贴切。这是第一个遭到全面裁撤的业务部门,也是百度被深深诟病的引子,曾经的“魏则西事件”一度让百度公信力跌到谷底,裁撤医疗事业部更像是百度对外表达决心的一种方式。

李彦宏发表演讲时曾强调:“要淘汰没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如果做不出来,就别在那儿混了,别在那儿撑着了。该撤就撤,该关就关,该并就并。资源向我们有优势、战略上重要的项目去聚焦。”陆奇成了这种意志坚定的执行者。

裁撤业务其实做的很急切,据了解,原本裁撤业务后人员的安排方案是内部调整转岗,一部分人员可以转到AI和内容体系,其余的会做恰当安排。公开提倡的原则是:公平公开、全员参加、尊重员工个人选择、组织体现温暖人情,特别强调医疗是公司承诺的方向,医疗事业部242人每个都是公司的资产和财富,面试方法是优先内容分发业务挑选,不匹配的可以接受百度云、AI等方向的挑选。

但是,“当一个人在水中苦苦挣扎的时候,顾得了姿势好看吗?”据了解,百度宣布方案一周后,不少医疗事业部员工还是等来了一个毫无商量余地的解除劳动合同结果,失望的离开了百度。

值得注意的是,此举也并不意味着百度就此放弃医疗相关的业务,或者不再涉足医疗,特别是人工智能和医疗的结合,仍是一个含金量十足的应用领域。另外,也有人分析说,即便裁撤了医疗事业部,百度从核心上也没办法完全杜绝医疗广告的分发,对于医疗,百度其实是想换一种更高科技的方式去养成现金奶牛。

作为断舍离的插曲之一,2017年3月底,在百度提交给美国证劵交易委员会的 Form 20-F 文件中还被媒体发现,其内容显示百度已于1 月份与两家第三方公司达成协议,以12亿元人民币将旗下移动游戏业务出售了,百度对此秘而不宣,在业内看来,由于公司过度依赖搜索业务,竞价排名,加之与网易,搜狐,腾讯等公司比较,并没有任何游戏基因优势,百度全盘放弃了这个念头也是预料之中。

2017年6月份,外界还曾盛传贴吧要被关停的谣言,陆奇明确回应过,“贴吧要被关掉,这完全违背事实”。贴吧在百度“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一盘棋战略中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是百度构建内容生态的锁定型产品。

AI新棋局的弃子,陆奇最想甩开的一个大累赘其实是百度外卖,2017年8月21日,百度外卖出售流言终于有了最终答案,宣布以5亿美金卖给饿了么。此外,百度还打包了百度糯米、百度地图、手机百度等在内的为期5年的流量入口资源给到饿了么,换做3亿美金,一共卖了8亿美金。

不过据了解百度外卖并不会马上消失,而是还会以百度外卖的品牌保留18个月,之后百度外卖就要销声匿迹,这也意味着百度O2O战略的大瘦身。彼时,外卖市场饿了么市场份额已占36.5%,美团外卖33%,百度外卖只有17.3%还在不断被蚕食,远被两大对手甩开。

而值得关注的是,原先被外界猜测会和外卖业务一起打包出售的百度糯米成了保留项目,百度糯米被纳入百度搜索公司,作为广告平台存在,百度对百度糯米进行了组织优化和管理架构调整,由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亲自兼任百度糯米总经理。而前百度公司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在担任百度大客户(KA)销售部总经理期间,违反了公司职业道德规范,构成严重违纪,百度解除了曾良的劳动合同。

在O2O时代,百度选择自己做外卖业务,耗费颇大却力不从心,有点像是阵脚忙乱时的跟风所为,因为这个业务和百度的基因体系有很大差距,而作为一项能够连接人与服务的产品,百度糯米被保留可能还有利用人工智能技术继续驱动的价值,毕竟百度人工智能重点发力还是要在消费者、家庭和车三大场景中做尝试。

2

在陆奇的操刀下,造成决定性影响的其实是对百度业务群组的整合,这些举措大都集中在2017年3月份完成,日前,又完成了新一轮的业务架构调整,百度新架构现在基本定型。

时间回溯到去年3月1日的一次例会上,陆奇宣布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L3)、百度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合并组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陆奇亲自挂帅兼任总经理。

那天开会,王劲有点姗姗来迟,开场白也不同以往,他说,今天是无人车的一个“里程碑”,而接着,在一番自动驾驶历史成绩回顾后,王劲补充说道,“我由于个人和家庭的原因将辞去在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职务。”据内部人士透露,前后不超过15分钟的会议,大权交割完毕,颇有些杯酒释兵权的意味。王劲很突然的离开,现在看来不是一次愉快的分手,现在他与百度之间的诉讼纠纷总能察觉到一丝针对性。

