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打车,滴滴外卖:一场虎口夺食大战创投圈

砍柴网 / 王妍 / 2018-04-03 21:34
经过多年开拓,美团、饿了么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外卖服务体系,用户的消费习惯也已养成,但在各种补贴下,用户、骑手和商家仍然会随时倒戈。

美团做打车。一边在年会上打出“除饿灭滴”的口号激发士气,另一边从南京开始高调试水,在积极拿牌照的同时进入上海等多个滴滴的主力阵地,并在短短三天的时间内,宣布抢占了30%的城市份额。

滴滴做外卖。去年12月美团推出打车业务后,滴滴就被曝出将会推出外卖业务反击,并组织了一个10人左右的小团队在单独的办公地点秘密研发。

4月1日,滴滴外卖正式登陆无锡开启灰度测试,与接入单车、二手车等其他业务一样,外卖入口也出现在了滴滴的APP里。按照滴滴的说法,将根据用户的试用反馈改进体验并逐步扩大服务范围。但在上线第二天,就发生了因系统升级,外卖服务突然被短暂下线的问题。

美团打车,滴滴外卖。这场虎口夺食大战,显示出“独角兽”们的商业想象力。这种想象力笼罩下的“独角兽”,安全系数并没有人们以为的那么高。

滴滴外卖

“滴滴并不是因为美团做打车所以才做外卖,Uber推出UberEats并实现盈利之后滴滴就有这个想法,只能说美团让滴滴加速了做这件事的进度。”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告诉创业家&i黑马。

即便是滴滴内部的人,对于这个由滴滴第一位产品经理罗文带队的外卖团队也同样陌生。负责该项目的产品和技术开发人员在单独的地方秘密办公,这些员工的个人信息也不出现在内部的通讯录上。新业务的保密程度,反映出滴滴对它的期待。

但是风声还是随着招兵买马传出来。去年12月,从美团离职不久的刘铭接到了滴滴的电话,虽然对方并未透露将要推出新业务,但刘铭心里已经猜到了。“这个圈子其实真的不大,去之前就已经听说了滴滴想做外卖的事。”刘铭告诉创业家&i黑马。

从美团离职三年的孙彤也收到了滴滴的邀请。孙在美团丰富的地推、城市运营、品牌商户运营经验,正是滴滴外卖业务所需。后来他得知,是已经被滴滴“挖”去的朋友在内部推荐了他。

据刘铭介绍,滴滴外卖业务的招聘标准很高,“在100个人里面差不多只能选出10位,之前的经验很重要”。并且,外卖业务的新员工还要签订包括保密和竞业禁止在内的三份合同。

尽管筛选严格,外卖业务团队也迅速膨胀,从之前秘密小分队的十几人扩张到了目前的数百人。 “目前优享团队是80多人,我们是它的好几倍,你可以大胆的猜测。” 孙彤说。

春节过后,滴滴外卖开始在无锡地区招募骑手。与网约车按照全职和兼职划分司机的方法相同,滴滴外卖骑手主要有“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两类。“忠诚骑手”需要每周在线大于48小时,月保底工资10000元;“自由骑手”可自由上线接单,订单收入翻倍。据报道,首站无锡已有万名骑手报名,其中超过70%来自美团。

王兴在得知消息后前往无锡督战的传闻,得到了刘铭的证实。“确实去了无锡,不过只停留了几天时间。”

外卖业务落地,争夺线下商家是当务之急。据创业家&i黑马了解,从去年12月开始,滴滴就在与线下餐饮连锁店谈判外卖业务。

负责与商家签约的孙洪涛告诉创业家&i黑马,滴滴主打品质外卖,所以对入驻的商家类型和品质都有要求。尽管之前有美团要求骑手和商家二选一的消息,但“许多大的餐饮品牌仍主动要求合作”。“餐饮行业里都是中小品牌跟着头部大品牌走,所以和他们谈拢后基本上都能敲定。”

