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神速”过审:转型焦虑下的重新估值创投圈

砍柴网 / 邬川 张庆宁 / 2018-03-11 20:54
富士康前往A股申请上市,是鸿海精密转型的一部分。不过,富士康依旧是一家制造企业,其主要产品还是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等。在其467页招股说明...

结果没有出人意料。3月8日的发审委第41次会议上,知情人士向腾讯《一线》透露,代工巨头鸿海精密(2317.TW)旗下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士康”)全票通过,其速度也创造了A股记录。

按照程序,过会后,仍要等待核准发行的批文下发,随后是路演询价与线下配售,上述步骤如无意外,富士康就能挂牌上市。

他透露,3月12号前后就能拿到批文。月底能够挂牌登入交易所。在发审会环节,发审委委员主要围绕同业竞争、关联交易等核心问题进行了问询,中介机构也给出了相应的解释,最终委员全部投出通过票。

2月1日,富士康招股书审报稿上报,2月9日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同时披露,2月22日预披露更新,从招股书到预披露更新,一般需要7至8个月时间,但富士康两周就已完成。

速度更快的是,从2月1日招股书的申报,到3月8日成功过会,仅仅用了20个工作日。而目前IPO从排队到过会的周期接近700天。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反馈意见,规范性问题有39个,信息披露问题19个,会计相关问题3个,其他问题8个。

据知情人士透露,证监会发行部近日对相关券商作出指导,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在内的4个行业中,如果有”独角兽“的企业客户,立即向发行部报告,符合相关规定者可以实行即报即审,不用排队。

富士康得益于此。2月28日,腾讯《一线》曾独家披露,富士康将在两周内上会,并在3月拿到IPO批文。

在转焦虑下急于摆脱“代工厂”标签的富士康,抛出“工业互联网”概念,或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外商控股上市企业。

亟需重新估值

招股说明书显示,富士康在2015年3月6日成立于深圳,注册资本约为177亿元,其中鸿海精密间接控制该公司85%的股份。截止2017年底,富士康总资产1486亿元,总负债1204亿元。过去三年,在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方面,富士康2015-2017年分别取得了143.5亿元、143.7亿元和158.7亿元的成绩。

在过去的2017年,鸿海精密主导着将诸多子公司的股权,辗转腾挪注入富士康,后者目前直接或间接持有31家境内子公司和29家境外子公司。

如若上市成功,富士康拟将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

这些业务均置于“工业互联网”的概念之下。“富士康过去被贴着‘代工厂’的标签,并且一直想摆脱这个标签。通过一系列资产重组,并且将重组后的富士康股份打上‘工业互联网’的烙印,这首先就可以引起资本市场对富士康的价值重估。”一位长期追踪富士康的台湾分析人士表示。

鸿海精密董事长郭台铭认为自己的企业属于科技股序列,他此前还公开表示,台股本益比太低,台股历史本益比为10至15倍,低于大陆科技股的30至50倍。他对富士康的估值期待,正在得到乐观呼应。

在富士康拟登陆A股的招股说明书发布不久,长江证券即对外表示,富士康股份2017年每股收益约0.90元,按照发行A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即17.726亿股,发行后总股本约195亿股,富士康股份每股收益约0.81元。按照目前A股市场电子设备及服务行业加权平均市盈率约40.9倍,富士康股上市后较合理的股价约33元。

如是计算,富士康股份总市值有望达到6435亿元,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外商控股上市企业。

转型焦虑症

重新估值只是其一,鸿海精密的转型焦虑同样是推动富士康股份上市的重要原因。

2016财年,鸿海精密的销售额同比减少3%,减至4万3587亿台币,自1991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减少。2017财年,销售额达到4.7074万亿新台币,比上年增加8%,不过前三个季度的仅为670亿新台币,比2016年同期下滑16%。

中国人工费用上涨、代工这一传统业务的天花板,都在掣肘着鸿海精密的增长空间。从“百万工业机器人计划”到收购生产液晶面板的夏普,鸿海精密一直在尝试转型突破。2018年1月的鸿海精密临时股东大会上,郭台铭亲自上台,拿着激光笔向股东们展示着写满业务转型计划的PPT。

“鸿海精密已经不再是代工厂,它已经从硬件公司转型成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郭台铭当时宣布,将拿出数十亿元投向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鸿海精密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比如,2017年12月,鸿海精密旗下投资公司跟投了旷视科技的4.6亿美金的C轮融资。

鸿海精密还在尝试涉猎不同的新技术,比如金融科技领域。2017年10月,该集团旗下公司投资Abra,后者是技术为基础提供P2P移动支付服务的硅谷初创公司。2018年2月,该集团确认将以1800万美元投资虚拟货币商业银行“Bradmer Pharmaceuticals Inc”。

富士康前往A股申请上市,是鸿海精密转型的一部分。不过,富士康依旧是一家制造企业,其主要产品还是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等。在其467页招股说明书中,谈及互联网的产业布局,大多尚未落地。

招股说明书的“不利因素”还显示,“工业互联网缺乏统一的技术标准”、“工业互联网尚处于初期发展阶段”。对此,证监会发行部在反馈意见书中同样在表达疑虑,“请发行人(富士康股份)补充披露公司名称含’’工业互联网’的原因,该等称谓是否客观准确且有充分依据。”

一位富士康前高管对腾讯《一线》表示,互联网已经重塑零售、文化、社交等服务产业,但才进入工业领域不久,“不管是工业4.0还是工业互联网,抑或是其他的概念,都是工业与互联网融合的一种探索,包括富士康,同样也在探索之中。毕竟,工业的生产链管理、产品与技术门槛、人才储备与数据处理能力等等,都在复杂程度上远胜服务业。因此,工业拥抱互联网的难度可想而知。”

来源| 微信公众号:棱镜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