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的“太极战略”创投圈

砍柴网 / 品途商业评论 / 2018-04-19 20:19
在多数人看来,滴滴上线外卖这件事更像是对美团出行的一次反击。但在程维看来,交通到物流,运人到运物,滴滴要做的是A点到B点高效的运输网络。

“横有多长、竖有多深,合起来才是面积。”在滴滴内部,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和滴滴加油、汽车租售、维修保养以及分时租赁等水下业务,都是“洪流战略”的一部分。

“做线下,才是滴滴的出路。”一位互联网观察家这样说。

当去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滴滴出行CEO程维说,“2017是滴滴蹲下来蓄力的一年,2018是滴滴跳起来的一年”时,很多人还在质疑,当年滴滴的业务创新并不多。

就在4月16日,滴滴正式宣布成立一站式汽车服务平台,并且曝光滴滴加油、汽车租售、维修保养以及分时租赁等业务的进展,似乎给出了一个合理的解答。

在滴滴内部,这些水下业务都属于“洪流战略”的组成部分。虽然听起来非常陌生,但是早在三年前,程维就曾提出,希望未来能够把脚踩在地上,真正地服务数以千万计的车主。直到去年年会上,程维的说法变成了,“洪流浮出水面,滴滴进入线下,围绕车主打造一站式服务平台,并最终成为共享汽车运营商。”

滴滴从主营业务出行延展到汽车后市场、共享汽车等领域,并不意外。早在2015年的大连夏季达沃斯,程维曾说互联网是空军,线下往产业链上下游延伸的是陆军,滴滴会整合产业资源、优化效率,“横有多长、竖有多深,合起来才是面积。”

而且,在滴滴稳坐出行老大一年后,美团打车、首汽约车、易到和嘀嗒等重新把滴滴拉上舆论的战场。在这样的局势下,滴滴在原有的横向平台基础上,纵向打深至关重要。

“出租车资源上,滴滴可以做全面的融合;在汽车后市场等细分领域,滴滴可以通过精细化运营做出盈利模式。”上述互联网观察家认为,在出行市场格局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滴滴已经具备纵深做价值的能力。如果不做,未来就很有可能丧失一部分市场份额。

在他看来,平台型公司走到线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布局线下的机会。而且,滴滴把出行业务延伸到线下有足够大的价值,其中就包括整合线下供应链上的资源。从另一个角度讲,线下的布局自然会提高滴滴的业务壁垒,很可能把美团打车等对手挡在门外。

纵向防守

过去三年时间,滴滴的水下业务并不为外人所知。

滴滴汽车服务平台的曝光,外界得以完整窥探滴滴的产业链布局——除了提供租售业务的汽车开放平台,还有加油、维保、分时租赁等多条业务线。

以租售业务为例,网约车车主与社会车主对车辆的需求并不相同,基于平台规模效应,滴滴可同租赁公司、汽车经销商、汽车厂商等合作,通过链接车源、资金与渠道帮助车主降低用车成本。同时,也可以缓解滴滴平台上运力不足的问题。为此,滴滴上线了国内第一个网约车商城“一号有车”。

今年3月19日,滴滴新型供应链金融资产支持证券(ABS)取得上海证券交易所无异议函,获批储架发行额度100亿元,首期拟发行3亿元。也就是说,滴滴通过资产证券化盘活租赁公司的基础资产,募资用于购置新车,从而增加滴滴的运力。相关数据显示,滴滴合作的租赁公司数量已经4000多家。

加油,可以说是车主最高频的需求。小桔加油是智能桥接司机与加油站,节省滴滴司机加油开支(9折左右),还可直接用“余额”加油,同时为加油站引流提高效率。截至目前,滴滴合作油站超过3000家。

在汽车维修保养领域,自2015年起,滴滴就开始整合优质的门店与供应链资源,为车主提供标准化的维修保养业务。

这些“水下业务”浮出水面,究竟能释放多大的能量?滴滴的数据显示,汽车租售、加油、维保、分时租赁等多项汽车服务与运营业务目前已经覆盖200多个城市、5000多家合作伙伴和渠道商,年化GMV超过370亿元。2018年的目标是900亿元年化GMV。

而根据外媒报道,滴滴出行的GMV在2017年达到250—270亿美元,增速超70%。但是,这一数据并未得官方证实。

而且在去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程维曾透露,滴滴将投入10亿元做分时租赁。今年2月,滴滴宣布与北汽新能源、比亚迪等12家汽车厂商达成战略合作。而罗兰贝格的报告显示,未来汽车分时租赁将是一个千亿美金的市场。

横向进攻

2015年滴滴快的合并、2016年滴滴收购中国优步后,出租车、快车、专车到顺风车、巴士等组成的滴滴出行矩阵形成。

随着线下服务的深挖,滴滴平台在纵深上打穿租车、买车到加油、车辆维修保养、停车甚至到卖车,滴滴汽车服务平台等。但是,“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的愿景已经满足不了滴滴的野心,程维最新的说法是,成为引领汽车和交通行业变革的世界级科技公司;全球最大汽车运营商;全球智能交通技术的引领者。

在这样的愿景下,滴滴外卖在无锡的上线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甚至有人质疑,滴滴从出行切外卖的协同效应并不强。

在多数人看来,滴滴上线外卖这件事更像是对美团出行的一次反击。但在程维看来,交通到物流,运人到运物,滴滴要做的是A点到B点高效的运输网络。

对此滴滴的说法是,从后台的用户反馈来看,部分用户会用滴滴打车来快递文件等物品。另外,UberEats的成功经验给了滴滴信心。截至2017年12月31日,UberEats已经在200多个城市里的45个城市(即1/4的城市)盈利。

在滴滴看来,从出行切外卖是“降维打击”。不管从乘客等候的忍受度、服务的交互时长还是安全系数等维度,都可以证明这一点。在去年的年会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曾说,在所有基于消费的互联网企业里面,出行是体系最复杂,对于核心能力要求最高,与城市和产业生态链接最紧密的一个行业。业务的复杂度不仅高于云端的搜索、社交,甚至也高于连接物理世界的电商交易平台。

滴滴外卖的上线,既是滴滴的一次横向进攻,更像是其在同城物流、即时配送领域的一次尝试。从载人到载物的过渡,也更符合商业逻辑。

今年2月份,程维曾提出“太极战略”,滴滴平台的所有业务会像太极球一样互相联动。他还说,“让这个球转起来将是2018年的关键。”

文|太客

来源|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