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衰落的Univision:管理混乱、IPO失败,坐立不安的投资者创投圈

砍柴网 / 猎云网 / 2018-05-16 15:10
Univision并非唯一一家在掠夺性私募股权债务负担下摇摆不定的公司,这些员工也不是第一个因为高管们缺乏新闻经验而产生恐慌的媒体。

这是一个有关自满和无能问题如何影响一家对数千万人至关重要的媒体公司的故事。这不是一个新奇的故事,也不是日常所见的企业诽谤:一个痴迷于鲨鱼的老板,浪费了数百万美元在顾问上,还有一位不断发布软色情内容的高管,这些都要比阴险的贪婪更令人尴尬。但主要的问题是,该公司在其拥有者购买并权衡它的过程中遇到的数十亿美元债务,在其他媒体那里几乎成为了例行公事。这令人更加感到不快。

这家公司就是Univision,直到最近,它都一直扮演着我们的雇主Gizmodo Media Group缺席的继父角色。现在,Univision的业务遇到了问题,GMG也突然发现自己处于严密的关注之中。

曾几何时,作为主要针对美国西班牙语人口的美国广播公司,Univision也是非常炙手可热的。除了播放墨西哥广播电视公司Televisa制作的节目以外,它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做。虽然创造了惊人的盈利,但是这篇童话故事却很早就结束了。由于2007年的灾难性私募股权收购,收视群体的老龄化,与Televisa签署的繁重项目许可协议,来自Telemundo和Netflix的竞争,薪酬高昂但又无用的管理层,以及未能赶上数字未来的潮流,Univision多年来一直在衰落中。

从工作记者到公司官员,到寻找投资回报的投资者,Univision中没有人在期待着公司能够蓬勃发展,成为一个千载难逢的巨头。最近,我们与来自公司各级的多名前任和现任员工、私募股权专家和管理顾问进行了交流,并对一系列文档进行了审视,结果非常明晰:虽然Univision负债悬而未决,但该公司放纵产生了一种自满和无能的文化,这一方面体现在Fusion Media Group的运作之中(Fusion Media Group是该公司尝试跟上数字时代的不幸产物)。现在,这艘巨船已经偏离了航线,公司的利益也被对手掌握在手中,一些人选择继续坚守,一些人则从甲板上跳离了这艘船。今年前几个月,该公司经历了严重且持续的成本削减,首席财务官被解雇了,首席执行官Randy Falco也将于12月前退休。

从日常的人力资源混乱,到过度的宣传IPO上市,终于在今年3月导致了公司现在的成本削减计划。Univision陷入了管理混乱,大幅的成本削减,也迫使其不得不放弃Univision Noticias和Fusion Media Group。据报道,波士顿咨询公司的顾问建议公司在一些地方削减高达35%的成本。到目前为止,已有150多人被解雇。还有更多的裁员正在进行中,员工们担心,新闻编辑室可能会在六月底前被削减1/3。

但是,发生在该公司身上的遭遇并不完全是编辑或者高管的错误,如果Univision是一个没有适应能力的庞然大物,那么,是私募股权投资者的追逐名利,让公司陷入了深渊。

  “信贷泡沫过度的象征

虽然有很多迹象表明存在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第一个暗示出现严重问题的迹象来自于三月底面向全员工的电子邮件——“财务更新和指派”。这封电子邮件告知员工,首席财务官Frank Lopez-Balboa正在离开公司。有消息称,Univision取消了其长期宣传的IPO计划。

