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大三年:从野蛮生长到“帮派”林立创投圈

砍柴网 / 王妍 吴丹 / 2018-02-03 15:27
网大由平台扶持而生,现在执掌生死大权的,也仍然是几家视频平台,模式也从“全网发”发展到一家独播——为了争夺新的VIP用户。

一个礼拜后,陈立再次出现在西大望路的飘HOME酒店。

这是距通州最近的网络大电影(以下简称“网大”)剧组筹备基地。与大部分来找机会的年轻人一样,他到达后的第一件事是直奔大堂通告栏。在那儿,通告单贴满了半壁墙,不少网大片名直接由新上映的院线电影改动一两个字得来。

上学时陈立的目标是拍院线电影,在递出200多份简历只收到一个试镜通知后,他开始接触网络大电影。饰演皇后身边的一个小太监,是他至今唯一的露脸经历。

陈立听说的那些网大淘金故事大多从2015年开始,十几万投资,剧本、筹备、拍摄,几天后回报便达上百万。那时候片多,许多新演员得以入行。

但在陈立最近递出的10份简历中,只有3份投给网大。“有很多朋友之前拍过几十部网大,但还在继续的不多。”机会明显减少了,陈立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从诞生、火爆、泡沫到转型,仅仅三年,一本万利的网大故事就消失了。

1.拼杀

导演吕磊2014年成立了新合艺,进军网大市场,赢利方式主要是植入广告。和之前大多拍摄的四十分钟左右的都市微电影不同,去年他重点推的是两部时长70分钟左右的网大,分别为科幻和聊斋题材。

和公司2015年共出品15部影片的数量相比,现在可谓“锐减”。他将监管视为主因,“不敢动”,并表示很多公司也出于同样原因上片少了,或很快被下线。

“现在每家制片公司手里可能都压了5、6个片子播不了,公司越大压得越多。”一位业内人士对创业家&i黑马说。

2016年,全网共上线网大2500部,到2017年下降近600部。“大家都不怎么敢动,政策从下半年出台到完善后,有人来把这个事彻底说清楚了,我们才明白哪些是可以拍的。”吕磊补充说。

监管收紧使从业者更谨慎,而竞争则日趋激烈,制片成本从几十万上扬到几百万元,“没那么好赚了”。

在爱奇艺公布的2017网大年度票房总榜上,2016年底成立的信风影业有两部影片上榜,显示分账金额都在千万级别,但创始人何小川仍觉得很难对今年的竞争势态有所放松。

在他看来,竞争加剧的直接原因是玩家更专业了。“2018年肯定是专业人士之间的厮杀,不像16年,谁都可以掺一脚。会拍的就能拍出好片子,做得好的赚钱,没能力的赔钱,两极分化会特别明显。”

和很多去年票房不错的团队一样,信风接下来更想尝试网剧和院线。“不会舍弃网大,但不是特别有把握,不会一部接一部的。有网剧拍的话可能也要尝试下。”何小川对创业家&i黑马说。

前不久在综艺节目《透明人》中火了的“网红导演”秦教授,对网大现状也感到心情复杂。他拍僵尸片起家,之前也一直在做互联网视频内容。“我把自己叫做‘视频行业的活化石。’”他戏称。从最早40分钟一部片拍到现在一个多小时一部,他已拍了四部僵尸片,也见证了网大投资从“40万是天价”、“140万大家感觉疯了”到“500万大有人在”的历史。

对业内人士认为网大会在2018年走向成熟的观点,他表示时间还不够。“什么时候行业有了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才能走向成熟。现在是拐点。”

和这些亲历了行业从火爆到冷静的团队感受不同,新入场的玩家要乐观一些。

尹晨阳是“新片场”2016年签约的新导演,毕业后一直和伙伴一起拍些广告片、宣传片等。一次,他将作品寄给新片场,被对方“看上了”,获得了以新片场投资80万元拍一部网大的机会。

他在燕郊拍了8天,是个军事题材,资金还是有点儿紧。“我们认识一个彩弹射击俱乐部,他们赞助了一些服装道具,省了不少钱。防弹衣也是寄到公司我们自己组装的。”提到收益,尹晨阳表示“赚钱了”。“行业会越来越好,肯定会出现越来越多类似院线(品质)的片子。”

去年暑期在腾讯上线的《伪装大师》点击量也不错,制片人兼出品人陶硕和宋书昌比较满意。这是两人投拍的第一部网大,自筹资金200万元左右。女主角是他们学妹,“现在也火了”。影片后来被腾讯购入独播。两人明年的计划主要在网剧上,也拉到了一笔几千万元的投资。“现在筹备的3个项目都是网剧了。”陶硕对创业家&i黑马说。

