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慈禧式”领导人的悲哀创投圈

砍柴网 / 新浪科技 / 2018-04-24 19:42
黄章是中国手机产业的一朵奇葩。他是中国手机产业最为神秘,同时也最具话题性的人物之一。抛开魅族如今的境况不谈,黄章对于中国手机产业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

4月17日,魅族总监张佳因在微博上公开质疑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不能带领魅族走出困境,遭魅族开除。

魅族发布内部信通报了这一决定,信中称,张佳在公司年度旗舰机发布之际,通过微博发泄个人不满情绪,对公司声誉造成严重影响。

张佳通过微博反驳称,自己的发言针对的是杨柘及其团队,与公司无关。张佳认为,杨柘无法带领魅族走出困境,且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张佳向有关媒体提供了魅族内部的营销立项表,并表示杨柘主导的魅族15系列新机的营销方案存在资金使用不当的行为。

魅族15系列新机是黄章回归后操刀的第二款新机,对于魅族意义重大。此次“内讧事件”无疑给新机的发布蒙上了一层阴影。

营销团队内斗,黄章去哪了?

张佳曾负责组建魅族旗下的笔戈科技,杨柘则是魅族内部负责营销的副总裁与CMO。本次“魅族内讧”事件在实质上是魅族营销部门内部的一次冲突。

笔戈科技于2014年成立,是黄章第一次回归期间的产物。笔戈科技的主要业务是为魅族旗下产品撰写评测,拍摄评测视频,因为作品完成度高,配音质量优秀,而受到了不少“煤油”的喜爱。

而杨柘则于去年黄章第二次回归后入职魅族。杨柘此前曾任职于三星、黑莓、华为与TCL,操刀过多款高端手机的营销方案,被认为是魅族发力高端的重要人选。

此前有消息称,张佳手下的笔戈科技团队已于4月14日遭到了裁员。魅族旗下Flyme社区的网友则表示,解散笔戈科技团队的命令来自杨柘。这或许是此番冲突的导火索。

张佳也在微博中为笔戈科技鸣不平,“这些年,笔戈科技低成本地制作了几百个小视频,除了跟产品和品牌相关的之外,连公司年会和内宣都是找他们去拍,这么几个员工一年能花多少钱?恐怕不够某些人一支视频吧?”

笔戈科技与杨柘的分歧展现了魅族由发力低端向发力高端的转变,主打低成本、服务于魅族机海战术的笔戈科技,在经历魅族与魅蓝的拆分后,最终被魅族抛弃。从这一点上讲,张佳其实不应将笔戈科技的解散归咎于杨柘,主导这一转变的人正是黄章。

有趣的是,张佳在那条炮轰杨柘的微博中,仍然不忘表达自己对于魅族与黄章的热爱,颇有一丝“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意味。而知乎网友的评论则更加一针见血,“难道杀掉岳飞的是秦桧吗?”直接将黄章比作赵构,认为他应该对此次事件承担责任。

两度出山,黄章是救世主,还是“昏君”

2014年和2017年,黄章出山了两次。

2014年,黄章第一次出山,这一次出山的背景可谓内忧外患。

内忧,2013年魅族出货量仅200万台,远远落后于小米和荣耀;白永祥等高管对于公司的运营策略产生疑虑,试图请黄章出山,但遭到了黄章的拒绝;公司内部人心浮动,多名骨干高管离职,转投竞争对手乐视。

外患,小米风头正劲,雷军的“性价比”与“互联网思维”取代了黄章的“粉丝文化”成为手机产业最为响亮的口号;许多传统手机厂商也开始发力互联网渠道,魅族的生存空间遭到进一步挤压。

在这种严峻形势下,黄章最终决定出山。黄章的改革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放松资本引入,接受阿里等外部投资人的投资;二是推动魅族确立了机海战术,并于当年年底推出了魅族主打低端产品的子品牌魅蓝;三是放弃阶段性的利润,全力扩大市场占有率。

