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和许家印的 28 天

创投圈
2018
11/02
20:26
36氪
分享
评论

一个濒于破产的公司,两辆样车,500 名遭遇停降薪的员工。在乐视引发轩然大波、继而消失在国内公众视野的贾跃亭,在美国奋斗了 16 个月后,得到了这样一个狼狈的结果。

这不是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第一次陷入危机,看上去却是最危险的一次。

10 月 31 日 FF 发出内部邮件," 即将进入 2 个月左右的过渡期 "。

"FF 公司在财务和人事方面实际上已处于破产状态。" 原 FF 高级副总裁尼克 · 桑普森(Nick Sampson),在 10 月 30 日辞职后对美国科技媒体 the Verge 说," 在短期内,它最多只能蹒跚而行。" 在此一天前,FF 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彼得 · 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也宣布离职。此二人都是 FF 创建时的关键人物。

FF 方面表示只是 " 资金链紧张 " 并非濒临破产且 " 量产工作仍在继续进行 ",但 FF 缺钱并不是什么秘密。在 2017 年上半年,它屡次被爆出拖欠供应商货款,甚至一度沦落到要变卖办公家具。

2017 下半年,这家电动车公司却意外俘获了中国地产大亨许家印的心,也挽救了濒临断裂的资金链。

双方显然度过了一段 " 蜜月期 "。今年 6 月,恒大健康发布公告自证 " 金主 " 身份,变相成为 FF 的大股东。7 月 13 日,许家印出现在 FF 美国的办公室,贾跃亭陪同。随后流出的照片略显尴尬,许家印在画面中是绝对的 C 位,贾跃亭大多是侧脸站在一旁,在有几张图片里甚至只有背影。

C 位争夺战则在 10 月 3 日的一纸诉讼中正式爆发。

贾跃亭想要全面终止与许家印的合作。FF 今天称,即将找到新资方。从牵手到诉讼,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门口野蛮人的故事,还是一个遵守商业谈判协定的故事?这全凭你的视角。不过,这并不是贾跃亭和 FF 第一次面临控制权之争。

一、钱,钱,钱

许家印不是唯一对 FF 感兴趣的人。

乐视 " 生态化反 " 的故事已彻底终结,FF 却开启了另一个新版本:看上去,这是一个已经投入了不菲资金、有不错产品的资产。

" 花了 100 亿元造车 " 的乐视汽车几乎已成空壳。在莫干山,乐视超级汽车生态体验园的建设早已经停滞。部分曾供职乐视汽车的高管转投到了 FF 中国。

头顶着 " 贾跃亭资产转移手段 " 传闻的 FF,在 2017 年的 CES 上高调公布了电动概念样车 FF91。

" 这确实是一款好车。" 多位见过 FF 91 的传统车企高管曾对 36 氪表示。

它的电池包总容量超过 130kWh,一次充电的续驶里程超过 700 公里,而特斯拉的 Model S 最高配版行使电池容量位 80kWh,里程 480 公里;百公里加速时间快于特斯拉。

它提出的多项概念在当时是领先的。比如,FF 91 是全球第一台不需要钥匙的车,通过生物扫描面部识别和手机蓝牙感应开门;可学习用户的使用习惯;并号称可实现 Level 4 级别的自动驾驶。不过,当贾跃亭试图向现场观众演示自动泊车功能时,并没成功。

一款概念车与稳定量产的产品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以蔚来为例,在过去 2 年半共亏损 109 亿元。除去建设生产线、品牌形象店,研发投入的费用也绝不是小数目。FF 内部人士曾经说,FF91 规划投入 11 亿美元研发资金,截至目前已经花了大约 5 亿美元。

FF 渴求资金,融资却极不顺利——即便没有贾跃亭在国内信用破产一事,一个中国人主导的公司想在美国融得巨额资金也是艰难的。

FF 资金捉襟见肘,为 " 篡权者 " 带来了机会。

多名 FF 内部人士对 36 氪称,FF 前任 CFO 斯特凡 · 克劳斯(Stefan Krause)曾威胁到贾跃亭对 FF 的控制权:试图以 " 破产重整融资 " 为方式引入来自印度的新投资方。" 在这个过程里,他试图借此踢贾跃亭出局并取而代之。"