媒体有报道说,滴滴外卖首批将在全国九大城市上线,包括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孙洪涛说,4月1日上线外卖业务的城市只有无锡,后面扩张的城市还在计划中。 “除了招募骑手的信息,外面流传的许多说法大都半真半假。”

一位接近滴滴的人士告诉创业家&i黑马,与美团打车选的都是滴滴比较赚钱的城市不同,滴滴外卖初期并不想大打补贴战,所以选择了美团外卖业务做得并不是很好的城市。

不过,无锡与南京、上海、杭州这三个美团打车选择的主战场,距离并不遥远。

刘彤透露,首站试水的无锡“补贴重点主要在C端,而且量级不小”。经过多年开拓,美团、饿了么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外卖服务体系,用户的消费习惯也已养成,但在各种补贴下,用户、骑手和商家仍然会随时倒戈。

美团打车

美团打车在司机和用户的一片叫好声中,从南京开始,一路深入滴滴的腹地。

3月21日,美团打车宣布进入上海,上线快车、出租车业务。上线当天,美团被上海市交通委等部门联合约谈,被要求不得“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一元钱出发”、“低价出发”等广告应予撤销。

但这并未影响美团频频发来捷报。根据美团公布的数据,上海打车业务上线三天分别获得了超15万、25万和30万的订单。在3月26日的公开活动上,王兴透露美团打车已经在进入城市拿到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尽管王兴表态美团坚持以用户为中心的打法,但比起温和有序地培养市场,疯狂烧钱抢夺市场仍然更有效。

根据媒体测算,美团打车每个订单在司机端、乘客端投入的成本高达40元。于是麻烦也不少。美团被曝司机严重刷单,有报道说,美团10单中的四五单都是刷出来的。

刷单导致服务差甚至虚假服务(司机会要求用户取消订单甚至将用户丢在半道),用户当然把账都算在美团头上。大量的“马甲车”应美团对司机的渴求出现。声称能够一条龙解决注册问题的人在QQ群、微信群、贴吧里寻找着生意,价格从五块到五百元不等。按他们的说法,不仅是美团,包括滴滴在内的外地车牌、不合格车辆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注册问题。以此成功注册的外地车牌司机马师傅向同行传授经验,“太便宜的不行”。

无论如何,美团让沉寂许久的打车市场再次沸腾起来。有消息说,上海周边几个城市的司机也在陆续赶往上海。

在租赁公司租车跑美团的王师傅告诉创业家&i黑马,目前有些租赁公司已经无车可租。据他说,现在全职跑美团每天至少有1000块的流水,除去每月租车的6500块和每天150的油费,收入仍然相当可观。

另一家与美团合作的租车公司负责人透露,为了争抢司机资源,美团推出的“萌芽司机保底奖励”也从600元升至700元。

曾经一统天下的滴滴被激起了斗志。之前100元的新人推荐奖提升到了300元,连击奖、翻倍奖、分时段满单奖等花样层出不穷。最近的政策是,3月27日-29日之间,在上海市完成3单,即可获得300元的现金奖。

超级独角兽的焦虑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2012年程维拿着刚做出的产品给王兴看,王看了一眼后说了两个字:“垃圾”。理由是,“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品,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事后,程维根据王兴的建议,做了相应的调整。

5年后,已经八岁的美团宣布完成了新一轮4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300亿美元。和大众点评合并成为生活服务的龙头,并未满足王兴的野心,他在内部信里宣称美团点评将覆盖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LBS场景。

而滴滴也成为了网约车大战最后的赢家,与Uber中国合并更巩固了它的垄断地位。程维直言“我心中无敌”,底气是滴滴超过2500万的日单量。

但是,双方都在觊觎对方的领地,并因此让对手感到不安。终于,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被打破。

一位行业人士对创业家&i黑马分析,这场由两家独角兽主导的战争背后,是处在“死局和困局”中的垄断者的焦虑。“你形成垄断却未实现大规模盈利之前,是最危险的时候;垄断而没有活力,是投资人最忧虑的事情。双方开打,两个看似走入死局的公司,不仅因此活过来,而且估值也上去了。”

来源|微信公众号:创业家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