“鉴于我们不再追求上市,Frank将借此机会开始职业生涯的新篇章,”Randy Falco在邮件中写道。

导致IPO追求失败的原因,是坐立不安的投资者,新的竞争以及被《金融时报》形容为“信贷泡沫过度象征”的私募股权交易。最后一点是最重要的。

2007年,包括Texas Pacific Group、Thomas H. Lee、Madison Dearborn、Providence Equity和Saban Capital在内的财团,以1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Univision私人公司。这些公司的高管成为了Univision董事会成员,但他们依靠大量借贷进行了这笔交易,也给这家公司背上了超过100亿美元的债务。根据FCC文件,每家公司拥有20.6%-7.1%的Univision股权,和27.3%-0%的投票权。唯一没有投票权的公司Thomas H. Lee在Univision董事会没有成员,但是THL的两名员工James Carlisle和Laura Grattan被列为Univision董事会观察员。Univision没有表示该公司是否委任了董事会成员。就Univision而言,它拒绝回答有关董事会的问题,而所有相关的公司都拒绝发表评论。

类似于这些公司获得Univision控制权的杠杆收购在金融危机前很常见。投资者借入大量资金来收购一家公司,然后让这家公司来偿还债务。相对于公司的收益,所需借款的数额往往很大。这种被称为杠杆的关系被用于衡量一家公司是否有能力偿还贷款人。金融领域通常通过“债务与EBITDA的比率”或各种资产的摊前收益来衡量这一点。

Univision的比率估计为12.5比1,即使按照危机前的繁荣时期的标准,它的杠杆率也很高。 虽然如此,Univision发现自己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惠誉评级的高级主管Jack Kranefuss表示:“有一个术语是投资者所喜欢的:‘正在发展的资本结构’。虽然你一开始就背负了太多债务,但你是一家具有良好增长前景的公司。Univision很长时间以来都被认为是一家可以发展出其资本结构的公司。”

私募股权公司通常会在几年后兑现他们的投资,Univision的投资者至少从2014年开始寻求退出,当时,他们正在和CBS与时代华纳进行初步谈判,后者出价200多亿美元。这些谈判很快就崩溃了。第二年,在媒体公司股票开始暴跌之前,由于担心无线业务会削弱传统电视业务,Univision开始准备进行IPO。但是公司高管却一直在延迟IPO计划,希望能够等到市场环境出现改善,并在尝试将公司重新定位为面向双语拉丁媒体市场公司的同时,尝试IPO。但是他们无法做到。据报道,他们以130亿美元的价格与Discovery Communications进行了合并谈判,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干净的退出了,但是他们却拒绝了。延迟的IPO引起了Liberty Media的John Malone的兴趣,但是,据悉,Univision无法就公司的价值观达成一致。最终,董事会在今年早些时候完全放弃了他们的IPO计划。

  “有些团队不得不做和鲨鱼有关的内容。

于2013年推出的Fusion是Univision和Televisa现任首席内容官Isaac Lee的构思产物。Lee于2010年被Power Rangers大亨、民主党捐款人Haim Saban招聘进入公司,并负责监督不断扩大的投资组合。针对拉丁族群千禧一代的Fusion是Univision第一个英语电视频道。Fusion最初是与ABC合资成立的,旨在解决Univision的根本问题,即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面向老年观众的西班牙语电视节目,但这些观众开始通过流媒体平台获得更好的节目。

凭借迪士尼的投资、Univision的额外融资以及数千万有线电视费用,Fusion终于在2014年走上了正轨,虽然它被爆亏损了3500万美元。Univision希望凭借Fusion,吸引熟悉多元文化的千禧一代,并扩张到数字出版领域。

不过,在短短几年内,这一资金充足的项目就成为了最引人注目的数字媒体失败案例。

Fusion花大价钱从数字、印刷和电视领域邀请了众多名人,据悉,该公司曾花费40多万美元招募了付费财经记者Felix Salmon。此外,Isaac Lee还带来了被称为“FOIL”的朋友圈,雇佣了一批自己的朋友。

但是在工作层面,由于缺乏明确的编辑视角,员工无法创造最好的内容。缺少轴心的后果,就是从事一项工作的员工会在几个月内被分配不同的任务,无法利用他们自己的经验。与此同时,高管似乎更关注于如何实现快速增长,而不是这家媒体公司实际生产的内容。

