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何离开运营商,走上“九死一生”的创业之路创投

互联网 / 李娜 / 2016-09-28 09:35
2014年还有一大批运营商人先后辞职创业,政企客户分公司的部门负责人蔡振华,离开移动后创办司响科技做VR;中国移动业务拓展部副总经理周彬也开始了自己最喜欢的创业方式,...

20120712065359551

20120712065359551

梦想这个词,用在创业者身上恰如其分,尤其是用在电信行业的寒冬腊月。

当"创业潮"渐渐冲击着"离职潮",越来越多的精英正在离开运营商,带着自己的梦想,披荆斩棘一路向前。

1,陈瑞卿:梦想照进现实

对大多数人来说,卓别林这个词所代表的,只是一位表演艺术领域的大师。

但在很多中国移动员工眼中,它却有着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意义。

"曾经开启中国移动混合所有制先河的卓望公司,在机制、政策等方面都走在时代前面,拥有天下英才。后来因诸多缘由没落,在卓望锻炼成长起来的人才纷纷出走,离职的人自发地形成了一个组织--那就是'卓别林'。"在一篇有关运营商离职创业的文章里,中国移动业务支撑系统部经理、知名自媒体人宁宇曾如此写道。

正是这样一个非正式的自发组织,具有的活力却足以让太多人震惊。

或许,下面这个数据足以说明一切:截止到2015年10月份,"卓别林"的会员已达到300多人,已创建130多家创业公司,其中收入过亿的有十余家。融资额超过一千万美元的有十余家。"

曾担任卓望公司事业部总经理的陈瑞卿,正是"卓别林"的活跃人物之一。

2016年9月21日,直到深夜接近11点,陈瑞卿才接通了我的电话。因为事情繁多,这个原定在当天上午就进行的采访,已经连续三次临时推迟。而对他来说,这样的繁忙早已成为创业常态。

"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以前都会拒绝,因为现在的感情不一样了。我在卓望工作了13年,身体里流淌着一半运营商人的血,我希望代替他们说出心声。"

2011年9月,陈瑞卿创办点众科技。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基于手机阅读运营平台和运营能力,有三块主要业务:一是通过手机阅读客户端形式,向移动互联网用户提供手机阅读服务;二是通过SDK形式,为合作伙伴提供手机阅读运营支撑服务;三是通过直接签约作者的方式,获得原创文学IP,然后进行原创内容版权的分销交易。

5年之后,点众科技已经年流水过亿,并于今年6月,成功登陆新三板挂牌上市。

陈瑞卿的创业初心,并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创业梦想和情怀,而是为了生存而奋斗。

创业以前,在卓望的13年里,陈瑞卿的业绩很好,"做一单就5000万",他也曾有过很多次机会,去寻求更好的发展,但在体制内,挣的钱是公家的,成绩也是可以被人随时剥夺的;而创业以后,挣的钱全部都是自己的。

"离职前我一直在焦虑,我怕45岁以后,公司不要我了,那时候我还能做什么呢?在运营商的第三方公司,我可能会老无所依。"电话那头,陈瑞卿似乎猛吸了一口烟,然后有了片刻的沉默,"我的孩子还小,我不想在他长大后看到爸爸无所事事,也希望能给他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

"运营商人真的是讲奉献的,他们是人中龙凤,有着超高的职业操守和综合能力,在对待事情的判断和逻辑上,也非常厉害。不过在运营商体系内,即使大家对业务都非常的熟悉,但也往往因为一个问题而卡壳,这经常让人感到无奈。"陈瑞卿说。

事实上,这并不只是陈瑞卿一个人的感受。在运营商体制内,越来越多的人表达了对现状的不满和未来的焦虑,只过不,大多数人是心动身未动,而陈瑞卿直接用行动表明了决心。

在他看来,运营商人创业需要经历的最大挑战,是找到自我。

"成事需要三个因素:能干什么?怎么干?跟谁干? 而运营商人因为体制问题变得很卑微,也不能做自我,他们知道该干什么,知道怎么干,但就是不知道可以跟谁干?这才是关键。"他说,离开运营商之后的第一年,他并不好过。因为那一年,这三点他都不具备,只能像一个白痴一样从零开始。

最终,他没有选择更轻松的互联网公司,而去挑战艰辛的创业。

在谈到未来公司的发展时,陈瑞卿的语速有了明显提升,"我希望跟着我打仗和冲锋陷阵的兵,他们的付出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希望他们老有所依。未来,我希望公司有一个有1个亿万富翁,10个千万富翁,所有人都成为百万富翁。如果硬要问我的梦想,这就是我的梦想。"

他说,"我最好的年华献给了卓望,也从来不曾后悔,因为这都是我宝贵的经历。没有那13年,也不会有现在的我。不要问我更喜欢哪个身份,其实我都喜欢,因为他们创造了不同阶段的我。"

"我要对运营商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因为他们在为国家做默默无闻的奉献,他们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挂断电话前,陈瑞卿说。

2,田林:认真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挺好!

