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被下架7天,你真的了解它吗?创投圈

砍柴网 / 陈睿雅 / 2018-03-06 12:07
今日头条遇到过相同的问题。他们大规模招聘了编辑,加强内容审核,但也饱受非议。如今,知乎走到了相同的岔路口。

北京市网信办发布通知,称知乎平台因管理不严,传播违法违规信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各应用商店下架知乎App七天。具体时间从今天15时开始,至3月9日15时恢复。

本刊在APPSTORE中查询知乎APP时,仍能下载,但无法完成。另据腾讯一线报道,安卓各应用商店已无法搜到知乎。对此,知乎方面表示:将尽快调整上架。

知乎此次下线与其UGC的内容生产方式有关,UGC内容难以在源头上对内容进行把控,出现漏洞引发风险的概率一定意义上是存在的。

事实上,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百度贴吧、今日头条、微博等平台此前都遇到过因内容“失控”带来的监管举措。

2017年8月,国家网信办官网也曾发布消息称,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百度贴吧因涉嫌违反《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对其平台用户发布的法律法规禁止发布的信息未尽到管理义务,被立案调查。

而前不久的2017年12月29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针对今日头条、凤凰新闻手机客户端持续传播色情低俗信息、违规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等问题,分别约谈两家企业负责人,责令企业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要求今日头条的6个频道暂停更新24小时,要求凤凰新闻手机客户端的2个频道暂停更新12小时。

此后,在应对这一棘手局面时,今日头条大规模招聘了内容审核编辑岗位,加强内容审核。某招聘网站上曾显示,今日头条在天津招募内容审核编辑,“该职位要求热爱新闻,关心时事,具有良好的政治敏感度和鉴别力,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党员优先”。

如今,知乎也遇到了类似的局面。“为什么”是周源创立知乎的出发点, “一个好问题比好回答更让人印象深刻”。

接下来,知乎会如何解决它面临的问题呢?一位曾供职于网络问答社区的工程师告诉本刊,通过技术很难完美解决所有此类问题,现在基本能做到消除已知的漏洞。

更多关于知乎的信息,详见2017年刊登于《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文章:

知乎赶潮:温和克制著称的公司露出激进饥渴一面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翟文婷编辑|米娜

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一家公司可以两次站在潮头吗?

问答社区兴起时,知乎与Quora成为最具代表的两家公司。人们从互联网得到的不再是搜索框里弹出的冷冰冰的信息,而是最有发言权的专家们给予评价的最高解答。由此,“知识时代已到,搜索引擎的核心业务受到强大威胁”的论调不时被抛出。

凭借知识社区的概念,知乎积累了近7000万的注册用户,月活人数近3亿,这让它的投资人始料未及。2017年初,知乎拿到1亿美元的D轮融资。知乎创始人兼CEO周源称,融资速度堪称少见。

这次的资本又听到了一个有关知乎的新故事,即知识经济。从来没有一个时代让知识与商品的关系如此亲密,甚至可以被明码标价出售。当你进入一个名为“知识市场”的入口,互动分享会、电子书、咨询等各种付费产品可供选择。很难将其粗暴地归为电商的一种,但不可否认,知识被商品化、标准化以及货币化的浪潮势不可挡。

周源的知识平台梦想随之被放大。2016年的知乎发展突然提速,产品快速迭代,以温和克制著称的这家公司露出激进饥渴的一面。

知识电商?

2015年底,知乎黑客马拉松的一个优胜项目引起周源的注意。这是一个类似刮刮乐的产品形态,90%的信息公开,剩下用户最关心而恰好有人愿意提供的内容被遮盖。如果你想满足好奇心,得先付费。

周源和团队非常兴奋。这种交互方式简单自然又好玩,不论是生产内容的方式还是支付的通道,在移动端都不成问题。2016年3月31日,咨询付费产品值乎1.0推出,快速迭代版本的两三个月内,在朋友圈被刷屏。心理烦恼、医学常识以及其他领域的“为什么”、“怎么办”等问题,付费提问就有专家像微信语音聊天一样给予回答。

这完全不需要教育用户。知乎联合创始人李申申的观察是:与早期相比,现在的知乎用户对信息质量的要求更高,愿意为知识付费。知乎以问答形式聚集了大批优质专家,具备知识消费的土壤。

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持相同观点,移动支付等基础设施非常成熟,新一代消费者拥有更强的经济实力。他们愿意为极致的用户体验付费,包括高质量的知识产品。

