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我在币圈的十天魔幻经历新金融

砍柴网 / 读懂新金融 / 2018-03-20 21:30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币圈十天1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币圈一部分人在装睡,他们的名字叫卖水者、庄家;还有一部分人分不清自己是在睡觉还是清醒,他们的名字叫韭菜。区块链是所有人都无法否定的技术,比特币是很多人的信仰,技术和信仰给了币圈装睡的权利。

区块链无罪,虚拟货币无罪,但有人会利用他们犯罪。有时候,我觉得在这个去中心化的新世界里,很多中心化的角色正在不约而同构建一个他们都没有察觉到的庞氏骗局,这些角色的扮演者有的人、有是公司甚至有国家,驱动这些角色前进动力的不是利益,而获得利益的可能。

ICO被禁半年之后,我进入币圈,10天时间里,我时而感觉这个圈里的人异想天开,时而感觉这个圈有存在的价值;在这个怪圈中,我甚至无法判断这或许就是一个新事物兴起时的风险与魅力,所有人都看不清结局。我们能做的只有提示风险。

序章 入圈之前:暗流涌动

2016年1月,陶石资本创始合伙人叶蕙芳在野马财经年度活动上表示,虽然很多人都在说区块链,但是看了很多项目之后,并没有看到成熟的技术和有价值的落地应用。

彼时很多人的看法和叶惠芳类似,区块链是未来,但未来何时能来?

2017年,区块链随着ICO的兴起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但随即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ICO被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消息发布的这天币圈中人称之为“九四”。

在外界看了,ICO被判了死刑。

2017年末,一位创投圈的媒体人Z先生突然找到我,目的是拉我入伙做区块链领域的自媒体

ICO在国内一直都存在,而且还鸟枪换炮了,Z先生介绍到。

“野马一年营收大概多少?”

“xx万元。”

“还没有金色财经一个月的营收多,现在是区块链媒体的窗口期,咱们一起干虽然不知道能做多大,但是肯定能赚一笔。”

“我考虑一下。”

历史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踌躇而停滞,区块链的火爆与多金令各大媒体蜂拥而至,“三点钟社区”的成立,更是开启了全民区块链的序章。

我在春节后选择正式加入。或许是为了“捞一笔”,或许是希望借此窥得链(币)圈的冰山一角,我不是韭菜,但我也是那个分不清自己是睡觉还是清醒的人。

正片 入圈11天:触目惊心

离开野马财经,来不及休息,便踏入链(币)圈。

第一天:大妈上门,“我要发币”

3月7日10点30,我与Z先生来到一家区块链项目A公司洽谈合作。

A公司CEO谈及ICO时十分感慨,“我们已经发过一轮币了,现在发币融到的钱很少了,融2万个ETH,也就1个亿,去了交易所、推广等各方面的成本,真正到手的币也就值4000多万。”

通过IT桔子可以查询到,这家公司的B轮融资金额为7000万元,即使4000多万不多,但也是一笔不小的融资,而且付出的并非股权,这或许就是ICO的魅力。

下午回到临时职场,开始整理上午的合作方案,完善刊例,此时来了一位特殊的项目方——北京大妈。

“我想发币!”

“为什么想发币?”

“我想赚钱?”

“之前干什么工作的,懂区块链吗?”

“之前一直在银行,不太懂区块链”

“那有技术合伙人吗?”

“没有”

“那您有什么?”

“不太懂你们这个圈子,想了解下,然后发币。”

对于区块链三个字,大多数人的状态是熟悉又陌生。每个人都可以说出去中心化、加密算法、共识机制,但如果说到核心、具体、敏感的话题时,当局者局促,旁观者迷茫,唯一能够达成一致的是,发币可以获利。

在这个圈子里,发币、ICO项目是淘金者,交易所、资本方、公关公司是卖水者,卖水者为淘金者递上镰刀,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收割那些准备发财的炒币者。

在下班前,我们整理好的方案和刊例发送给了A公司。

第二天:庄家浮现,币安被黑

3月8日,一觉醒来,发现昨天错过了两个大新闻。

第一个是币圈刷屏特稿《庄家杜均》,这篇文章将杜均这个能在“新世界”中呼风唤雨的男人被扒得干干净净,直指其为控制媒体、交易所、资本方的庄家。

杜均也对此进行了回应,表示:“这样被‘缺席审判’,真的是让我诚惶诚恐;欢迎大家多来金色财经做客,大家会发现我不仅不是一个庄家,还是一个可爱的宝宝。”从回应的内容本身来看,无懈可击,但对于《庄家杜均》一文的质疑,并没有任何实际回应。