此人在 2017 年 10 月的离开引发了一轮不体面的拉扯。斯特凡表示他是 " 主动离职 ",但 FF 官方则称,他与 CTO 乌尔里希 · 克兰茨(Ulrich Kranz)均属 " 被解雇 " ——且在离开之前,斯特凡开办了一家名为 Evelozcity 的新电动汽车公司," 涉嫌盗取公司商业机密 "。但截至发稿,36 氪未能获得斯特凡的印证。

这轮拉扯发生之时,也是 FF 资金异常紧张的时刻。

一位 FF 中国的员工对 36 氪回忆去年 9 月的情景," 领导对我们说,‘这个月可能发不出工资来了’。" 时任 FF 中国 COO、曾任广汽丰田副总经理的高景深,当时拍着负责车联网业务的同事的肩说," 要坚持住。"

还算欣慰的是,当月的五险一金并没有断,且在停发不到 1 个月后,工资就补上了。

这种窘迫直到许家印的出现才得到些许缓解。

发不出工资、斯特凡离任事件发生后仅 1 个月,一个名为 " 时颖 " 的香港公司冒出来,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 FF 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新公司 Smart King,其中,时颖出资 20 亿美元。后经证实,这家香港公司背后正是许家印。

万难之中,贾跃亭通过一位在香港的合作伙伴与许家印搭上了线。在 2017 年 12 月 27 日的乐视汽车全员大会上,时任乐视汽车 COO 的高景深透露了美国 FF 获得融资的消息,并表示 " 资金已经陆续到账 "。

直到 2018 年 6 月,时颖背后的金主——恒大才露出真身。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以 67.467 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成为 FF 的第一大股东。

至此,贾跃亭终于在内讧中胜出,为公司续上了命。

代价却也不菲。

二、" 门口的野蛮人 "

对恒大来说,这笔交易算是一次抄底。

曾有媒体报道,贾跃亭曾希望 FF 公司的估值可以达到 80 亿至 100 亿美元—— 20 亿美元售出 45% 股权的作价,几乎是打了 5 折。

除了价格,双方在签订合同之时表现得各有所求。

贾跃亭所求是 FF 的控制权。通过 AB 股的形式:恒大方面拥有 45% 的股份,但 1 股仅有 1 票的投票权;而贾跃亭持有 FF 33% 的股份,1 股拥有 10 票的投票权。此条款确保贾跃亭虽不再是 FF 的大股东,但对公司保有绝对的运营权,包括在董事会、日常经营管理、投资大会等。董事会组成方面,FF 方面也占据优势——拥有五个董事会席位,而恒大方面拥有两个席位。

此外,一位 FF 内部人士称,条款包括:恒大不得干涉 FF 的运营。

许家印方面则提出了 " 对赌 " 附加条款:如果 FF 原股东出现违约情况,则特别投票权由时颖持有。据腾讯《棱镜》报道,如若贾跃亭无法在 2019 年第一季度顺利交付 FF 第一批车辆,即视为违约。贾跃亭如果失去特别投票权,也意味着对公司丧失控制。

此外,恒大作为大股东享有 " 融资同意权 ",FF 如果想要再融资,包括估值、价格等一系列细则条款,恒大方面有绝对的控制权——作为大股东,恒大以这项条款避免它的股份被稀释,保住优势地位。

为了获得救命钱,贾跃亭最终选择同意。随后,短暂的蜜月期开始了。

7 月 13 日,许家印来到位于洛杉矶的 FF 总部进行视察,贾跃亭甚至邀请恒大一行入住了他位于洛杉矶的别墅——一栋坐落在加州海边的豪宅。

FF 内部一位知情人士对 36 氪称,在此期间,为了 " 获得恒大法拉第中国的绝大部分控制权 ",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 FF 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 2018 年内支付剩余 12 亿美元中的 5 亿。

8 月中旬,恒大法拉第(恒大 FF)公司的揭牌仪式为矛盾埋下伏笔。一位 FF 中国员工说,在揭牌前一天,有媒体向他询问相关事宜时,他才获知了这家公司的成立。

揭牌之日,恒大 FF 几乎成为了 " 恒大的 FF"。恒大 FF 的高管团队高调亮相——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 FF 中国董事长彭建军,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兼恒大 FF 中国总裁袁仲荣(原广汽丰田董事长)等,只有恒大 FF 中国 COO 高景深 " 算是贾跃亭的人 "。

