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市场亟待开发,信用卡代会成为下一个P2P?新金融

砍柴网 / 雷锋网 / 2018-05-19 14:43
在信用卡代还领域,费率异常、涉嫌套现、信息泄露等风险已经凶相毕露。

万亿市场亟待开发,信用卡代会成为下一个P2P? - 金评媒  

在国家出台多项“普惠金融”政策、监管却日趋严厉的大环境下,互联网金融客群却呈现逐步探低的趋势。此前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部分互金业务,如P2P、小贷等,也向下“降级”,开拓新的市场。而这些新的进入者更像冲进瓷器店里的公牛,在进入新市场、加剧竞争的同时,也会带来新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信用卡代还就是一个例子。

近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专家委员会发表的“互联网金融新业态风险巡查公告”称,发现“信用卡代还”和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业务模式。此类业务涉及信用卡违规套现、平台收取高额费用、用户信用卡信息安全等问题,潜在风险值得关注。

那么,信用卡代还是否会成为下一个P2P?

万亿市场亟待开发?

普惠金融的概念尽管早在2005年就已由联合国提出,但在中国真正有所表现的时点,还是与2013年互联网金融兴起有关。

2015年,国家提出要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点名小额贷款、消费金融等公司的发展融资问题,“激发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升级”——大量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触及或不愿服务的客户亟待挖掘,加上政策方针的支持,这对互金行业来说,自然是无比肥沃的生存土壤。

然而互联网金融走到第五个年头,这边厢是监管重锤高悬在P2P和现金贷的头顶,那边厢是普惠金融生机无限。网贷备案一延再延,许多既熬不起又熬不得的P2P和小贷公司,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信用卡代偿这片尚未被深入开拓的新蓝海,意图以业务转型来寻求新出路。

信用卡代偿/代还,是指信用卡持卡人偿还发卡银行的信用卡账单时,通过在第三方机构申请较低利率(低于信用卡账单分期利率)贷款的方式一次结清信用卡账单,再分期还款给金融机构的过程。简而言之,消费者能够通过一定程度上的债务转嫁,来为自己争取更多资金周转的时间。

央行的支付体系运行报告从数据维度描绘了市场潜力的增长势头:

截至2017年末,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5.88亿张,同比增长26.53%。与此同时,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2.48万亿元,同比增长36.58%,应偿信贷余额5.56万亿元,同比增长36.83%。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663.11亿元,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6%。

雷锋网AI金融评论了解到,国外的信用卡代偿行业已经颇为成熟,大多数信用卡均支持“CreditCardBalanceTransfer”业务,即将A信用卡账户中的未偿还债务转移到B信用卡公司账户中。为鼓励债务持有人进行债务转移,不少发卡机构甚至会给予转入余额0利率、临时免息期、忠诚度积分等鼓励。

以Discoverit信用卡的为例,余额转入环节就给出了第一笔转入后14个月内免息的优惠,然后按正常利率,APR为13.49%-24.49%之间;而转出手续费为3%。

对于原有债务信用卡发行商来说,信用卡代偿一来可以获得手续费,二来能有效避免债务人还款风险;而对于新的信用卡发行商来说,信用卡余额转移是重要的获客手段。

相比之下,信用卡代偿在国内尚未形成系统的业务体系,信用卡发卡行并不支持这样的债务转移,同样的客户的信用卡余额还款的需求,在中国也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中国信用卡代偿的市场规模,行业研报给出的预测数值是870亿元(2017年),而信用卡代偿真正可以渗透的市场容量已经超过2.7万亿元。而这只是冰山的一角——更多的“卡奴”,面对一时无法偿还的信用卡账单,往往会采取“以卡养卡”的刷卡套现还贷的方式,而这种方式是被明令禁止的。

事实上,早已有不少平台专攻起信用卡代偿业务,头部公司如维信金科甚至已经踏上了赴港IPO之路,较为有名的还有51信用卡、还呗、省呗、小赢卡贷、拉卡拉替你还、松鼠金融、玖富万卡、分期乐、快易花(月月还)、小花钱包、平安普惠等。

“18%生死线”划分两大阵营

息差自然是盈利和获客的关键。所以抢滩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其实就是平台“见招拆招”,和银行来一场擂台战。

以信用卡的最低还款额计算,银行收取的年化利率大约在18%左右,这条费率“生死线”也构成了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分类的标准。

▎a.老玩家死磕低利率

中国有4万亿信用卡余额,其中有1.7万亿的生息资产。年化利率低于18%的产品,定价优势明显,能直接与银行共同分割相对优质的那部分生息资产大蛋糕。

萨摩耶金融的“省呗”和上海数禾科技的“还呗”,均为国内入局信用卡代还业务最早的一批玩家,同样锁定了这块优质资产。二者先后分别在2015年9月和2016年2月推出各自的信用卡跨行账单分期产品。以两家的费率为例:

“省呗”号称利率“低至银行6折”,也就是年化利率在10.8%-10.95%这个区间;

“还呗”则有3期、6期和12期的分期标准,年化利率总体在8.99%-16.99%之间。

然而“省呗”成立两年有余尚未披露过盈利状况,而“还呗”所在的数禾科技则遭遇亏损,其大股东之一分众传媒已于去年11月将所持股份转让。

▎b.次优客户争夺凶狠

相比之下,年化利率较高的代偿产品对资金、风控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同时也带来更加激烈的竞争,盈利主要在于“见缝插针”,在银行的指缝里争取一批次优客户。