我见过杜均两次,虽然没有过交流,但是感觉杜均除了很有钱之外,并没有太多特别,举手投足间确实像个宝宝,走在大街上可能会被人当成苦逼的上班族或没毕业的大学生,实在难以把他和庄家二字联系起来,但太大的能量掌握在少数几人手里,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或许今天 “杜均”们可以拍着胸脯说:我不是庄家。但谁能保证以后不是?怀璧其罪。更何况太多人怀揣的还是赝品“和氏璧”,这是这个圈子的可怕之处。

第二个大新闻:世界第二大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被黑客攻击。

3 月 7 日深夜,很多币安用户发现自己账户中持有的虚拟货币被黑客操控,造成多个数字货币短时间内的价格大幅波动,VIA一度暴涨上百倍,不过黑客的举动触发了币安的风控,系统自动停止了提币,黑客没有从币安直接获利。

交易所被攻击并不是新鲜事,但如果结合《庄家杜均》一文则细思极恐:如果监管体制不健全,媒体、交易所、资本方都被少数几人控制,而囤积大量数字货币的交易所本身安全性也无法保证,动不动就被盗或价格大幅波动,那虚拟货币的价格代表的是它们的价值,还是庄家、黑客们的心情?

抱着发财梦进入的炒币者,要被多少人惦记?今天有淘金者、卖水者,明天又面临庄家、黑客,后天还有什么?

第三天:OKcoin表态,随时捐给国家

3月9日,有两件大事和一件小事。

第一件大事,央行行长周小川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不太喜欢创造一个可投机的产品,让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要想怎么服务实体经济、数字货币(虚拟货币)要给消费者和市场带来效率、低成本、安全、隐私保护,要考虑大局,不要与现行金融秩序相冲突”。

这个讲话,基本指明了虚拟货币的发展方向,简单来说就是:尽量创造价值,不要乱添麻烦。

第二件大事,记者问答会结束后,OKcoin老总徐明星在公司群里表态:1、OKcoin集团全球化发展业务;2、重点研发底层技术;3、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

这不禁让人想到了马云关于支付宝的表态,不得不说,徐明星很聪明。

还有一件小事财经自媒体“互金通讯社”主办了一场区块链沙龙,主要面向媒体人,没有车马费,但却爆满,区块链和币的神秘对媒体界的吸引力一样不同寻常。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某区块链项目CEO X先生等人介绍了他们眼中区块链和币。

尹振涛详述了区块链、比特币、ICO的价值、争议和风险,主要内容如下:

对于区块链这种技术,“十三五”国家信息规划中明确提出了区块链,国家是支持和鼓励这种技术的。目前来讲,围绕比特币最大的争议在于它到底能不能够挑战法币成为货币。从现在官方角度下,它肯定不是法币,政府文件认为比特币是一种虚拟货币。

ICO是首次代币的发行,即项目发起方通过区块链技术,在一个众筹的平台上发行、出售,项目初始产生一种发行货币。ICO的目的就是获得风险投资,然后支持项目发展资金,属于一种众筹的模式,平台可以拿到老百姓的钱,而老百姓是没有话语权的,所以ICO项目的风险是很大的,ICO项目可以随意从老百姓手里募得虚拟货币,同时通过交易平台换取资金,拿到现金后,他随时可以跑路,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点。

(以上内容来自互金通讯社,有删改)

技术不会作恶,所以技术无罪,但人会作恶,所以区块链、比特币、ICO三者,有些可以生存,有些不能。

尹振涛讲话之后,X先生提到了一个很基本、很有趣的事实:区块链不一定需要发币或者说发token,没有token,其项目的模型也能走通。

实际上,数据层、网络层和共识层是构建区块链技术的必要元素,缺一不可。而激励层、合约层、应用层不是每个区块链应用的必要因素,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就属于激励层。

X先生说出的这个事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一个疑问——既然区块链不一定要发币,为什么几乎所有区块链项目都要去发币,是为了ICO吗?

第四天:链圈泡沫,伪命题?