多年来,资金流入了一系列只有一时热度的项目,比如受到高管和FOIL青睐的美国墨西哥边境音乐会。编辑人员则感到困惑,虽然公司花费了大量金钱,但却没有制作出受公众喜欢的节目。(实际上,几乎没有人再看Fusion频道。)

一个经常被嘲讽的例子是Fusion TV环境部门的Project Earth。这一由环保主义者Nico Ibargüen领导的项目,制作了太多有关鲨鱼的内容,这在公司的内部和外部都成为了笑话。“团队不得不制作有关鲨鱼的内容,”一名前Fusion员工说道,“我们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Nico想要。”

Fusion的问题不仅仅是管理不善:Isaac Lee可能把Fusion视作了自己的个人领地,将资源投放到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和他的朋友圈中,但这不是根本问题。即使完美的执行可能也无法让这一概念变得有效。在一个被Facebook高度占领的媒体行业,想要将自己的数字内容推出到拥挤的市场中,即使表达清晰也很难脱颖而出。

虽然Fusion是与迪士尼联合推出的,但是该公司却在2016年4月将其股份出售给Univision。即使牵涉到了正在减少损失的全球最成功媒体公司,但这一变动也让记者们能够追求更为复杂的工作。Univision很快就收购了Gawker Media Group,并将前Gawker网站打包成其投资组合,而在总统选举刚刚结束之后的几天,Fusion就遭受了沉重打击。

在经历了最近的裁员之后,Isaac Lee所建设的数字帝国崩塌了,Fusion Media作为一个独立的实体,也似乎几乎不存在了。

“Isaac是我在媒体业见过的最好的交易商。他从Craigslist起家,取得了自己的成就,”Alexis Madrigal说,(Alexis于2014年加入Fusion,并在2017年离职前担任公司的总编辑)“他从一无所有,打造出了Univision的数字内容,并利用他所能找到的任何资源创造了一大批数字媒体公司。但我认为这使得创建一家可运营的数字媒体公司变得非常困难,因为它更像是一个投资组合,而不是一个有机增长的实体。”

  “在我们重塑业务的同时,我们将找到效率和节约成本的机会。

市场对Univision多年来尝试出售或上市的冷淡反应,主要是因为其一开始就背负的长期债务。根据最新的年终报告,Univision已经将该平台的负债,从2007年的超过100亿美元,减少到了如今的不到80亿美元。但是,这笔债务远远超过了Univision每年的盈利,大约是该公司EBITDA的六倍。据Fitch称,这比2017年Sinclair广播集团和Netflix的负债水平高出约三分之一,是AMC Networks的两倍多。评级机构穆迪在2017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Univision的债务属于垃圾债券地位。

更重要的是,债务的利息支付仍然消耗了Univision相当多的收益。如果没有利息,该公司自2012年以来就会一直保持盈利。Univision的财务报告显示,仅2017年总的利息支出额度达到了4.42亿美元。在过去的三年中,利息支出总额达到了14.6亿美元。

战略失误加剧了这些财政压力。2010年,随着金融危机影响广告市场,Univision将该公司的股份出售给了节目供应商Televisa,Televisa曾在四年前提出收购Univision的报价。这笔12亿美元的交易不仅为Univision延长了生命线,也延长了Univision播放Televisa节目的协议。作为回报,Univision将分享其西班牙语媒体收入。

现在回头审视,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严重的失误。虽然Univision在过去三年中每年向Televisa支付了约3亿美元的授权费用,但其核心内容肥皂剧却未能吸引年轻的观众,这也导致Univision黄金时段的收视率出现了急剧下降。其主要竞争对手Telemundo已经依靠有关墨西哥毒枭的系列节目,在更多的美国节目中占据了市场份额。(据报道,Televisa对这种需求的变化一直不热情,部分原因是它与墨西哥政府关系密切。)与此同时,Netflix和其他流媒体服务继续蚕食有线电视订阅份额。就Univision而言,它仍然认为这种关系是富有成效的。

