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吹哨人”走了,如有他在川普绝不会如此猖狂

创投圈
2020
03/30
20:05
黑森林慕斯
分享
评论

他说:" 我老了,恐怕活不到危机卷土重来的那一天,但我的灵魂会回来缠住你们不放!"

美联储降息到零,无限 QE 开启,两万亿财政刺激落地,如果再加上此前多轮刺激,这 1 套总额已成突破七万亿的大放水。美国试图用如海啸一般的救市举动来抵抗压向经济的最后稻草——疫情。

但现实是,当川普大招尽出后,日增万例的疫情远远没有展现出真正的恐怖。

无论怎么抗拒,经济规律终究展现它真正的威力,甚至加倍还回来。

这个时候,必须提一个人——美联储前主席保罗 · 沃尔克,他在不久前的 2019 年 12 月 8 日逝世,享年 92 岁。

如果这位老爷子多活四个月,就能笑看蔑视经济规律的川普被市场胖揍的狼狈样子;但同时,他也只能遗憾地能看到自己亲手创立起来的美元运作机制,在两周时间里输得一败涂地。

【1】

保罗 · 沃尔克于 1969 起担任尼克松政府负责金融事务的财政部副部长,他主持美国放弃金本位制,实现美元黄金顺利脱钩,终结了 " 布雷顿森林体系 "。

这个功劳等同于再造了让全世界畏而敬之的美元霸权。

但他最为人称道的是在任期里雷厉风行底控制通货膨胀,刺破经济泡沫,开启了美联储的新职责。

这是眼下抱薪救火的美联储完全做不到的。

70 年代,由于美元与黄金脱钩等因素导致美元的超额滥发,快速发展的美国经济内忧外患。外部面临着日本欧洲重新复苏崛起的竞争以及中东石油危机,而国内方面,通货膨胀与失业率都在升高。

当时的美联储试着控制了一下通胀,发现就业率太糟糕,然后只好放手。所以到 1979 年底,年通胀率飙升到前所未有的 13%。

那一年,美国债务也开始超过了 GDP 总量。

1980 年底,刚刚上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 · 沃尔克,就把联邦基金利率提高到了创纪录的 20%,一举刺破了泡沫。

由于滞后效益,同年 3 月,通货膨胀率达到 11.6% 的峰值。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在高利率下,失业率继续上升,商业活动遇到了流动性问题。

从 1980 年到 1982 年,被刺破泡沫的美国各行各业极其惨淡。不仅农民聚集到美联储总部抗议,连汽车销售降到 20 年最低点,汽车经销商甚至把钥匙放进棺材里寄给美联储。

还有杂志在刊登对沃尔克的 " 通缉令 ",控诉他 " 预谋并冷血残杀数百万小企业 "、" 劫持房产主的美国梦 "。而彼时,还没当总统的里根,也对他的政策大加讨伐。

但这个犯众怒的举动在引爆了大萧条以后,美国 1982-1983 年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的同时,也为八十年的 " 里根繁荣 " 奠定基础,一度攀升到两位数的通货膨胀得到美联储的牢固控制。

1982 年夏天,通货膨胀率一路降到 4%,短期利率降到了峰值时的一半。尽管失业率仍接近 10%, 但复苏进程已经明显开始。

1982 年 10 月,道琼斯指数涨到了 1000 点。1982 冬天,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进入历史性的拐点,一场史诗般的大牛市正在拉开序幕。

沃尔克以其强大的意志力为美国之后 20 余年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尽管他刚刚卸任那一年又发生了 1987 年股灾,但仍不影响保罗 · 沃尔克却被公认为最伟大的美联储主席,因为让非理性的市场尊重经济规律才是美联储最本质的角色。

加息降息,看似简单执行起来压力非常大,关键还是在于美联储的独立性与对经济规律的理解与尊重。

可保罗 · 沃尔克不但自己做了,还让美联储在之后的几十年里都扮演了这个不受干预的独立角色,直到川普上台。

【2】

自从川普首开先河任命了第一个非金融背景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美联储就逐步沦为了总统操纵经济的工具。

2019 年 8 月,包括保罗 · 沃尔克在内的美国联储局四位前主席在媒体发表公开信,呼吁让联储局维持独立运作,无须担心政治报复。

这足以说明 :美联储彻底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独立性。

讽刺的是,2016 年川普竞选时为了取悦底层美国人,还曾放话要惩罚华尔街,结果一上台就大规模减税给金融市场与富人发大红包,还推翻了 2008 年金融危机后有保罗 · 沃尔克参与制定的金融监管法规。

川普也自诩当前美国经济复苏和美国股指屡创新高,功劳都是自己的政策得当,全然忘了当初对监管金融机构的承诺。

原本在 2018 年,通过 QE 回血美国经济就应该回调挤泡沫了,但在川普的干预下,美联储反而把泡沫越吹越大。

既然保罗沃尔克当年控制的是通货膨胀,为什么现在美国通货膨胀与失业率也没飙升,怎么就能说降息就有问题?

其实,问题可能就出在通货膨胀率和的统计本身。

Alliance Berstein 是全球最大的从事公开交易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其前经济研究主管 Joseph Carson 认为,因为通胀统计方式的变化,市场目前看到的通胀数据其实是有问题的。

囿于居住成本、食品、医药、教育等多种因素的左右,导致通货膨胀率有问题。此外,另一个影响美联储决策的关键——失业率也有水分。

时过境迁,美联储一直以来参考的两个最关键政策指标,如今最起码已经不准确了。

已经退休多年的保罗 · 沃尔克在近两年的媒体采访里就曾提醒:" 误以为对经济中通胀水平的衡量可以达到那样的精确水平是一种很傻的想法。"

他甚至在听证会上警告说:

" 我老了,恐怕活不到危机卷土重来的那一天,但我的灵魂会回来缠住你们不放!"

【3】

法兴银行曾绘制了一张全球经济的杠杆循环图,世界各国都在经历着去杠杆化 - 去泡沫 - 杠杆周期 - 泡沫破灭的循环,周而复始。

杠杆、泡沫、危机、去杠杆,如同山区起伏的路面一样,是无法改变必然的经济规律,在上面开车只能遵循地势,而不能到了山顶还狂踩油门,否则迎来更加惨烈的结局。

进入 2020 年代,保罗沃尔克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退休老头,只能眼看着失去独立性的美联储就像一辆时速表坏掉的卡车,在一个不专业的司机和一个脑子极度兴奋乘客指手画脚干预下,载着美国一脚油门冲上了悬崖,变成了美联储砸上巨资也捂不住的巨雷。

与此同时,富人财富的增长与股市暴涨基本一致,穷人则一路平躺。十年牛市,十年贫富撕裂。川普减税、贸易战与放水三管齐下,2016 年之后贫富差距只会更加明显。

2019 年 11 月,世界最大对冲基金创始人雷 · 达里奥就发文批评美联储:" 让资本主义为大多数人服务的体系已经崩溃。

唱红脸容易,唱白脸难,要唱美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金融帝国的白脸更是难上加难。

保罗 · 沃尔克生于 1929 年美国大萧条前夜,卒于历史性的美股 " 三连熔断 " 之前。他这辈子,自己没有聚集多少财富,却见证了美国在危机中崛起,亲手打造起了运行大半个世纪的美元体系,最终在已经积重难返的美国经济最后狂欢中闭上了双眼,错过了四次熔断的惨烈现状。

2020 年,美国的故事差不多快终结了,不知道下一个中国篇章里,谁又会是那个唱白脸的主角。

来源:华商韬略 黑森林慕斯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砍柴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