3月10日,星期六,我参加了一个有趣的沙龙,主题叫做《区块链的泡沫会破吗?》。某知名院校院长B先生、财猫网(注册领红包)络董事长张寿松、普华永道合伙人王威及起风财经合伙人陈良等人出席了该活动。

张寿松15岁开始创业,2013年就创办了比特币交易网,B先生在演讲中多次称其为天才。他认为,区块链泡沫,从技术层面来看的话,没有泡沫的,如果从ICO融资层面讲,也许是有。但区块链不能因为有泡沫就不去了解,应该付出更多努力在基础开发上、应用上,让真正的价值能长期存在。

B先生认为,区块链现阶段没有泡沫,因为整个行业还没有发展起来,“劣币”太多是区块链的主要问题;区块链的风险比P2P网贷)小得多,区块链主要的风险是ICO项目乱发空气币、传销、欺诈,平台本身还是想做事,主要是缺乏规范。B先生还将ICO与股权众筹做了对比。

对于二人观点,我认同一部分,反对一部分。认同的是,对于一个新事物确实不能因为一开始的乱象就不去了解;但是不能过于乐观的看待“新世界”。

现阶段的区块链和币之间有种羊头与狗肉的关系:区块链技术任何人都不会否定,但技术的研发短期很难获利,发币或者ICO却能低成本快速融资,所有人都挂着区块链的羊头,但多数人的目的是开发技术还是卖“发币”这盘狗肉呢?答案不言而喻。

对于B先生所说的行业没有发展起来,劣币太多,我表示认同,但泡沫绝对是有的,而且相当大,vc看人、看BP就投资几百万元天使的案例很多,但是投资人和小散看个白皮书就扔出去价值几个亿的虚拟货币,这难道不是泡沫吗?

如果不解决狗肉的问题,就会影响商家卖羊肉的热情,不解决泡沫问题,区块链早晚会迎来资本寒冬。

“老老实实种庄稼,不要想着割韭菜”,在讨论主题前,陈良说了14个字,回头想想周小川行长的讲话,值得币圈深思。

第五天:准备撰写此文

 

3月11日,星期天,进入币圈4天,有几点感受:

1、这个行业是既得利益者的天下,与外界仿佛形成了两个世界,一个是古典互联网,一个是所谓的新世界。

2、第一波区块链的红利期已经过去,远不像外面想的那么人傻钱多,留下的项目不简单,留下的投资者都是老韭菜,新入的卖水者没那么容易发财,懵懂的淘金者可能被韭菜反割。

3、很多发币项目都为一件事发愁,用户或者说韭菜太少,没有交易量,一上交易所就破发,所以这造成了一堆没价值的虚拟货币成天在各种社群中白送。请谨记,当你看到社群有人送糖果时,你应该叫它筹码。

这天,我准备撰写此文

第六天:合作达成,空气币?!

 

3月12日,星期一,一个好消息传来,A企业提出:先做一个项目评级的合作。Z先生得知后很开心,对我说“咱俩尽量做好第一单”。

A企业的需求是有一个学者或其他职业的KOL肯出面点评,既然是付费合作,相应的点评内容肯定不会有负面内容,但此时的区块链项目,特别是已经上交易所开放交易的区块链项目,风险远远高过几年前的P2P,学者和KOL出面给到正面点评无益于站台,一般都会抗拒。

怎么办?

紧接着,Z先生发来一个链接,竟是一个区块链新媒体指控A公司发空气币的微头条,随后我向A公司要来了白皮书,读了一遍感觉“吹得有点狠啊,好像真是空气币”。

怎么办?

最终,我们还是选择了继续把合作谈下去。有人说,ICO就相当于风投,项目成功了币的身价倍增,失败了一文不值,哪个投资人股权投资亏本了还能说人家诈骗?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自己,ICO确实和股权投资或者股权众筹有类似的地方,但是ICO有“合格投资人”审核吗?一个传销、诈骗团伙或许可以欺骗几十万吃瓜群众,但是能欺骗几个专业的VC、PE?在有秩序的公路上走路1%的人可能被车撞到,在没有防护的钢丝上走路99%的人都会掉下来摔死。

虽然内心有挣扎,但我没有说太多,因为我们此时也正努力想成为这个行业的卖水者。

第七天:跨国套路,花样割韭菜?