银行之间因对信用卡分期客户的筛选规则、风险偏好不同,不能服务所有有信用卡分期需求的持卡人——消金机构、小贷公司等主体对逾期率的容忍度则更高,能够触达银行目标分期客群之外的一部分用户,也就诞生了年化利率在18%-36%之间的代偿产品的生存空间。类似平台的上线时间大约在1-2年左右,业务增速较快。

赴港IPO的维信金科就属于这一阵营。其三大信贷产品之一是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维信卡卡贷”。招股书指出,该系列产品在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以16.4%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根据2018年1月卡卡贷的放款情况来看,平均加权期限为10个月,平均贷款规模为17000元,每年的实际年利率达到了35%;而消费信贷线主要提供小额分期产品,实际年利率也达到了33%。

从其招股说明书来看,信用卡代偿业务比重近年来稳步上升,在2017年成为业务重心,占据了近6成的贷款实现量和3成的利息收入。2017年,维信金科经调整净利润为2.92亿元。

挤出效应下,代还业务风险累积

一旦有利润,资本就会大胆起来。

单就信用卡代还业务而言,这并不能算上一门好生意——受信用卡账期的限制,余额代还的需求一般是一个月一次,与P2P、现金贷相比,无论是在利率、频次上均不占优势,但在近期监管趋严后,P2P、现金贷空间受到挤压,部分资金开始转战之前看不上眼的信用卡代还业务。

而这些资金同样将在P2P、现金贷中的操作习惯带到了信用卡代偿中:在经营上以获客为核心,忽略风险控制,以高利率对抗高风险,以催收替代风控。对于这些资金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赶在监管的脚步赶来之前快速开拓疆土、快速盈利,是比了解客户、控制成本更重要的事情。

另一方面,“网络黑产”也盯上了信用卡代偿产业,新杀入的平台也成为了黑产“薅羊毛”的目标,他们在网上还会开设培训班招募学员,以“信用卡提额套现”、“平台研究”、“更新口子和技术”为名发展下线,甚至打出“包教包会、不会免费再学”的口号。

雷锋网记者发现的“XX工作室”公号,“每天更新口子和技术,帮助大家解决资金需求”

未雨绸缪,代还业务的三大风险

在信用卡代还领域,费率异常、涉嫌套现、信息泄露等风险已经凶相毕露。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的旗下技术平台,在监测140余家信用卡代还平台之后,于近日发出提示,称这类业务主要有“套现贷”、信用卡套现、平台代偿三种模式,涉及信用卡违规套现、平台收取高额费用、用户信用卡信息安全等潜在风险。

国家互金专家委的报告指出,“套现贷”模式是指用户在使用前需设置还款期限、还款次数、还款金额等信息,并预先在信用卡中存入部分现金,代偿平台就会按照用户设置进行刷卡-返现循环操作设置,套取用户消费金额,并用于支付本期信用卡账单,将本期账单过渡到下个月。平台在此过程中收取一定的手续费,一般为账单金额的0.8%~1%。

信用卡套现模式更为普遍。比如,用户有多张信用卡,利用信用卡刷卡消费存在免息期的漏洞,循环刷多张卡来维持免息借款。具体来说,用户通过在平台刷取信用卡B,平台收取手续费后将刷卡金返还用户,用户可用信用卡B中的资金来偿还信用卡A。

利率方面,除了上述所提及的公司,还有相当一部分代还平台存在诸多疑惑。其中小赢卡贷就曾被爆出利率不透明,号称“月利率低至0.46%”,实际催收时年化利率达到24%;而在融360上,有网友对宣称“0利息”的拉卡拉“替你还”业务进行了测试,在最极端的借款1周、手续费2%的情况下,简单换算之后有效年化利率最高可达186.75%。

而根据公开数据和平台客服的反馈,51信用卡、松鼠金融、分期乐、玖富万卡等均未对外公开其产品利率、代还额度、还款周期和其他费用等收费细则。不少平台都表示需要用户“先上传资料,提交申请信用卡代偿订单时,系统才能测算出具体的费用金额”,却连费用收取方式都拒绝透露。

雷锋网AI金融评论在测评市面上某款代偿产品时就发现,对方要求用户上传的资料颇为详细,例如身份证照片、动态影像,甚至包括手机服务密码。也有业内人士透露,某些信用卡代还平台还会以核查借款资格为借口套取信用卡信息,例如信用卡背面的CVV码(又称“安全码”),而CVV码的泄露极易造成信用卡被盗刷。

结语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与美国等成熟市场鼓励信用卡代偿、在成熟的体系规范下保持较低利率的局面不同,在中国,面对信用卡代还巨大的市场潜力,低利率确实是抢滩插旗的利器,但也意味着盈利空间的缩减。而在现金贷受监管高压的情况下,一群年利率>36%的消费金融玩家又试图挤进代偿行业的高利率梯队,跑马圈地替代了粗放经营,在快速收割利润的同时也在压缩这这个市场的未来空间。

这项业务本身其实无法真正支撑整个公司,有巨亏者如“还呗”,有黯然离场者如51信用卡,连头部玩家如维信金科也难避免这样的尴尬局面:信用卡代偿产品占了公司放贷资金的近六成,但盈利却仅占公司利息收入的三成——信用卡代偿无疑是刺激消费金融的又一个切入口,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细水长流的瓷器活。代还平台们顶着竞争压力,还在摸索着如何基于代偿业务来进一步挖掘存量客户,开发更多相关消费场景,形成更为完备的信贷体系,而这背后所需要的,或许正是如同美国一样更开严格、同时也更开放、更规范的政策及监管。

【来源:雷锋网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