这让网大看起来更像是一块跳板——拍网大成功后,很多人会选择挑战更大的战场,网剧或院线。为什么不继续做网大?陶硕的担忧是,“市场并非良性运转”:“等有一天我们挣的钱来自用户,就是圈子良性运转的时候。”

他的意思是,网大迄今主要还是靠平台补贴,因网大而购买视频网站VIP会员的比例,无法跟网剧相提并论。

2.淘金

2014年3月18日,爱奇艺正式定义网络大电影并提出标准(时长超过60分钟、只通过视频网站发行、观看6分钟以上即可与平台分账等)。说到这个时间,秦教授脱口而出。做网大之前,他做过脱口秀、小段子、微电影等,一直跟随着互联网视频的流行趋势。

在许多人记忆中,行业集中爆发是在2014年下半年。关于那时的传说是,剧组任意一位工作人员回老家去都能拉到一笔钱来北京投拍网大。“我还看过一个剧组同时挂三个开机条幅的。”秦教授说。

真正令第一批淘金者感到兴奋的是2015年出品的《道士出山》,成本仅28万元,半年后收益高达2400万元。

但这只是概率极小的事件。被秦教授形容为“电光石火”的卖方市场仅存在了三个月左右。“上个月平台还在问你手里有没有片子,下个月的答复就是,我们平台上不了,你试试别家吧。”

回忆起这段日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告诉创业家&i黑马,他们公司2015年前后试水了五部网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总结自己这段被潮流裹挟的经历,他概括为“年轻气盛”。

那时资金的来源五花八门。2015年开始做网大的制片人杨海军回忆,当时有大量资金来自煤炭、白酒、金融等行业。在朋友的介绍下,他认识了一位来自塑料行业的投资方。第一次见面,他向对方介绍项目,讲述影片内容,很快就被对方打断。投资人只问了一句话,让杨海军记忆深刻:“这个电影需要投多少,能卖多少钱?”

同样做过多部小成本网大的制片人王宇告诉创业家&i黑马,他接触过白酒行业的投资人,“20万也能投电影,对他们来说太不可思议了。他们通常对影片内容没有任何兴趣了解,核心诉求就是在影片中植入广告。当然他们也不会要求谁来演女主角,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资方还可以有这方面的(权力)。”

更有很多之前只拍过广告、宣传片、做过影视后期的人入行。

制片人何小川此前的经历就与影视无关。“做过IT,在国外做过保健品,也和钢厂打过交道。”他喜欢看电影,2016年第一次在视频网站上看到了网大,僵尸、妖魔题材吸引了他。“那时候就是好奇,能看僵尸片,到后来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

他的合伙人刘轩狄在转型做网大导演前,做了十年影视后期。2015年他发现有很多网大的活儿找过来,感到一个行业正在萌芽。“当时的感觉是,如果能这么讲故事的话,我也能拍。”

2016年,刘轩狄、何小川、编剧崔走召共同成立了网大制作公司,也做出了《伏妖·白鱼镇》这种高票房影片,分账收益超1300万元。

之后,学院派和传统影视派开始入场。

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3年后,陶硕和宋书昌决定联手拍部电影。那时网大《提着心吊着胆》在国内外屡屡拿奖后走入院线的故事鼓舞了他们,开始觉得体量小、门槛低的网大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们仍清晰地记得影片上线的那天,2017年6月16日。从上午10点开始,他们会不时刷新一下网站页面。点击量在当晚突破500万关口的时候,他们终于松了口气。这个数字意味着跨过了网大生死线。

“据说他们现在说我是个喜剧导演了。”拍出多部“山炮”电影的导演崔俊杰笑称。在此之前,他拍的多是历史、军事题材等,山炮系列是他和本山传媒的合作,做完第一部网大后就势入了行,开始和网民、弹幕打交道。作为传统影视人,他有几项原则:用拍院线的正规器材和规格拍;要达到90分钟。

“山炮”颇受网民欢迎,制作方一发不可收拾,在两年时间内继续出品了四五部系列电影。其中《超级大山炮之夺宝奇兵》位列爱奇艺2017年度网大票房榜单第三名。“除了东北题材,也尝试一下网友喜欢的‘夺宝’故事。” 崔俊杰对创业家&i黑马说。

做出爆款不容易,野蛮开垦的头两年,失败是常态。

实际上,豆瓣评分5分以下,是那时网大的普遍情形。这和大家默认的“前6分钟定理”有很大关系。“很多人就是铆着劲去拍那前六分钟,各种蹭IP,露个肉暗示啥的,吸引你办会员。你让他继续拍剩下的四五十分钟,那可愁死了,到后来就是胡拍。”一位制片人告诉创业家&i黑马。

3.谁在看网大?

