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生意起家,如今身价670亿美元,他说自己是个无趣的人创投圈

砍柴网 / 猎云网 / 2018-05-26 22:43
在他22岁的时候, Niel赚得盆满钵满,于是花了2000法郎买下了这个桃色版本的Minitel服务。2年后,以160万的价格卖了出去。

Xavier Niel既不碰酒精,也不喝咖啡。在采访时,他掏出了手机,上面显示他有1825封未读邮件。他说,只要这些邮件是来自真实的人类,那么今天他就会一一回复。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花这么多时间盯着手机,就仅仅是为了回复信息。

“不好意思,”他笑道,“我并不是一个有趣的人。”

那么,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答案很明显——法国排名第八的大富翁,身价670亿美元的电信巨头。

他花费了数亿的个人资产,试图把这个国家低调的商业文化变成了一个温床,为那些追随他脚步的年轻创业者提供保障。其中,他最大的投资是在2013年花费5000万美元收购的一所编程学校;以及,在2017年6月斥资3亿美元打造的创业孵化器Station F。该孵化器相当于6个美国橄榄球赛场,有1000多家初创公司入驻其中。

在外围,建筑工人们还在兴建餐馆、旅馆和公寓楼,以供数百名企业家居住生活。那要花更多的钱,多少呢?Niel给出了答案——“几亿美元吧。” 他身材魁梧,笑容满面。

此刻,Niel站在Station F的长廊上,旁边是一座颜色鲜艳的塑像,由艺术家Jeff Koons所作,名为Play-doh。据说,这座塑像花了Niel将近2000万美元。Niel和风投正劲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关系不错。这对商界巨鳄与政界首脑的组合,正在努力调和法国的整体步调,将其从疯狂的商业乱局中拉回正轨。

在过去的一年里,马克龙通过放宽劳工法,推动了国家的开放性。但是,在马克龙行动之前,Niel早就已经花费了数年时间,一直在培育本土的创业者生态根基。

据了解,他已经支持了超过400家企业。LeWeb大会创始人Loïc Le Meur说道:Niel几乎每天都在投资创业公司。

与英美乱局不同,法国正在逐渐走入正轨。之所以能乱象拨正,主要是基于久远的历史基础。上个世纪80年代,法国已经拥有了能够成为科技企业温床的必备条件,就比如互联网的优先普及性。Niel就是第一批因此而受益的企业家。

在其成为今日翻手为云的企业家之前,他也曾是一名内向的黑客,在自己房间老旧的电脑上编码。不过,当时的他,已经能够靠着数字产业来挣钱了,只不过方向有点少儿不宜 —— 色情业务。

1982年,万维网还没有普及到世界范围内,扎克伯克也还没出生,法国人就已经开始在电话上插上了小型塑料监听器,开启了数字经济的浪潮。据他们所说,法国是世界上最早“上线”的国家。

是不是很难相信? 不过,这也是事出有因的——政府干预。当时,政府入股的法国电信推出了一种名为Minitel的通讯系统,并且为每个家庭安装了一个免费的终端来接入。

在高峰时期,2500万法国人民都在通过这个系统完成日常杂务:询问天气预报,预订车票和订购食品…

Niel来自一个中产阶级的四口之家,他十分尊敬自己的祖父,虽然后者仅是一名时常哼着曲调,而且烟不离手的屠夫。

在他17岁的时候,Niel伪造了自己父亲的签名,在家里安装了第二条电话线。在拨号网络上,他协助开发了一个名为Minitel Rose的桃色聊天服务,使其成为了网路上最赚钱的业务之一。

他的“顾客”们通常用的都是化名,在那个年代陈旧的黑白屏幕上,来回发送着那些令人想入非非的词句。同时,Niel毫不客气地收取他们的电话费用。他的一位男性朋友也是这项服务中的一员,他要做的是就是摆出女性的姿态,让顾客们长时间在线,流连忘返。

与iOS及安卓平台类似,这一系统有一个收入分享模式。法国电信会和那些“黑客变为企业家”的人群分享75%的服务费,比如Marc Simonici(Jaina Capital创始人)。

在他22岁的时候, Niel赚得盆满钵满,于是花了2000法郎买下了这个桃色版本的Minitel服务。2年后,以160万的价格卖了出去。

Niel的投资虽然在增长,但是Minitel的发展并没有如预期般顺利。在万维网开始覆盖全球之后,Minitel开始变得停滞不前。于是,凭借从美国那边得到的灵感,Niel用之前挣到钱创办了法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Worldnet。

通过杂志作为推广途径,他到处分发免费的连接包,把数百万的法国人带到了万维网上来。在Niel 33岁的时候,他以超过5000万美元的价格把Worldnet卖了出去。

在硅谷,这已经是一个颇为了不起的英雄故事。但是在低调的法国,没有大学背景、出身并非豪门的Niel并没有打入以抱团为主的商业俱乐部里。在90年代,一名科技企业家的处境并不算太好。

LeMeur说道:嫉妒之心,无处不在。在当时,创业并不被人们看好。最大的问题就是,僵化的劳动法让创企在面临僵局时很难缩减团队规模。

而且,由于Niel靠的是开发法国电信系统Minitel的色情支线发家,自然不受法国电信的待见。据了解,法国电信将Niel称为“污秽者”,拒绝与后者一同露面。不过,虽然不齿Niel,他们但是还是眼红他身上的真金白银。