3月13日,我们又去拜访了一个项目方。

这个项目方的负责人C先生很年轻,想将区块链用于游戏行业,当然最重要的是发币以及把币的价值做大。据C先生介绍,他们已经融了数千个ETH,准备在国外设立公司加大宣传力度,加强其项目D币种的知名度和流通,同时在国内的公司通过一款游戏社区App免费发放E币种,两家公司法人股东完全不重合,外人完全看不出关联。

“其实国内这个App的任务就是找个理由把币发出去,把用户做大,让尽量多的人拿到币;等到用户足够多的时候,国外公司单方面宣布D币种和E币种可以1:1兑换,当然了国内我肯定要否认这个消息。但是用户还是会想办法去海外交易,交易量这不就起来了吗?”

其实C先生的策略和A公司希望的学者点评,都是为了解决一个币圈很苦恼的事情:因为币圈太小,用户不够多,而且普遍比较精明,所以很多币的交易量小,进而就很容易被人控制交易价格,很多项目的币上了交易所就破发。

而C先生深知做大币的价值,一定要做好品牌和流通,所以想出了这种跨国的办法。编故事免费发的币,你猜猜以后会不会值钱?

第八天 合作遇阻,萌生退意

A公司最终选中了B先生为他们项目的点评学者。所谓“点评”,就是为这个项目说点好话,增加信服力。不过B先生却迟迟没有对是否参加点评回复意见,他的助手说,现在给区块链项目点评比站台风险还大。

这一天,趁着闲暇之时,我在火币网“投票上币”页面仔细浏览了LITEX的白皮书,火币网的虚拟货币叫做HT,他们自己对外叫做积分,HT的主要通途之一就是让用户给项目方投票,实际上很多项目方为了上交易所,会自己想办法用HT投票,这很大程度保证了“HT”的流通性和价值,“火币网”们自然也不用面临A公司和C先生的烦恼。

LITEX项目的核心业务是虚拟货币支付,实现方式是通过帮助用户将虚拟货币在购币者那里兑换为法定货币,并即时支付给商家。

线下支付场景的开拓和用户习惯的培养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同时想要改变用户的支付渠道,必然和市场原占有者产生市场竞争,这同样需要大量资金;LITEX选择的并不是以法定货币来激励场景、用户使用,其白皮书中提到,LITEX对消费、收单方、服务商、通道、兑换各方的激励均以LXT的形式支付。

LXT作为新兴的虚拟货币,曝光度、价值与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虚拟货币相去甚远,商户是否认可?如果不认可,LITEX能够支配的法定货币能否支持其“理想国”落地?

我觉得,难。但币圈有一个十分正常又难以理解的逻辑:黄金只是矿石,但所有人都认为它有价值,所以它就是有价值;虚拟货币只是一串代码,但是只要有人认为它一枚值1000元,它就有1000元的价值,这对于比特币、以太坊等成熟的虚拟货币而言的确可以说得通。

但LXT这类新兴的虚拟货币,用户及曝光度极少,要想提升价值,难度何其大而且现在支付格局,是多少资本、人才的催动,几个亿的资金加个区块链的概念能轻易改变吗?

我问Z先生,你觉得现在区块链靠谱吗?“主要看项目能不能做起来,如果能做起来就是靠谱,你不会不相信行业了吧。”

说实话,我心里有一点怀疑了。看了几份白皮书后,我觉得区块链成了万能词汇,只要用了这个词汇一切问题好像就都不是问题了。

“现在别人都抢着向圈里进,你难道想往圈外出?”

“真的存在链圈吗?”

“存在,不过链圈没钱,很苦逼。”

“是啊,链圈很苦逼,买不起水。”

这一天我萌生了退意,虽然我是个无名小辈,但是不想别人提起我的时候说,“陈尔冬?就是那个帮xx币骗散户的家伙吧。”

第九天 美国项目,要来割谁?

3月15日,Z先生整天不在公司。

这天,一个公关公司通过朋友委托我们为一家美国的区块链项目撰写稿件,我接到的稿件要求是:体现团队豪华,并在文章中说明该项目即将ICO。

从要求上看,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树立该项目在用户心中的形象,并引导用户前来投(注册领红包)资,不过稿件委托中国的公关公司,稿件是发到什么地,想要给什么地方的人看,不言而喻。在中国区块链项目嫌韭菜不够时,国外的项目也要进场收割了。