但当时,周源最想打的一张牌不是值乎而是知乎Live,后者的研发甚至早于前者,但晚于值乎50多天面世。

“因为值乎的效率不够高,没有主题,不是一对多的方式,更像是一个分发体系。”周源告诉《中国企业家》,值乎很难独立存在,需要依托现有的关系或圈子,也就是自然流量入口,否则很难基于信任而产生付费。即便有用户把值乎的内容分享到朋友圈,这也不是他理想中的内容付费形态。

如果想基于知乎社区完成一个知识付费的闭环,需要具备三个因素:成熟的匹配机制;一对多的高效工具;文字、语音、视频等更丰富的媒介形态。对比之下,实时互动形态的知乎Live似乎更具有普遍性。

去年5月份,知乎Live上线。一年时间,3000多场Live吸引了269万人次参与,主讲人平均时薪超过1.1万元,用户复购率达到43%,内容类型涵盖科学技术、金融经济、医学健康等领域,价格从9.9元到499元不等。

理论上知乎不缺内容贡献者。从知识问答社区建立初期至今,始终在吸引更多人参与。问题是,一个主讲人在分享几个课程之后,如何持续不断地生产有价值的内容?

李申申承认,这是知乎Live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不管是哪个领域的专家,很难针对一个话题讲上百个课程。但他认为,这不影响持续分享Live。“他们讲的内容可以不断变化,系统知识几次课程可以讲完,但每个人数十年的专业积累能以交互的形式持续分享更多细节。”

知乎需要做的是,用户能够以最低成本快速获得感兴趣的知识,这涉及到匹配机制。知识商品显著的一个属性就是,个性化需求很明确。

今日头条、快手等公司都严重倚赖个性化推荐算法,事实也证明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获取信息最主流也是最有效的方式。在甘剑平看来,知乎与上述两家公司面向不同的用户群,社区调性也不尽相同,在机器算法推荐方面存在相似性。

不论是分析用户在知乎站内的访问轨迹,还是在Live的购买行为,他们都会根据数据分析和算法,针对用户的短线与长线需求给予个性化内容推送。甚至他们希望借助AI给予用户更主动的选择机制。

5月下旬,“知识市场”作为一个独立入口被正式推出,其中涵盖了互动分享会(Live)、电子书、咨询等子产品,同时被确立为知乎社区的核心战略产品。

要知道,所谓付费咨询的原型就是值乎。周源将其视为知乎社区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如果你认为我在某些方面专业靠谱,能解决你的问题,可以向我付费咨询。这样不再缺乏提问的场景,更自然。”

让浪潮翻滚的人

尽管启明创投在A轮就投资了知乎,甘剑平仍然不确定中国有多少年轻人会因为知识而兴奋。所以当一个没有娱乐属性的社区,几年内笼络了几千万用户,他有些感到意外。“新一代人对知识的渴望,对及时消息的关注超出我的预期。比如美联航出事后,几个小时后一篇专业的解读就有人在知乎发出来了。”

周源在初期严格抬高了知乎准入门槛,但是他压根没想过这款产品只能服务少数人。从程序员到一名商业记者,再到创业,周源人生轨迹如此变化是因为他想成为一个让浪潮翻滚的人,内心永远充满冒险精神。

他创业的初心是让人们分享彼此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李开复、徐小平、马化腾、王兴和王小川等大佬是知乎的前200名用户,这让他激动。他在知乎分享了一个30秒内快速入睡的方法,被几十万人阅读激发了他的成就感。为了专注内容质量,周源宁愿放慢企业的发展速度,这被他视作知乎早期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当时他秉持一个信念,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是稀缺品,知识作为被系统化的高质量信息真正的所在地是人脑。知乎提供的就是一个产生、分享和传播知识的工具。他曾引用《无法全知》这本书里的一个观点,知识网络化后,房间里最聪明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房间本身。周源很早就意识到介质变革带来的影响重大。

2016年他在思考知乎的未来时,期待这是一个可以消除形式束缚的网络,让沟通和交流更高效,人与人之间更亲密。那时候,知乎会成为人们按需使用的基础资源,知识连接一切才是其真正的使命。正是在这种思考推动力下,知乎开始平台化发展。拓展用户场景、连接第三方平台,同时在广告和知识服务市场发力。

早期参与创建知乎的张亮曾问他,“知乎到底是一个用户创造内容的产品,还是一个靠内容连接人与人,又靠人与人的交互创造内容的平台?”周源的计划是为持续沟通的社群需求,提供足够轻便好用的工具。