相对的,Niel却把这当作一种力量。2002年,他推出了Free,世界上第一个打通网络、电视以及手机的三重网路服务,比后来的 AT&T 及Verizon要早许多。接着,Niel与他的电信公司Iliad一起,开始为法国那些备受垃圾网络摧残的用户提供服务。

横空出世之后,Niel凭借25欧元/月的Free移动合约击败了法国电信和另一家运营商威望迪(Vivendi)。在接下来的两年里,lliad的股价上涨了近两倍,占据了移动市场份额的19%(以及固定电话市场的25%),用户数量也从零增长到了1300万。渐渐地,Niel成为了法国企业家圈子里的明星人物。

“他非常受人尊敬。”LeMeur说道。

之后,Niel开始部署他的Kima Ventures(现在这家风投就在Station F的顶楼),并开始支持一些硅谷的明星人物,比如苹果前高管Tony Fadell。后者于2009年搬到法国,创立了智能恒温器公司Nest。Fadell回忆道:“Niel曾多次问我,他是否能进行投资。”

据称,Kima是世界上最活跃的风险基金,投资组合中包含400多家公司。首席合伙人Jean de la Rochebrochard每年见到Niel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据Jean所说,Niel的反馈依旧及时且灵敏。

Jean说道:“他每天都会收到1500封电子邮件,但他会回复每一封。”当然,表达都以简洁为主,比如“你决定就好”。当团队找到了值得投资的公司,他们会把详细的资料发给Niel;这位亿万富翁要做的,就是签一些必要的文件即可。

“他是个甩手掌柜,”Jean表示,“当时,我们刚开完会,正在的士上,然后他问我,有哪几个公司倒闭了”。Jean回忆道,其实Kima的投资组合里有不少“行尸走肉”般的公司——没有完全死透,但也仅是垂死挣扎。Jean把实情告诉了Niel,但是后者当时并没有什么反应。

在他们回到办公室之后,Jean意识到,他似乎从来没有给这位亿万富翁发送过一份完整的基金业绩报告。原因也很明显:Niel从来没有主动问过。自那以后,Jean开始每个季度给Niel递交业绩报告。

不过,Niel“甩手掌柜”的做事风格,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设想过要靠Kima来赚钱。事实上,他的投资行为更像是在做慈善。另外,他本人也曾向外媒承认,创办Station F 就是彻彻底底在做慈善。

关于这一点,Jean曾在邮件中向Niel提过,应该把更多的资金集中起来,加大在赢家身上的赌注。然而,Niel的回答是:“我不需要赚这么多钱。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它很刺激。虽然前无古人,但是用处很大。”

在过去的数十载,Niel费钱费力培养了越来越多像他自己一样的企业家。2013年,他卖掉了lliad公司3%的股份,套现4亿美元;然后,花费了其中的5700万美元在巴黎创办了一所非盈利的编程学校,名为“42”。当Fadell把Nest成功出售给谷歌之后,Niel用投资在这个公司获得的退出回报创办了又一家42学校。

后来,Niel接洽了Roxanne Varza, 后者负责运营微软旗下的法国项目Bizspark。两人一拍即合,酝酿出了更大的野心——创建一个能够容纳下1000个企业的孵化器。

当时,许多企业都委身在时装区摇摇欲坠的老建筑里。那曾是迪奥和香奈儿时装设计师的旧家园,街道上铺满鹅卵石,通道狭窄。Zenly创始人Antoine Martin称,初创企业通常都会把自己挤入一个老旧又单薄的大楼里,成堆的员工拥在一层工作。

2013年7月,Niel给Varza发了一封电子邮件。Niel询问道,是否愿意为他考察一些企业办公空间,当然路程费用是由他来付。于是,Varza参观了旧金山的Box、LinkedIn和Twitter,伦敦的White Bear Yard和Second Home,以及柏林的Factory 。

“我给他发非常详尽的信息”,Varza回忆道,“包括电源插座的布局,会议室数量,还有空间的色彩感,等等。” Varza把她的笔记寄给了Niel,里面还记录了空间奇奇怪怪的一些装饰和设置,比如Box里的“音乐房”、Second Home的“失联室”。之后,Niel就会把这些笔记转交给建筑设计师,让他在设计Station F有所参考。

Station F改建自一个旧的货运站,建造工程耗时两年半。据说,当Niel第一眼看到这个巨大的空间时,就“自动”决定要买下来了。

如今,有大约30家风投每年花费5000欧元,就只是为了在这个孵化器的广场上走一遭。名单中不乏巨头,从Fadell(如今经营着一家成为Future Shape的基金)到Index,再到Accel Partners。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在Station F里寻找值得投资的初创企业。

“我们需要更多的大基金,”Niel说道,“风投不嫌少。”

甚是奇怪的是,Niel并没有给这里的企业过多“硅谷独角兽式”的压力和期许。他表示,我宁愿要一家估值5亿美元,但是成功且长期存在的公司,也不愿要一家估值50亿,但是5年后就消失的公司。”

但是,当问到巴黎能否有朝一日成为创企成长的第一大都市时,Niel竟开始摇摆不定。

“有可能,”Niel站了起来,手握电话,准备参加下一场会议,“但是我只是努力往这个方向走的一块小砖头。想要堆砌起这个目标,需要更多的砖头。”

编译:鲍伯君 

来源|猎云网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