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J的反腐记创投圈

砍柴网 / iFeng科技 / 2018-05-13 18:46
有分析认为,许多互联网公司的创业前景难辨,或促使创业者和员工在面对巨额的投融资时产生非分之想。然而,在腐败问题从成熟的互联网企业向初创企业扩散之时,反腐制度的风...

近日,有传言称阿里巴巴集团将开展“有史以来最大的反腐稽查”行动,涉及“规则、产品、招商、内容、淘抢购等多个部门”,“离职的小二都被抓回来了”……不过,目前官方尚未证实此条信息的真实性。

BATJ的反腐记

如今的互联网行业,反腐已经成为大企业进行公司治理的常规手段。过去几年,阿里、百度、腾讯、京东等企业都把大刀挥向了那些践踏规则的员工和前员工们,甚至还联合组建了“反腐联盟”,有过腐败史的人员会被联盟全部拉黑。

可以说,互联网反腐已经越来越规范化和制度化。但同时也应看到,腐败案例也在从巨头公司向初创企业转移,反腐工作仍然充满挑战。  

BATJ打头阵 

多家互联网公司高管涉腐离职

事实上,自2010年起,腐败的影子便时常在互联网公司闪现,反腐的斗争也持续上演。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互联网公司涉腐反腐案件榜单》显示,据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至去年5月,互联网行业反腐事件共计29起,从数量上看,百度反腐事件相对最多为57起,其次为腾讯9起,京东8起,阿里巴巴均为6起,360公司2起,易果生鲜、去哪儿网、乐视、合一集团为1起。

2012年10月18日,媒体曝出京东商城高级副总裁吴声涉嫌以权谋私。文章称其与多位知名人士成立公司,为京东商城等多家单位提供服务,其中一些所服务的单位还与京东商城构成竞争关系。此后,吴声从京东离职。

几乎同期,阿里巴巴反腐也集中发力。据报道,2011年2月21日,阿里巴巴B2B公司宣布,为维护公司“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及诚信原则,2010年公司清理了逾千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公司CEO卫哲、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引发此次高层震动的腐败事件涉及100多名销售员,他们内外串通进行欺诈,波及1000多客户,涉案金额更是占到了阿里巴巴当年盈利的4%。

有分析指出,阿里巴巴虽然在内部反腐持续发力,但其员工腐败体现了制度性的特点。腐败根源很大程度上与大量“小二”手握销售和流量资源有关,或为企业中下层销售、运营人员和商户之间相互寻租提供灰色空间。

2013年7月5日,阿里再发公告称,经杭州警方确认,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已被刑事拘留。18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阎利珉作为淘宝聚划算的负责人、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万某2辆车共计53万余元。在接受“照顾费”后,阎利珉指定万某担任总经理的杭州点创公司为聚划算D2C项目服装类目的唯一合作运营商。此前并不在聚划算运营商名单上的创点自2011年5、6月开始此项业务,该年销售额高达2000多万元。

阎利珉事件后,阿里巴巴集团在一份公告中表示,“1-6月份,集团廉正部、集团内审合规部共查处违规员工28人,移送司法机关员工7人,外包人员3人。随着对腐败行为持续不断的打击,部分小二(淘宝员工)以及外部店家之间涉嫌不正当利益输送的空间受到显著遏制。”

然而,在2014年,涉腐事件再现,阿里集团高层人力资源部原副总裁王某,因受贿260余万元被法院判处八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互联网公司的内部反腐工作在2015年和2016年集中发力,此间,多家高管涉腐被查。

2015年5月15日,360公司发内部邮件通报两起内部腐败案。邮件称,2014年公司监察部收到实名举报后,经查实兰某某、马某二人违反公司多个规章,行为和性质非常恶劣,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二人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2016年2月初,曾在优酷供职七年的前副总裁卢梵溪在离职创业7个月后,被查出在职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随后被警方带走调查。

合一集团(优酷土豆)的内部信表示在内审中,发现前副总裁卢梵溪在职期间,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随后合一方面发声称“卢梵溪在多年的工作中,对于公司的发展有着不可否认的贡献”,但“此事突破了公司的底线、触及到法律,任何人都必须承担相应的后果”。

同年4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原副总裁、腾讯前高管刘春宁踏上深圳南山区法院人民法院的审判席。2015年7月被警方带走调查的刘春宁被查出履职腾讯期间涉嫌非法受贿,在两单购买在线视频版权中收受好处费,为他人谋取利益。

时任刘春宁下属的腾讯前总监岳雨在此前不久一审被判职务侵占罪与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9年。据指控,二者涉嫌共同收受贿赂。

无独有偶,腾讯事件半年后,百度反腐部门也叩开了高层管理人员的家门。

2016年11月4日晚间,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的一封内部邮件显示,经举报和查实,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在参与公司某收购项目中,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在其所管理的业务范围内,与某游戏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同时,其个人投资参股的外部公司与百度有业务关联,未按公司制度报备。