周源是个极度严苛的产品经理,除了四处找人,平常主要精力都花在打磨产品上。“有些事情必须一竿子通到底,比如产品体验问题。解决用户遇到的问题这些一线的事情,我会花很多精力”。这是周源在访谈中为数不多时候表现出的强势时刻,在谈到其他问题时他都表现得很宽容。

PC时代,他发现工具化程度高的产品,用户抵达信息的路径会很短,通常从互联网的随便哪个入口,三个页面之内必然能抵达目标内容页。相比之下,知乎的体验路径要更长,从注册到站内搜索,即便进入话题页往往用户也不知道该看什么。

通过优化工具应用,知乎在2013年经历了一次爆发式增长,注册用户从40万增长到了400万,月活跃用户也从200万上升到了3500万。

周源第一次意识到管理的重要性是在知乎拥有500万用户时,“你得学会成为一名市长”。因为他发现,网络社区和城市形成有很多相似之处,他开始学习城市规划知识,根据独立的项目把团队切分成几个小战队,拥有各自独立的产品设计师和工程师。

知乎不是老大一声令下,众人附和执行的文化。从0到1的阶段,周源认为公司最重要的能力是自下而上,提供相对宽容的环境,充分的授权,允许试错;但在从1到N时,需要更科学或更明确的观念控制公司的发展节奏。两个不同阶段,周源的管理态度是不同的,前者是对环境的某种坚持,后者则要兼顾普适标准。

早期为了让新团队统一目标增强凝聚力,周源每周召开一次全员大会。他说,自己讲话比较紧张,第一次在团队30多人时开全体会,特意准备了讲话提纲,担心可能漏掉信息或因紧张而讲不清楚。

他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强势型CEO。“这话是我说的,就得办。大部分时候不是这样。”

未来形态

周源要把知乎做成一个知识平台,一定程度上是知识经济的风口给了他足够的野心和信心。

这跟商业化无关,周源也没有感受到来自投资人明显的压力。创新工场管理合伙人汪华曾说,创新工场并不担心知乎的商业化问题。“知乎商业化过程中面临的唯一一个天花板,就是这个平台能给世界创造多少知识价值,如果将来知乎不能商业化,那可能的原因只能是知乎创造的知识价值不够大。”目前知乎收入更多来源于广告,而非新上线的知识市场。

而目前看来,知识作为商品想做到标准化和规模化,并不轻松。“Live是一种标准化的产品,但它能否把更多需求跑起来,还面临很大挑战。这件事做不到标准化,它的规模可能受到影响。”李申申说。

他还关心用户选择知识商品的成本,快速找到自己需要的内容才不会轻易离开这个平台。所以知乎提出购买Live7天内,如果收听语音未超过15条,可以无理由退款。“Live不收智商税,淘汰质量不好的内容,另一方面也降低大家的付费心理门槛,鼓励大家多去尝试。”

当然,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知乎的主讲人大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Live更多是一种业余分享,随性而为。他们与知乎平台的松散关系也导致内容参差不齐,因为表达方式、节奏掌控、发音等细节问题都可能影响用户体验。而从一定程度上讲,这些也是知识商品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周源反对用现有的电商体系对标“知识市场”,“它一定会放大到很多特别不适合的地方。比如去一座线上商城,可能有清晰的引导,但交互与沟通不是这样。也许我明明在跟你请教A,最后却是你讲的B启发了我,这很常见。大家对信息的理解会有碰撞和搜集的过程。”

不可否认的是,移动时代信息流动的方向发生了根本变革。人们不再局限于通过搜索引擎的输入框获取信息,更多时候内容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具备发现目标用户的能力。

周源并不否认后者的价值。在他看来,不同时期信息流的发展能够体现用户的普遍需求,移动端弱化了搜索引擎的入口效应。大量被动接收信息的行为成为一种用户行为习惯,他将其称为一种合理性。百度也在尝试搜索与信息流的结合,越来越多的公司今日头条化。他有点匪夷所思,“随便打开一个APP都是如此,好像国内最有资源、最有人才的公司都在干这件事。”

事实上,知乎首页的内容也是按照算法个性化推送的,与用户在站内关注了哪些人、什么话题密切相关。但周源坦诚,效果并没有达到理想状态。“站在用户角度,接收的内容应该有价值,且与他相关,而且应该达到他的一定预期。如果拿这三个标准衡量,我们的算法只能说没有站在相反的方向,但还有很多提升空间。”

他预测今年信息推送的形态可能会发生变化,虽然用户不会拒绝,但移动端需求在变化,信息连接的方式也可能不一样。在信息狂轰滥炸的无序状态下,周源认为用户主动获取信息的目的性会更强,知识市场的价值会更具备稀缺性。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