中国移动另一个和"卓别林"类似的组织,还有由中国移动研究院、集团、北京公司、福建公司等部门离职人员组成的"移宏苑"。

前中国移动数据中心的项目经理田林,也是移宏苑中的一员。

2013年5月,田林创办自在科技,它主要依托移动互联网、蓝牙和GPS技术,研发防丢产品(如:防丢贴片)。公司创立半年后,他就完成了第一轮融资,2015年10月完成了第二轮融资,同期在美国硅谷成立了分公司。目前,田林的公司团队已经拥有了50人的团队,年流水几千万,预计明年就将突破1个亿。

与陈瑞卿视创业为征途不同,田林更享受这个过程。

"我挺享受这个状态,因为现在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所以不觉得辛苦,就想认真做好它。虽然创业者在公司里杂事特别多,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但是大家一直在相互扶持,这感觉很好。"田林说。

在他看来,自己的事业才刚刚开始,还远谈不上成功,。"运营商还是卧虎藏龙,有很多运营商人创业后做的很好,我还差得远,只不过对我来说,相对更适合脱离出体制。"

从研究生毕业,田林就一直在运营商工作,但他越来越觉得,运营商是国有企业,庙大钱多,但对比互联网公司,它的发展速度较慢,而互联网企业相对更灵活。

2011年,虽然运营商的离职大潮还没有开始,他就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了运营商。不过,辞职后的田林,没有马上去创业,他觉得自己在运营商的这些年,积累了好的平台和资源,但是对如何做好产品还没有清晰的想法。于是他选择了去豆瓣学习,直到2013年5月感觉时机成熟,才自立门户创办了自在科技。

"我非常喜欢豆瓣的产品和创始人阿北(杨勃),在豆瓣的两年间,我负责管理音乐和移动这两块业务,收获很大。因为它教会了我怎么做产品、怎么做好一位产品经理,很感谢在豆瓣的这样一段宝贵的经历。"他说。

熟悉田林的人都认为,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田林,其实做事往往带着一股坚持的劲儿。

"每个创业者都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做成业界的标杆,虽然在领域里,我们目前排名国内第一,但规模较小,未来更希望自己的公司能在定位、防丢领域里做成全球最好的公司。"在谈与田林的采访里,这句话田林重复了几次。

他认为,只要产品有用户需求,其他短板也没有很大的情况下,市场总会认可他的价值和存在,相信积累的技术和优势能在未来厚积薄发,"关键是要认真做好自己的东西。"

3,怀揣梦想,拥抱冒险

不管陈瑞卿还是田林,他们都只是庞大离职潮中的一员,这两年和他们有着相似经历的人很多,他们放弃了"金饭碗",比其他人更有胆量和气魄去追求自由、梦想、务实的生活。

比如带着梦想离开的前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2015年3月他离开中国移动,创立了自己的云端智能机器人公司。作为运营商人创业的标杆,他拉到了孙正义的投资,这是很多创业者可望不可求的事情。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黄晓庆曾对运营商体制内"能做"与"不能做"的边界,有着深刻的感叹,他渴望更大的自由空间,想追逐自己的梦想。

跟他同一年离开运营商的,还有中国联通宽带在线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华杰。他与海银资本联合创立了深圳海银优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试图打造一个跨境股权投资服务平台,对接中美两边的投资需求。海银资本的CEO王煜全说,何华杰既不差钱,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辞职创业,真的是一件有情怀的事。

也并不是每一个从运营商离职创业的员工,都有他们那样的名气、资源与人脉,但他们大都无怨无悔,享受创业路上的点滴。

比如"卓别林"的成员,前卓望公司互联网事业部的苏月,2014年离开移动,创立了教育类科技公司-金榜题名。她的梦想,是做教育产业的帝国,做教育界的阿里。

在苏月看来,与其每天在机制内被束手束脚,不得快乐,不如果断拥抱挑战和冒险。

"当年在运营商的时候,我没有办法体现更多的自我价值,在这个巨大的机器里面,我只是一颗螺丝钉,所有的事情不会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发展,只能执行领导给我的任务。"她说,"现在虽然我每天很忙,但是我很享受,非常充实。"

苏月说,虽然公司现在没有上市,但她们在每一个阶段都有新的成果,这就够了。

除此之外,2014年还有一大批运营商人先后辞职创业,政企客户分公司的部门负责人蔡振华,离开移动后创办司响科技做VR;中国移动业务拓展部副总经理周彬也开始了自己最喜欢的创业方式,做起了投资人。

有人说,一位成功的创业者,必须具备:欲望、眼界、坚持、人脉、忍耐、谋略。当然,他们都具备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梦想与情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都是成功的创业者,因为在面对梦想时,他们更愿意挥起大刀,铁马铮铮!

【来源:互联网      作者:李娜】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