接下来的日子,高景深的处境不无尴尬。

经过两次手续换签,FF 中国方面的绝大多数员工已经与恒大法拉第签署了合同。9 月,恒大方面开展了一系列 " 失职问责 ",意在让原 FF 团队加快融入,诸多员工都因为各种原因被批评、处罚,甚至被开除。一位核心高管也被处罚 200 元,理由是:对失职问责不理解、不配合。一些对员工的处罚则是涉及更细节的层面,比如迟到、衣着规范等。

假如这只是军纪严明的地产公司与科技公司在企业文化层面的冲突,尚在贾跃亭的忍受范围内。28 天诉讼危机真正的导火索是恒大方面希望其让出 CEO 一职。

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是,9 月 3 日,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 FF 中国董事长彭建军,曾前往美国与贾跃亭见面," 让贤 " 是主题议题。" 考虑一下 ",贾跃亭如是回复。

但 1 个月后,贾跃亭在香港提出仲裁。

三、正式决裂

现在看来,许家印可不是孙宏斌。

恒大的协议条款充分保护了自己。在贾跃亭一旦达不到约定的要求时——比如提早把钱花完、汽车不能按时量产时——就会成为扼住其咽喉的利器。俗称对赌。

贾跃亭提起仲裁的做法或许大大出乎了恒大方面的意料。在 4 天后,即 10 月 7 日晚,恒大健康才以公告的形式,发表以下声明:

第一,仅半年,FF 就已经耗尽第一笔投资额度 8 亿美元;

第二," 原股东 "(即贾跃亭)要求提前支付 7 亿美元融资被拒绝;

第三," 原股东 " 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随后," 欠薪 "、开除员工等恒大法拉第公司内部的矛盾暴露在公众面前。

闹剧上演 22 天后,10 月 25 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给出了一个 " 各让一步 " 的判决。

" 鉴于 FF 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仲裁允许 FF 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 5 亿美元。" 在恒大健康的公告里进行了如是说明。

换句话说,FF 能先去融钱,而恒大依然保有自己的两大权利。

有趣的是,恒大和 FF 随后都声称自己胜利了。

FF 发出官方微信表示 " 完全获胜 ","FF 本次紧急救助只有一个诉求,就是开放 5 亿美元的融资,这一点,仲裁庭是 100% 支持 FF 的,所以我们是完全获胜的。"

恒大健康则发布公告说,贾跃亭有两项要求被驳回,分别是:" 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 " 的要求,以及临时提出的 " 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 " 的要求。

对于阻挠 FF 融资的说法,恒大方面回应称:" 为支持 FF 的运营发展,恒大始终支持 FF 进行合理融资。"

" 今年 FF 曾提出两笔债权融资,均获得恒大快速同意并已完成。双方此前也曾初步探讨过股权融资方案,恒大明确表态支持一切合理的股权融资方案。然而,贾跃亭从未向恒大提出具体的股权融资方案。" 该恒大人士称。

FF 中国已经被恒大全盘接手。据 36 氪了解,约两周前,负责 FF 车联网事务的原乐视车联网公司 CEO 何毅已经低调离职;再之前,在恒大接手 FF 中国不久,常驻上海负责销售的副总裁就已离职。

贾跃亭发起仲裁的诉讼费用可能超 2000 万元。恒大称,这笔费用全部来自它的投资款。

至于贾跃亭此前曾提出的终止合作," 可能需要 6-18 个月才能出结果。"

判决只是中场休息。

四、28 天之后

长久拉扯,对 FF 更为不利。

贾跃亭与许家印过招 28 天之后,前者捉襟见肘的资金危机再度爆发。

FF 于 10 月 31 日发出内部邮件," 即将进入 2 个月左右的过渡期 ":FF 计划保留约 500 人的团队——此前它约有 1100 名员工;今年 5 月 1 日之后加盟的员工(即未满半年试用期)大部分将会 " 停薪留职 ";此前入职的员工,工资被临时下调——月薪均为加州最低月薪,即约年薪 5 万美元。