一位女发言人说:“Televisa是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很高兴他们继续努力发展他们的内容管道,以满足美国西班牙裔观众的需求。更新的内容管道已经与我们的观众产生共鸣,并使我们能够重新获得作为美国顶级西班牙语网络重要领导者的地位。”

然而,当时间来到2018年,Univision遇到了更为糟糕的境遇,其年收入仅为30亿美元。其与Televisa的内容许可协议在2017年12月之后变得更为昂贵,几乎每年会增加超过1亿美元的成本。而广告市场也面临着的全行业的抛弃。而Telemundo不仅对广告商越来越有吸引力,而且还以高于Univision的报价获得了今年世界杯的转播权。(Univision财务报表显示,2014年的世界杯带来了1.2亿美元的收入。)

这些问题的叠加,让Univision被迫开始疯狂的削减成本,据悉,此次削减将会达到2亿-3亿美元。(Univision拒绝就成本削减规模发表评论。)

“随着媒体行业的不断发展,变化对我们公司来说已不再是可选的,而是必要的,”Randy Falco在2017年年底的收入电话会议中表示,“2018年,我们将会继续改变公司。在我们重塑业务的同时,我们也将找到效率和节约的机,并对增长进行再投资。”

  “这是你与社区的联系。

如果抛弃Fusion Media Group代表切断了一只手,那么接下来的裁员就是刺入心脏的一把刀。Univision的新闻活动、记者和节目都是与美国西班牙语观众直接联系的。

一位Univision内部人士说道:“这是一个会播放墨西哥电视节目的网络,是联系墨西哥和美国的一条管子。”

Univision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电视频道,它更像是Noticias的分台。Noticias在美国拥有超过5000万的西班牙语观众,这也是被主流媒体所忽视的群体。根据ComScore的分析,凭借着Noticias的节目内容,Univision的新闻收视率很轻松的超过了其他几家主流的西班牙语数字新闻来源,包括Telemundo.com、Yahoo.ES和CNN Español。ComScore的数据显示,Univision的新闻网站在2017年3月至2018年3月期间每月吸引200万到300万独立访问者。

而Noticias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几乎无法被忽视。今年,Univision Noticias数字新闻团队凭借其“Mejor Vete,Cristina”播客获得了Premio Ortega y Gasset de Periodismo大奖,并因其多媒体新闻报道“A Night Bearing Witness to the Violence of El Salvador”获得了NPPA最佳新闻摄影奖第一名。 就在上个月,Noticias因为一项名为“从移民到难民:中美洲人的新困境”的多媒体报道获得了Hillman Prize。该奖项主要颁给“为追求公共利益而进行调查报道和深度故事的记者”。 在2017年4月发送的内部电子邮件中,Randy Falco写道:“这一报道是Univision最好的缩影。”

但是他没有提到的是,就在同一个月,Noticias数字部门近35%的员工被解雇了。(Univision拒绝评论裁员规模。)

随着这些削减,曾经为被迫逃离委内瑞拉、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等国家的难民发声的记者,也会越来越少。在编辑部所在的迈阿密办公室,员工的士气都很低落。一些一年多前才被聘用的员工,对现在正在进行的裁员感到困惑。一些只有美国工作签证的员工,正在争先恐后地寻找方法,以求合法留在美国。有新闻编辑室的消息称,一些记者和上司进行了合作,在一些情况下,甚至会牺牲自己的工作来确保那些祖国处于不稳定状况的记者能够留在美国。

Univision Noticias数字新闻网站的价值并不能单靠金钱来衡量。正如《纽约时报》缩写,“今年,Univision最大的共享数字特征之一是,成为证件和无证件移民应对纸质文件时 的解释者,以防移民突击检查。”一位Univision人士表示:“Noticias是核心。”这是生活的一部分,它将你与社区联系起来。”

