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集资形势严峻!警惕网贷、数字货币、房地产新金融

砍柴网 /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8-04-29 22:01
全面开放支付清算市场正在进行中。

外资入局支付清算:独资还是合资?1

全面开放支付清算市场正在进行中。

“我国将大幅放宽金融业市场准入,欢迎和鼓励外资进入支付清算市场。我国将全面开放支付产业的交易、清算和结算环节,全面放开账户、支付工具和支付系统业务。”去年11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的讲话言犹在耳。

经过多年深耕,国内支付和银行卡清算机构发展壮大,支付机构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银行卡清算机构则以银联为代表,且加速国际化业务。

支付清算市场开放趋势不可阻挡,也在稳步推进。去年6月,央行发布《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服务指南》;今年3月,央行又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简称“7号文”)。

由此,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和支付机构得以进入中国。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其进入中国,面临诸多挑战。

“挑战主要包括:一是申请牌照,二是运营业务。从递交申请材料,到拿到牌照,将是一个复杂且漫长的过程;在运营业务方面,外资机构容易‘水土不服’,新兵入场,很多东西需要适应。而且,本土机构实力强大,竞争也比较大。”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壮大与开放

银行卡清算机构比第三方支付更早登上历史舞台。

国泰君安银行业研究员王剑曾撰文通俗指出,如果两人开户在不同银行,转账时就涉及“清算”。存在那么一家清算机构,所有银行都在它那开户。银行卡客户之间称“结算”或“支付”,不同银行之间称“清算”。

在央行领导下,2002年3月26日,中国银联在上海开业。长期以来,中国银联是国内唯一的银行卡清算机构。2012年11月30日,银联在上海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银联国际,专业运营国际业务。目前,银联卡全球受理网络已延伸到168个国家和地区,48个国家和地区发行了银联卡,将近一亿张银联卡。

多年后,第三方支付才登上舞台,最早是为了满足电商(如“淘宝网”)客户交易需求。2010年,央行建立支付业务许可制度。2011年5月26日,支付宝、财付通等首批27家机构获得支付牌照,其后,央行先后发放了200多张支付牌照。

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也先行一步。早在2014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

去年6月,基于《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央行发布《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服务指南》,适用于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相关审批事项的申请和办理。受理和决定机构均为人民银行,明确“无数量限制”。

据悉,Visa、美国运通、万事达卡等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均已递交了申请材料,但目前没有更多消息。

支付行业对外开放紧随其后。经国务院批准,3月21日,央行发布了“7号文”,明确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和监管政策。下一步,央行将按程序受理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支付业务申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早在2013年,两家外资机构便获得支付牌照,业务类型均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分别是上海索迪斯万通服务有限公司和艾登瑞德(中国)有限公司。一位接近监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这是特批的,这跟现在完全放开,还是不一样的。”

此举利好PayPal等外资机构。接近PayPal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PayPal主要业务是帮助商户从海外收款。自2011年以来,PayPal表态希望在中国获牌,都未能实现。

而自央行发布《公告》后,多地央行分支机构官网发布《支付业务许可证》初审办事指南。一时间,业内认为支付牌照或重新开放申请。不过,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表示,这只针对外商投资支付机构。

进入中国:独资or合资?

由于“7号文”于3月底刚发布,目前尚无更多进展,而去年6月,《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服务指南》便已发布,多家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已有动作。

目前,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在中国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代表处;二是成立咨询公司或技术公司,提供咨询或技术服务。目前都不能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主营业务是跨境清算。

“目前我们的业务主要包括:一是支持国内金融机构的发卡和外卡收单业务,支持跨境旅游和跨境电子商务,二是在创新业务方面,支持国内的银行、商户和Fintech公司的创业创新,也积极支持普惠金融和农村扶贫事业的发展。”4月20日,Visa中国相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Visa、美国运通、万事达卡等都在申请中,等待央行的受理。”一位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但是,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入场,独资还是合资,市场消息不断。

去年11月,路透社曾报道,中国敦促想在国内经营业务的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必须与国内企业成立合资公司。

媒体报道,美国运通的申请主体是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美国运通和连连支付分别持股50%。

21世纪经济报道查询企查查,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17日,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股东确实为美国运通和连连支付,但具体股份不详;法定代表人为李健伟,即美国运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且《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要求,银行卡清算机构的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人民币。

报道还称,Visa一方面以独资形式申请牌照,另一方面也尝试与八家国内商业银行通过合资形式着手牌照突破。对此,Visa中国方面并未予以置评。

“央行并未明确提独资还是合资,也没有提内资外资的股权比例。所以,大家都在揣测怎么去做,在中国做事情,还是拉几个中国合作伙伴好点吧。”上述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人士称。

上述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人士坦言,从机构角度,当然希望获取更多控制权和话语权,也能享受更多收益。

“支付也面临相同的问题,合资可能性比较大。”多位支付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最大挑战: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

中国市场毫无疑问颇具诱惑力。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66.93亿张,同比增长9.27%。2017年,全国共发生银行卡交易1494.31亿笔,金额761.6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9.41%和2.67%,日均4.09亿笔,金额2.09万亿元。

但外资支付和清算机构进入中国,可预见将面临诸多挑战。业内普遍认为,最大的挑战在于强大的本土机构。

经过多年发展,国内支付和清算机构实力强大,支付宝、微信支付已经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众多支付机构都无法与之抗衡。

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支付巨头不仅占了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也确如央行所言,一些大型支付机构已经“走出去”面向全球客户提供支付服务。

比如,根据安信证券研报,自2015年起,蚂蚁金服先后通过战略投资和与当地合作伙伴合资等方式推出了海外本地电子钱包。蚂蚁金服目前已进入印度、香港、韩国等8个国家和地区。

银联也是“一枝独秀”。在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人士看来,最大的挑战在于强大的银联,这么多年布局,早已根深蒂固,市场优势显著。

今年两会期间,对于银行卡清算等市场的开放,中国银联董事长葛华勇表示:“我们持积极、欢迎的态度,开放带来的合作与竞争关系,能够促进银联转型发展,形成竞争的动力。”

“我们更多吸引有跨境需求、高端一些的客户群体,以此差异竞争。”上述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人士坦言。

此外,《银行卡清算机构管理办法》要求,为保障金融信息安全,境内发行的银行卡在境内使用时,其相关交易处理应当通过境内银行卡清算业务基础设施完成。

上述外资银行卡清算机构人士表示:“我们的清算业务基础设施都在美国,为了适应本土化要求,必须以中国标准在中国做清算业务基础设施,对我们来说,会增加一些成本。”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