不过,通过那次整合,百度自动驾驶部门消除了以往的隔阂,据说,L3和L4团队在业务比拼上以往还存在竞争,出去跟车厂谈合作甚至会互相诋毁对方,而在成立IDG之后,产品技术团队仍保持独立研发,但对外的商务合作已经收归一处。

王劲只是个开始,大牛各种离开百度曾一度占据了近月的媒体头条,3月22日,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Andrew Ng)在微博、Twitter等社交平台发布公开信,也宣布自己将从百度离职。

陆奇空降之前,吴恩达作为百度过去几年乃至世界人工智能的代表型人物,毫无征兆的离开曾一度让业界颇感震惊。关于吴恩达离开后的摊子,百度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将进一步深度整合包括NLP、KG、IDL、Speech、Big Data等在内的百度核心AI技术,组成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AIG),任命搜索体系出身的百度副总裁王海峰为总负责人,同时晋升为Estaff成员,转向陆奇汇报。

在吴恩达离开之后,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IDL)主任林元庆从3月份起接替吴恩达担任百度研究院院长一职,仅仅过去了5个月,这一职位也被委任给了王海峰,到2017年9月底林元庆选择了离职创业不再停留百度,AI技术体系和研究体院整合终于告一段落。

最后一块版图,为了加速人工智能在消费端的布局,快速将百度的技术实现产品化和市场化。陆奇从2017年2月份开始一直不断提升度秘团队的级别,将其升级为了度秘事业部,由总经理景琨直接向其汇报。当月还主导全资收购了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携团队加盟百度,并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直接向陆奇汇报。

不久前,2018年3月6日,陆奇在百度内部完成了一次业务架构整合,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大调整了,宣布成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简称SLG),SLG由百度“度秘事业部”、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和“Raven Studio工作室”共同组成,同样陆奇兼任总经理,各业务负责人向他直接汇报。 

度秘事业部继续由景鲲负责,继续专注于DuerOS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原百度硬件专注于DuerOS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原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升级为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由杨永成负责,专注于第三方硬件的量产、电商建设和渠道拓展;原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变更为Raven Studio工作室,由吕骋负责,专注于前沿产品形态的探索。

至此,陆奇在百度通过雷厉风行的手法完成了三大与AI相关的事业部整合组建,并且打造底层开放平台,用来直接赋能自身业务或者潜力最大产业: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AIG)、以及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而百度在维持优化现有常规业务的基础上,冲击千亿美金市值的发力点就落在了这三个群组的肩上。

3

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整合后,百度的技术思路因为陆奇的到来其实发生了不小转变。从2015年开始,百度就开始效仿谷歌大规模投入无人车技术研发,2016年9月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也曾做过小规模的无人车试运营。

陆奇的想法可能想把这盘子做更大,于是2017年4月19日,他主导推进并发布了“Apollo”计划,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友商提供开放平台。陆奇多次强调这是一套完整的软硬件和服务系统,包括车辆平台、硬件平台、软件平台、云端数据服务等四大部分。百度想做自动驾驶界的安卓,成为自动驾驶产业中在开发者、整车厂、配件商、新车企等之间的最大撮合者,然而汽车行业因诸多利益牵扯是否买帐却是一瓢冷水。

“从Apollo1.0 版本的封闭场地,到1.5的固定车道,再至2.0的简单城市路况,目前,无论是夜间还是白天,都可以完全实现自动驾驶功能。”陆奇在公开场合谈起总是很激昂,说在全世界范围内,百度已经有8000多个开发者,90多个合作伙伴,50多个共同开发的合作计划。

但在实际商业化落地或者量产阶段,我们目前只能看到百度说要与厦门金龙合作L4级商用车量产。在 L4、L3 等级的自动驾驶方面,会和江淮、北汽、奇瑞3家车企合作在2019 年和 2020 年实现量产,百度也在做物流车、扫地车的商业化尝试,这条“钱途”依然有待疏通。

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虽然刚成立,但是其核心业务就是围绕DuerOS的技术生态来进行,除了渡鸦科技自己研发的销量不详的raven系列硬件产品之外,DuerOS最大的价值就是通过与厂商们合作,贯穿各类智能家居、可穿戴、车载产品等渗透商业化场景,可能要比Apollo更容易转化成现金流。据了解,DuerOS目前先后与TCL、海尔、美的等家电市场的三大传统巨头达成了合作,还有高通、小米、vivo、哈曼、极米、小天才、DOSS等也在其阵营。