对此,李明远主动认错并引咎辞职。简历显示,他在2004年以实习生身份进入百度,此后十几年间,一步步通过产品和市场运营打下基础并被委以重任,最终暗淡离场。

这是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日常履职的一个缩影。早在2012年8月,该部就内部通报4起案件;2014年11月,通报查处4起;2015年5月,向全体员工通报了“阳光职场”行动查处的8名员工涉嫌职务侵占、商业受贿的重大职业道德违规行为。

从运动反腐到制度反腐 

互联网巨头反腐机制已逐步形成

事实上,互联网公司在过去的一二十年间开疆拓土,有的甚至在短短几年间、几个月内站上风口,高速发展掩盖了很多问题,其中就包括腐败。好在,反腐机制正稳步搭建。除了运动式的反腐,更多的制度层面的建设正显现出后发力。

阿里巴巴集团整合资源成立廉政合规部,在一则廉正预防(合规)资深专员的招聘启事中,对岗位的一条描述为“依托调查,揭示业务中大风险,联合管理者,推动改进,预防在先”。廉正合规部出示的廉正举报须知显示,对索取、收受贿赂、违规投资、利用职权谋私等内部员工违纪行为进行受理。与此同时,该部面向淘宝、天猫商家或TP商广泛招募廉正监督员。

在2015年3月24日,廉正合规部公布了对26家淘宝店铺永久关店的处罚决定,经查实皆因其存在不正当谋利行为。此前,廉政合规部多次行动查实并通报集团内部涉腐案件。

腾讯设立6条“高压线”,将故意虚假报账、收受回扣等纳入管理规范,并对触及这些“高压线”的员工依据情况作出相应处理,轻则接触劳动关系,重则移送司法机关追求法律责任。在2015年4月腾讯内部通报了四起违反“腾讯高压线”的事件,其中两起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移送到公安机关处理。

百度在2011年成立职业道德委员会,通过自查和邮件通报进行内部反腐建设,“阳光职场”行动成为内部反贪的一面旗帜。此外,还建设了职业道德建设部,核心成员均为从事过企业内审、检察官、警察等职业的专业人士。

同年,360成立监察部,负责公司内部贪腐自查,对收受贿赂或回扣行为、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行为、与公司存在利益冲突或关联交易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等作出严格规定。

去年2月24日,由京东集团倡议,联合腾讯、百度、沃尔玛中国、宝洁、联想、美的、小米、美团点评、唯品会、李宁、永辉超市、佳沃鑫荣懋等知名企业共同发起的“阳光诚信联盟”正式成立。5月4日,京东在廉洁京东网站增设“失信名单查询”功能并对外开放查询功能,在京东集团任职期间因腐败问题而被解聘的员工都会被记录在案。

初创互联网公司反腐机制有待构建

然而,当腐败在初创的互联网公司显示出身影时,情形则更为复杂。

去年5月,ofo被爆公司内部管理混乱,贪腐严重。随后ofo方面回应称向来重视反腐建设,不存在所谓的“吃空饷”和“吃回扣”情况。然而,发声后引发多方议论。

事实上,这并非ofo首次被爆腐败,类似的互联网初创公司在脉脉等社交平台上被曝的“黑料”多如牛毛。无论爆料是否属实,各方乐此不疲的猜测或许源于对其腐败可能性的忧虑。

有分析指出,共享单车兴起也是近两年的事,受风投和前期发展战略影响,庞大的资金着实诱人。此外,由于布局广,单车采购数量大,若管理不够成熟,资金的流向就很难掌控。

刺痛公众神经的论证切节在于,较多的互联网初创公司并未形成与高速发展现状相匹配的反腐机制,或为滋生腐败提供空间。若由此产生不健康的产业链条,不仅损害投资者的利益,还会反噬用户利益。

正如去年发生的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用户遭遇“退押金难”。6家共享单车企业接连倒闭,其不良后果之一,是共计高达10亿元的押金难觅影踪。据估计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押金池规模已超百亿,若在行业规范未有进一步明晰的情况下,关于押金安全性的争论仍将旷日持久。

更切近的还有持续被爆出的神奇百货创始人王凯歆“跑路”事件。这位95后创业明星头顶光环最终却沦为“代投骗子”。2016年年初,神奇百货拿到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创新谷跟投的2000万A轮投资。然而,三年间,除消耗掉投资外,王凯歆后期转型代投,背负高额债务后被爆不知去向。

互联网公司内部反腐不仅是规范员工行为的一把戒尺,也背负了社会的信任和投资者的期许。有分析认为,许多互联网公司的创业前景难辨,或促使创业者和员工在面对巨额的投融资时产生非分之想。然而,在腐败问题从成熟的互联网企业向初创企业扩散之时,反腐制度的风气也应同步传递。

文|赵兰涛

来源|微信公众号:iFeng科技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