  “肯定有一些阻碍。

所有的削减似乎都指向了债务。负债公司通常与贷款人达成协议,以确定最高杠杆率。(在Univision的情况下,其债务不得超过其EBITDA规模的8.5倍。)Fitch媒体娱乐集团主管Patrice Cucinello说,如果一家公司通过了一个商定的门槛或者没有支付利息,“债权人可能会加速偿还这笔债务”。如果公司没有手头现金来缴纳贷款,那么公司就有可能面临违约风险。

这对Univision来说现在并不是一个危险因素,因为它设法增加了收入:“至少从我们的财务模型来看,”Cucinello说,“我没有看到短期的违约风险。”然而,避免Univision出现违约,公司也不得不调整了优先事项。凭借季度支付数十亿美元,Univision多年来一直在减少其杠杆率,目前债务与EBITDA的比率按Fitch的模型算约为6.3:1。虽然这已经算得上是一种进步,但仍然比其他媒体公司高上两倍多。

对于2007年收购Univision的财团中五家私募股权公司之一的Thomas H. Lee Partners来说,这个杠杆的故事很熟悉。Thomas H. Lee的投资组着还包括美国最大的无线电广播公司iHeartMedia,自2008年杠杆收购以来,该公司债务高达200亿美元。iHeartMedia最近几个季度的业绩都低于预期,并在今年早些时候错过了利息支付,并最终于3月份宣布破产。虽然iHeartMedia被迫在多次裁员的情况下解雇了几十名员工,但据报道,Thomas H. Lee预计将以折扣价买入iHeartMedia的一些债务,以帮助达成收支平衡。

Univision的债务负担远不及iHeartMedia在其破产前的债务负担,但和其经常波动的收益相比,Univison仍然面临着较高的违约风险。IPO通常被视为债务公司去杠杆的手段,但Univision现在也放弃了这一选择。加上市场份额的减少以及没能获得今年世界杯的转播权,Cucinello说:“2018年,公司肯定会遇到一些困难。”

随着增加收入来减缓压力的可能性日渐减小,成本削减成为了剩下的唯一选择。为了让投资者摆脱公司的困境,董事会需要大幅度削减成本,以便为潜在买家做好准备。Univision要想创造收购条件,不得不为了逃避债务而自我攻击。

在失败的IPO之后,董事会发生了冲突。据报道,董事会寻求的成本削减将会达到2亿美元,甚至更多。虽然该公司否认了这一报道,但却并未要求各大媒体进行更正。Univision拒绝回答有关预算削减的问题。有一个故事版本是,管理层决定引入BCG来帮助削减表现不佳的部门预算。在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中,Isaac Lee和Haim Saban主张尽可能多地从公司的企业一方削减这一数额。与此同时,Lee和Saban的敌人,Thomas H. Lee合伙人因为iHeartMedia的破产而感到不高兴,希望以削减成本为契机,摧毁Lee的权力基础,还有包含新闻采集和数字运作等公司最为重要和最具前瞻性的部分。

因此,Univision新闻事业的失败,本质上是一系列吸血资本家和一群媒体帝国缔造者之间的冲突所导致的附带伤害。但是,Lee失败了:Fusion Media Group和Noticias被摧毁了,像Eilemberg和Holguín这样的FOIL也被淘汰出局,Lee的权力得到了削弱,他现在甚至没有助理来帮他预定航班。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么现在可以认为Lee已经失去了控制权,Fusion Media Group已经解体。

  “这是没有责任的权力。

为了达成削减目标,董事会于12月聘请了波士顿咨询集团。媒体公司通常聘用顾问来评估他们的业务和工作流程,特别是在进行预算削减前。据报道,麦肯锡公司的二十几名分析师在2017年帮助时代公司削减了数十亿美元的成本,并成功完成了所有权的过渡。与此同时,CondéNast于2015年引入了FTI Consulting,于2009年引入了麦肯锡。

“我可以有十个理由来聘请顾问,其中一个理由是他们会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撰写麦肯锡2013年经历的作者Duff McDonald说道,“另外,还能帮助你做出董事会、员工满意的决定。如果你要公开发布声明,那么会有助于你登上头条。这通常是一个预先得出结论的练习。“