短期来看,黄章的改革取得了成功。

2015年,魅族发布6款手机,总销量突破2000万台,同比增长350%;2016年,魅族手机总销量突破2200万台,并且于当年年中实现扭亏为盈。

但从长期来看,过度的机海战术损害了魅族的品牌。2016年,魅族总共发布了14款手机,这些大同小异的产品模糊了消费者的认知,也让魅族的核心粉丝感到失望。

或许是感受到危机,2017年初,黄章再次宣布出山。2017年5月,魅族科技对内发布全新人事与组织架构:新组建魅族、魅蓝、Flyme三个事业部,黄章直接参与公司运营,并亲自执掌新组建的魅族事业部。

这一安排的目的在于,将魅族与魅蓝的定位区分开来,魅族主打高端,魅蓝负责走量,避免两个品牌左右互搏,并将魅族品牌从机海战术的影响中剥离出来。

在黄章的领导下,魅族泛滥的机海战术得到了抑制。2017年,魅族与魅蓝共推出了7款新品,仅为上一年度的一半。魅族更是直接进入冬眠期,一年仅发布了Pro7系列的两款新品。

然而,作为黄章出山后打造的第一款新品,Pro7系列的销量惨不忍睹。过于突兀的“画屏”设计与杨柘主导的营销方案并未获得消费者的认可。

据魅族内部员工爆料,杨柘对Pro7系列消费人群的定位是“处长”。这一明显偏离魅族原有粉丝群体的投放方案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却未能取得应有的效果。这位员工还表示,黄章非常信任杨柘,已经听不进其他高管的意见。

对于魅族而言,黄章的角色似乎已经悄然改变,力挽狂澜的救世主似乎正在变成独断专行、任人唯亲的“昏君”。

事实上,黄章的两次出山尽管策略不同,但本质上都是对手机产业趋势的效仿与追赶。第一次出山,黄章效仿的是小米;第二次出山,黄章学习的则是华为。

从这个角度来看,黄章自身的管理能力与创新能力已经枯竭,第一次出山的改革可能已经是他的极限。

“ 慈禧”式领导者黄章

黄章是中国手机产业的一朵奇葩。他是中国手机产业最为神秘,同时也最具话题性的人物之一。抛开魅族如今的境况不谈,黄章对于中国手机产业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

早在2007年,黄章就意识到智能手机的潜力,毅然放弃了当时如日中天的MP3业务,全力转型智能手机制造,并先后推出了M8、M9与MX等一系列经典机型。

黄章不仅善于打磨产品,在运营上的功力同样了得。早在魅族MP3时代,黄章就建立了魅族论坛,并且频繁地与粉丝互动。时至今日,“煤油”们依然热衷于谈论“J. Wong”在论坛上留下的雪泥鸿爪。

黄章所确立的产品文化与运营理念,时至今日仍在影响着中国的手机产业。黄章本人也被视为魅族的灵魂人物。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2010年,黄章就从魅族的管理岗位上退了下来,专心打磨产品,过上了闲云野鹤的隐居生活。这使得魅族在接下来的移动互联网大潮中坐失先机,直接导致了魅族近年来的困局。

面对急剧变化的市场,这种“垂拱而治”的管理方法显然是不靠谱的。

更加糟糕的是,即便在几次融资之后,黄章个人持有的魅族股份仍然超过了51%。

目前来看,51%可能是黄章的底线,这和黄章早期的创业经历有关。

黄章曾任爱琴科技的总经理,但当公司陷入了资金困境时,占股百分之51的新加坡老板却不愿意继续出资解救正处于水火之中的爱琴。因此,在魅族创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黄章都对投资人抱有敌意,认为他们只是投机分子,拒绝接受任何投资。

魅族的实权仍然牢牢地把持在黄章手中,白永祥等一线高管根本无力改变魅族的大局。任何大的改变都需要黄章的批准,或者由黄章亲自施行。

这已经不是“垂拱而治”,而是“垂帘听政”了。

更加讽刺的是,笔戈科技曾经写过一篇题为《慈禧式领导人,被“争议”的黄章与罗永浩》的奇文,认为黄章与罗永浩都是慈禧式的领导人。文中表示,慈禧式的管理的精髓在于,“政权虽然遭受了挑战,但核心政权依然非常稳固”——这不过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在这个以为应该是年轻人时代的时代,这些还在与时俱进的中年人不会被淘汰,他们可能没有年轻人的创造力,但他们的思想深度,经验的积累,以及对自己孩子的关切之心,不可更深。”

魅族醒醒吧,大清亡了。

文|莱因哈特

来源|新浪科技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