网大由平台扶持而生,现在执掌生死大权的,也仍然是几家视频平台,模式也从“全网发”发展到一家独播——为了争夺新的VIP用户。

但到底哪些用户在看网大?很少有人能说清,包括从业者。

在《透明人》中,秦教授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听起来像个笑话,但确实如此。网大导演们对此没有统一答案,有人认为是二三线城市的青年,也有人认为是报告中说的“以北京、广州为主的年轻人,因为他们会充会员”。而让秦教授感到尴尬的是,每次把自己作品的链接发到家族群时,他们很少会打开观看。

何小川的答案偏向那些在城市搭地铁的年轻人。“地铁一坐就是四五十分钟,很多人会下载个网大看看。”看到地铁上有人戴耳机看网大,是何小川觉得离观众最近的时候。

杨海军则认为:“上班比较无聊、又没领导管的人会看网大,我和他们聊过。”

平台对此也不甚了了,但是知道网大源自何处。“最早是平台需要新增VIP会员,”曾在爱奇艺工作,2015年开始创业的映美传媒COO高锐对创业家&i黑马说,“这就需要内容,于是扶持大家来拍网络电影,那可能是最好的时候。之后形成野蛮生长状态,又经过了一番淘汰,形成目前竞争比较激烈的局面。”

映美发行影片的类型变化反映出行业的演进,由最早的僵尸、惊悚、玛丽苏到现在的喜剧、科幻等。“我们希望多样化,符合增量观众的需求。”高锐以投资仅几万元但收获不少影评人肯定、登上世界科幻大会的科幻片《孤岛终结》为例,“投资小,但团队有才,观众反响非常不错。我们接下来会做更多类型的尝试。”

与制作团队“几家欢乐几家愁”的状况相比,玩“赌博”游戏的平台公司显得更有信心。“市场在走向成熟。现在网大票房能到一两千万,等出现票房5000万的片子时,相当于院线电影1.5到2亿的收益,这已经超过许多院线电影了。”高锐称。

4.缺爆款

2015年,改编自南派三叔原著的网剧《盗墓笔记》采取差异化收费方式,致使爱奇艺VIP会员当月增速环比超过100%。

2017年12月,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买下网剧《白夜追凶》海外发行权,这也是大陆首次出口美国的刑侦题材剧。

网大缺爆款,是共识。

“网剧现在完全压倒电视剧了,以前哪个刑侦题材电视剧能出口到美国?但网大还远没有出现类似爆款。”网大制片人杨琴称。她认为网剧火热也算是“推”了网大一把,“很多人是因为看网剧注册会员的,之后顺便看看网大。”

在许多行业内人士看来,网大之所以存在感不强,主要原因是还未出现标杆作品。

而网大发展到今天,还主要靠平台补贴,是另一个共识。

这些问题,是愿意在网络电影行业扎根的团队真正担心的。 “如果有一天平台不补贴了,网大何去何从?自我造血才是良性循环。”秦教授说。他自称行业“鼓吹手”,最近还去参加了奇葩说,“还是给网大打广告,行业好,我们才都能好。”

翻翻微博看粉丝留言,是崔俊杰现在最爱做的事情之一。“网友希望我继续拍喜剧,我也希望做出下一个类似‘山炮’的系列。”

在另一种视角下,很多导演都会把目前网大市场和香港B级片时代联系起来。崔走召和吕磊闲暇时都喜欢看老港片,很多片子会反复看。何小川也是个港片迷,林正英的所有系列看过很多遍,“从小到大一直在看”。

言谈中,他们偶尔也透露出行业不稳定带来的不安感。他们普遍希望的是,网大有一天能像网剧那样,挣到的钱来自用户,而不仅靠平台买单。

秦教授偶尔会怀念四年前刚拍网大时,那段被他形容为“很纯粹”的时光,也会想未来有可能突然离开网大导演这个行当。“当无法企及后辈的时候,我会自动退出,扮演添砖加瓦的角色。”他笑称。

从去年10月到今年1月,公认在网大投入心力最多的爱奇艺,频繁传出欲赴美上市的消息。

对于网大,这应该是个好消息。

来源|创业家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