McDonald表示,麦肯锡与其客户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协议,GMG接触的其他顾问公司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他们为自己的想法出售信誉,”McDonald说道。“他们没有公开信用。但他们也不接受指责。这是没有责任的权力。”

虽然尚不清楚Univision向BCG支付多少服务费用,但这种长期咨询服务的成本高达数百万美元。McDonald表示,麦肯锡向客户收取固定费用,而且这一费用绝不是小数目。

Lee被解雇之后董事会将目光放到了他所监督的那部分公司,以及更低级的员工身上。虽然该公司花费数百万美元聘请顾问,但Fusion TV基本上算是倒闭了,Univision数字内容被削减了。与GMG一样,Univision新闻部门仍然面临着削减危机。

发展

互联网上找不到第二个像Gizmodo Media Group这样的公司了。虽然我们主要发布一些别人不能或不会获得的真相和有趣事物,但我们也有不能做到的事情。GMG的面包和黄油从来都不是古怪的列表,无意义的测验,以及游戏社交算法中玩世不恭的玩法;GMG从未接受过让Facebook支配的分校策略;GMG不依赖于赞助内容来获得新闻;GMG不会使用无偿和低薪的劳动力来支撑我们的整个商业模式。

GMG所做的就是吸引越来越多的新闻听众,根据ComScore的统计,今年3月它吸引了5800万独立美国访客,并从中实现盈利。(去年GMG的收入被认为增长了两位数;Univision拒绝置评。)与其他数字媒体工作人员相比,GMG的员工人数约为200人,而根据Univision的声明,GMG正在“蓬勃发展”。BuzzFeed的新闻部门大约有300人,这其中还不包括BuzzFeed娱乐和媒体品牌。

GMG不光是精益的,而且相对于竞争对手而言,其地位也日益巩固,部分原因就在于它相对不那么依赖于Facebook。根据ComScore的数据,Buzzfeed今年3月的美国独立访客人数为6700万,比去年同期下降了近20%。GMG的流量在同一时期增长了三分之一。那么,为什么公司正面临着严重削减呢?根据Univision的说法,虽然GMG在收购前被认为是一个引人注目和盈利的数字媒体业务,但它去年并未实现盈利。

由于各种原因,Univision拒绝分享任何内部数据。因此我们不清楚这些损失到底多大。这些损失与企业会计的复杂性有多大关系,或者GMG是否已经与Fusion以及头重脚轻的视频业务结合在一起,由于这些业务的领导已经被扫地出门,我们已无法得知真实的情况。盈利能力问题在某些方面仍然是向好的。2017年GMG的优先事项是迅速扩张,显然这与资本融资息息相关。

Univision于2016年收购了Gawker Media,意图在其计划IPO之前将其业务范围扩展到英文数字媒体,但似乎并不了解其购买的公司。即使是现在,它似乎仍然不甚了解。对于GMG的员工来说,最明显的迹象可能就是Deen现在负责运作。他与工作人员的谈话表明,他们对GMG的工作方式或业务与编辑之间的区别没有明显的了解。他的相关背景也很少。在2015年加入Univision之前,他曾在Scripps的“企业发展”和“多平台分销和战略”部门工作。根据ComScore的分析,他负责监督了Univision在GMG的财产。这不仅表明他没有做好接管数字资产的准备,也揭示了他惊人的糟糕判断。

Univision并非唯一一家在掠夺性私募股权债务负担下摇摆不定的公司,这些员工也不是第一个因为高管们缺乏新闻经验而产生恐慌的媒体。

“即使,我们在这轮削减中相对安然无恙的幸存下来,我们不稳定、笨拙和债务缠身的母公司仍然能够决定关闭我们,或者把网站变为一种不具有真实性的垃圾网站。但是,他们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编译|福尔摩望

来源|猎云网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