第十天:退场

星期五,进入币圈第十天,我确信我要离场,币圈或许多金,如果每次卖水都要在内心有一番挣扎,我想这不是我想要的。

退场这天,我按照几家卖水者的模板为A公司撰写了一个评级稿件,看到其他卖水同行的评级逻辑,我更坚信了离开这个新世界的想法,今天的币圈和几年前的“P2P”没有区别,都是拼了命增信,拼了命拉投机散户入局。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币圈有一个大佬背书的区块链技术,这让币圈变得魔幻;就好像所有人都可以否定打着创业幌子去传销、诈骗、非法集资的人,但没人可以说创业失败的人是错的,因为创业是无法否定一个概念。

区块链如何良性发展,我觉得陈良那14个字很有道理:老老实实种庄稼,不要想着割韭菜。

花絮 出圈之后

币圈的经历和所见所闻很零散,不知道从何写起,我选择用日期的方式将他们记录下来,有些没有体现的看法,整理如下:

1、关于去中心化和中心化:

互联网兴起时,整天喊着颠覆,但回头来看,互联网最终还是摆脱不了线下场景。今天的去中心化世界满腔热血的想要改变世界,但最终结果必然是,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并存,因为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

举个例子,地球只有一个,我们都在这个地球生存,地球是不是中心化?地球上有上百个国家,地球是不是去中心化?每个稳定的国家只有一个政府,这是不是中心化?但政府将权利下放到地区这是不是去中心化?区块链去中心化,交易所、币圈大佬是不是中心化?

而且,去中心化不是万能的,中心化也不是罪过。

2、关于法定货币与虚拟货币

虽然上面描述了很多币圈乱象和我对币圈的不认可,但我相信未来区块链技术会改变世界(是改变,不是颠覆),虚拟货币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虽然成长中会有阵痛。

对于不稳定的战乱国家,虚拟货币确实有成为“货币”的潜质,但在稳定的大国定位一定是资产,因为没有一个政府会把货币的控制权交给一个社区,而自发组成的社区也担不起一个货币的运营权力;而且虚拟货币一定是要有准入门槛的,种类也一定是有限的,不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跑来发币。

法定货币是以国家政府为背书的,属于中心化的产物,虽然会有通货膨胀,但是流通性及价值可以保证,而这种中心化的产物是我们每个人的纳税支持离不开关系,我们每天纳税,才得以享受到一个可靠的货币,如果要跟着虚拟货币信徒去构建新世界,不免有些丢了西瓜捡芝麻。

3、关于古典互联网和新世界

币圈喜欢用“新世界”、“古典互联网”来描述互联网和区块链,但是正如上文所说,凡事没有绝对,虽然现有的互联网巨头可能有一两个被新兴区块链企业取代,但整体格局变化不会太大,区块链与古典互联网未来一定是融合,不可能取代。

4、关于大佬与卖水者

在币圈能称作大佬的人,一定拥有着做庄的能力、难以计数的虚拟货币以及令人敬佩的优点。但大佬终究是大佬,不是革命家,不是庄家,更不是主宰者,也不应该是;怀璧其罪,马云和徐明星或许都属于怀璧者,他们已经选择了一个适用于所有“大佬”的正确答案。

卖水者一个灰色的角色,狼教授虽然站过很多不该站的台,但依然是狼教授,在区块链这个灰色的世界里,卖水者的对错更难定义。每一个新概念的崛起,都会有无数卖水者想要趁着窗口期进入,但是最终真正能够做大做强的,一定是有足够竞争力,已经能够为社会做出一定贡献的,其余的不需要审判,会自然淘汰。

5、关于ICO与股权众筹

ICO与股权众筹有很多类似的地方,实际上以太坊融资时就是以众筹的方式。但是我认为,ICO更像是股权众筹与股票的结合,用股权众筹级别的项目,享受股票交易的红利。

但是股权众筹按照私募的标准,需要有合格投资人的审核,即:个人净资产不低于100万美元;年收入不低于20万美元等,这类人群相对理性,也有一定的风险承受能力,即使股权投资失败,自己承担损失,也不为过,但ICO项目都嫌用户、韭菜太少,根本不设投资门槛,风险流入普通用户身上,更有甚者涉嫌恶意欺诈。所以国内禁止ICO,我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

但是ICO整体来说,是有价值的,不过一定要在政府的监管之下,有准入机制,还是那句话,不能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出来搞ICO。

6、关于币与信仰

很多币圈的人会将虚拟货币当做一种信仰。

对此,我想说的是,比特币可以是信仰,空气币也可以是信仰;宗教可以是信仰,邪教也可以是信仰。信仰本身没错,但信仰不代表对错,更不代表价值。

【来源:读懂新金融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