" 真的不想放弃," 一位在美国的 FF 中层管理者发朋友圈说。

假如背负着 " 梦想骗子 " 之名的贾跃亭还想扳回一局,FF 就是他最后的希望。有人称,他确实在 FF 上耗费了大量心血,一天工作超过 14 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他甚至会小跑着在 3 栋楼之间往返开会。

如果从与时颖成立合资公司开始算起,过去的一年里,贾跃亭的 FF 情况似有好转。

2017 年底,获得资金后的 FF 将乐视汽车的人才招致麾下。此前在乐视负责车联网业务后来到 FF 负责这一板块的何毅之外,FF 中国首席运营官高景深则曾在乐视超级汽车 ( 中国 ) 有限公司担任副总裁。恒大正式接手之前,该团队大约有 300 人。但绝大部分技术研发人员在美国 FF 公司。

FF91 甚至已经获得了一些订单。

据 36 氪了解,在今年 7 月左右,两台 FF 样车运抵北京。其中一台内饰已经做好但是并不能驾驶;另一台内饰还不完备,仅可以体验性能。

FF 中国特意邀请了有意向的大客户来试乘,包括四轮转向倒车、百米加速等等," 车操控性能上的参数已经实现,自动驾驶、车联网上的性能实现情况就不太清楚了。" 知情人士说。

" 贾粉 " 依然存在。这款车的定金高达 5 万元,但据一名 FF 的员工说,仍有 50% 的客户当场就定下了。在北京、上海开了多次小型品鉴会后,这两款车被运往恒大。

即便 FF 顺利渡过融资纠纷,这家公司的未来也困难重重。

FF91 量产对于 FF 的贡献有限。最终售价可能高达 200 万元,年产量大约只在 3000-5000 辆。无论是对 FF,还是对恒大,更为重要的产品都是能够走量的 FF81 ——今年 6 月,财新网报导称,贾跃亭计划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 FF81,售价可能在 30 万元左右。FF 方面相关人士也向 36 氪证实了这款产品的相关计划。

此时的中国已是全球竞争最激烈的电动汽车市场。新造车势力无一可拿出可大量交付的产品,传统车企在新能源车领域则在加速。

这不会是一个双输的结局。

贾跃亭在决心与恒大分手之时,或许已经有所打算。毕竟,他投资的 Lucid Motor 都找到了新的投资人,比它更好的 FF 一定也会有投资人感兴趣。

最新的进展是,FF 今日对 36 氪称,目前已经与 3 至 4 家国际金融机构接触," 其中不乏国际排名前十的知名大投行,并有望在近几天内达成服务协议 "。FF 声称,目前只是 " 资金链紧张 " 还未濒临破产,且 " 量产工作仍在继续进行 "。

即便,失去恒大的协助,贾跃亭如何在中国生产、再卖给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电动车市场,都是未知数。

但 FF 内部人士对 36 氪说,贾跃亭现在情绪稳定。一度操盘 1600 亿市值乐视故事的贾跃亭,显然相信自己还有腾挪空间。

至于恒大,在投资 FF 这件事上未必是输——在宣布投资后的 35 个交易日里,恒大健康的涨幅高达 202%,公司市值则从 398 亿港元上涨至 1206 亿港元,超过投入 FF 资金的 12 倍。借此,许家印一度重回首富位置。

这家急于转型的地产公司,似乎看准了汽车这张牌。今年 9 月,恒大宣布以 144.9 亿元入股新疆广汇集团,取得约 41% 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广汇有着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汽车销售服务网络。

许家印计划用恒大强大的资金撑起造车规划:未来十年,它将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和华中地区建设五大研发生产基地,年产能达到 500 万辆,面向全球市场,覆盖高端、中端及入门级。

如果 FF 不如人意,恒大也可能改换目标。根据汽车之家报道,恒大的目标或许是福田旗下的宝沃汽车,此前,福田已经挂牌出售宝沃 67% 的股权。不过 10 月 30 日晚间,福田发布澄清公告:截至目前,恒大尚未与其接触。

无论如何,融资困境下,还有那么多的新造车势力嗷嗷待哺。

多的是选择。

来源:36氪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