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曾多次说搭载DuerOS的智能设备激活数量已突破5000万,月活跃设备超过1000万,这是一条ABC(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Cloud Computing云计算)+IoT的商业变现路径。

关于王海峰领导后的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AIG)和百度研究院,最直观的价值之一就是内部业务赋能的提升,从以前的技术研究到帮助形成实际的商业产出,例如百度一直在提到的集搜索和信息流双引擎于一体的百度APP10.0产品。

从百度2017年Q1到Q4财报,我们可以一窥百度搜索+信息流在AI加持下的发展态势。Q1财报,百度首次披露移动端和内容生态数据,手百资讯流日活用户达到8300万,百家号内容创作者超过45万。同时,移动营收在总营收所占比例为70%,高于去年同期的60%。在Q2季度,信息流的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信息流广告收入也从Q1季度的每日1000万迅速上涨到每日3000万,而在Q3季度,日活超过1亿的手机百度用户Q3使用时长比第二季度提升15%。

Q4季度百度营收236亿元人民币(约合36.2亿美元),同比增长29%。净利润为4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8%。信息流分发量及广告收入均环比增长了20%,核心业务营收能力得到了攀升,业内人士分析,按照年营收超10亿美金计算,百度信息流业务已经紧逼今日头条了。

据了解,现阶段百度信息流的内容生态主要来自于媒体和百家号,而百度生态内的贴吧、知道、百科等内容还未被纳入,还有爱奇艺的协同,这些产品未来都可能集成在信息流中,以短视频、直播、问答的形式。值得关注的一点是2018年2月28日,爱奇艺提交了招股说明书,即将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扶持多年推向上市,这一动作或许能让百度进一步减轻巨大的财务“包袱”投入,丰富内容生态和商业化方式,更聚焦AI业务的推进。

4

与业务并行的另一个关键维度,是百度的投资布局在2017年有了很大改观。百度在2016年9月、10月,相继成立了百度风投和百度资本两家独立的投资机构,分别针对中早期和中晚期项目,百度风投由联想之星前合伙人刘维任职CEO,后百度公司首席财务官李昕晢转任百度资本CEO,原新浪微博CFO余正钧接替她首席财务官职位,财务高管变动也间接体现出百度希望加快在投资领域的节奏和追赶。

经过重新的业务梳理和规划,“All in AI”的百度2017年在投资并购风格也焕然一新。比较有代表性的项目比如,百度风投领投了美国VR/AR公司8i、作业盒子、极米科技、云丁智能等;百度资本这块都是进入了即将迈入收获期的大项目,领投蔚来汽车、威马汽车、货车帮和东南亚打车应用GRAB等;百度投资并购部方面全资收购了KITT AI、渡鸦科技、xPerception等公司化为己用,还大举投资了首汽约车、蜻蜓FM、声智科技、中科慧眼等发展不错的项目,更为激进和精准的投资并购使得百度在基础业务之外,扩大了AI的触手范围和市场阵营,对市场变化有了更大的把握力度。

在人工智能领域,无论是政协委员李彦宏还是要把中国速度告诉世界的陆奇,他们都很明白百度这种体量和属性的科技公司,站到国家AI战略层面和政策方向上的重要性,陆奇在多次公开演讲中,力求做到中国、百度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紧密糅合,成为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

人们古时候喜欢把经济复苏、文化回暖的治世局面称为什么之治,在百度史上,这段翻云覆雨的变化期大概就是陆奇之治的局面,是否能在2018开启盛世尚未得知,但是百度已经站在了新起点上,做好了冲击的准备。

记得陆奇入职百度的消息刚出来的时后,“打工皇帝”唐骏曾发表过一份公开信,大概是委婉提醒陆奇,在百度工作的场景跟在雅虎和微软都不一样,“你不会习惯但是你也无法改变”。

56岁的陆奇没有去争辩,一如过去数十年的习惯,直面逆境,这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喜欢做远甚于说。

陆奇在微软曾是一言九鼎的人物,领导了Microsoft Office、Office 365、SharePoint、Exchange、Yammer、Lync、Skype、必应搜索、必应应用、MSN及广告平台等在内的产品研发与相关商业团队运营,他负责让这家遭遇到天花板的科技巨头在组织架构、通信、搜索、信息服务相关领域重焕生机,制定了新的远景和战略方针。

从微软到百度,这个男人举重若轻,形象依旧是利索的短发、精瘦的身材、金属细框眼镜,永远保持着战斗的姿态。

来源|微信公众号:AI星球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