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互联网大事件之抢跑、死亡和彷徨

创投圈
2019
02/04
21:27
钛媒体
分享
评论

20 年似乎是一个不好过的坎,经历了高度的发展之后,中国互联网企业正经历周期的阵痛。2018 年几乎所有大型的头部互联网企业在修重要的一课——组织架构调整。

这一年,54 岁的马云选择了交棒,47 岁的马化腾宣布转场。时间正把 " 二马 " 推向了求变的历史节点。经历着互联网发展完整周期的 AT,站在领军者的高位,几乎同时开启了迈进新时代的重大动作。

话说天下英雄谁敌手?二马。然而,在 AT 之外,一众互联企业正以另一种方式或闪亮登场、或走向团灭、或经历徘徊。

抢跑之拼多多、美团、小米

马云宣布 " 禅让 " 之后的第 10 天,美团点评迎来高光时刻——港交所挂牌。

在首个交易日,不知是意气风发还是 " 迟来的爱 ",王兴卯足了劲敲响港交所的大铜锣。美团开门红,市值一度突破 500 亿美元大关,王兴认为,在不远的将来,美团点评会冲刺千亿市值,成为仅次于腾讯和阿里的平台级企业。

王兴鸣锣某种程度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是互联网新一代集体的群像崛起。在美团之前还有第一支同股不同权的港股 " 大蓝筹 " ——小米,以及三年不到亮相纳斯达克的拼多多。

毫无悬念,在 2018 的寒冬中拼多多、小米、美团抢跑成功,成为 BAT 之外的闪亮之星。

拼多多

因为平台漏洞,拼多多一夜损失千万元,这是它最近一次走进公众视线。不过,被薅羊毛之后,拼多多的股票不降反升,一路暴涨 18%,市值一度超京东。拼多多已经成为互联网江湖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拼多多选择从社交场景中破局,通过 " 游戏式 " 玩法,以低价、拼团刺激,在微信的生态中调动用户的即时性购买,引发社交裂变,从而大获成功。以今天拼多多速度和体量来看,或许告诉腾讯有这么一个道理:并不仅局限于九宫格里的合作伙伴,腾讯是有力量做好电商的。

然而,拼多多的另一面深刻在于,它都选择了进一步深化到 " 底层社会 ",以技术和模式的向下渗透,迅速取得了相当的 " 成功 ",将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的 " 寸劲 " 尽显无疑。

对于拼多多而言,2018 年是先苦后甜的一年。

哪怕是上市前后,拼多多一度深陷 " 枪林弹雨 " 之中,也曾经掉入 " 污名市场 " 无力反抗。最后拼多多选择亮出了 IPO 这张明牌。其实,无论从营收、用户增速、现金流等任何一个指标来看,三岁霸道的拼多多选择上市,一定程度上相当于挂牌。

此时,它抢跑的真正用意在于以 IPO 进行信用背书。从提交招股书到美中两地敲钟,不过数月,棒槌落下,拼多多出线了。

低价何以维续前面长长的路?2018 年,拼多多还有另外一个关键词:扶贫。如今拼多多已经深入到一线工厂、地头,重新寻找一条 C2M 反向定制的道路,寻找一条对中小企业供应链进行改造的道路。

黄峥在招股书中曾经提及,如果他的团队从不安中醒来,他希望不会因为股价的变动,而是因为消费者的不满和抛弃。可以说,拼多多的本分里藏着它的未来。

美团

曾经 TMD 被认为是互联网第二代小巨头,而在这一年滴滴失速,头条战后重振,美团抢跑成功了。

美团点评是互联网企业中比较能打的一个,也曾经树敌无数。如果说滴滴的失意在于掉以轻心,单靠网约车一项长板难以抵抗多变的风险,那么字节跳动再怎么调整,也只能说是一个超级公关公司,卖水的事儿终究只是个生意。

然而,王兴的幸运在于抓住了 " 吃住行娱 " 这一刚需,既不会碰红线,也有无限前景。即便如此,业内不乏这样的声音:多业务、多条线的布局,从美团点评身上隐约看到乐视的影子。

不难理解这份担心。

不过,之于上市,王兴曾表示不急,或许在他眼中 IPO 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美团历经八年的发展,可以说赶上了最好的时候。目前,美团在到家、到店两大长板业务的基础上,做了酒旅、出行等多业务的布局,既有里子,又有面子。如今,美团 IPO 尘埃落定,这也意味着美团点评商业逻辑已经发展成熟,也将驶进下一个新的阶段。

根据王慧文描述,在 IPO 公开路演之时,为了能简单阐述美团复杂的业务布局,他们最终确定了一个 " 吃 + 超级平台 " 的核心。从美团 IPO 之后的组织架构调整中也可以看到,美团放弃了以业务类型为标准的划分,采取了全新的服务场景来划分,拆分原有的酒旅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强化目前美团的最强大的现金流板块——到家、到店业务。

美团点评的抢跑在意料之中,而它的战略节奏却在意料之外。

美团点评 IPO 之前,地歌网预测,其将面临三大战争—出行之战,外卖之战,酒旅之战。出行必是美团点评出山第一仗。然而,船小好调头,手握 20 多重镇网约车牌照的美团打车按兵不动,转而在自己的优势领域和饿了么 & 口碑来了个正面交锋。

可见,王兴的稳。

IPO 之后,美团点评提得最多的是从需求侧到供给侧的调整,也就是从平台到数字基础提供商,美团真正的野心所在。

众所周知,阿里给自己未来三十年的定位为商业基础设施提供者,其实,在生活服务电商的领域独占鳌头的美团,也有这方面的雄心。美团传递出来这样一个信号:我们不仅仅是面对 C 端的企业,还是一家技术公司,有能力反向进行供应链改造,串联起需求和供应两端。

在生活服务行业的长跑中,阿里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在这个过程中,美团徐徐推进,还真笑到了最后。2018 年,美团稳中得势。2019 年,阿里不会放过生活服务这块领地,面临这匹巨兽,美团还需迎头接驾。在攻守之间,局势依然严峻。

小米

往前回顾,2018 年日子最好过莫过于三家公司,美团、拼多多还有小米。他们都在 IPO 中拿到了护身符。

雷军说 2016 年小米是起死回生,那么 2018 年小米是个不折不扣的抢跑者。

这一年,小米高举着 IOT 之牌,打着科技公司的旗号,在资本萧瑟之际,闯进了港交所。之后,对内进行大刀阔斧的组织架构调整,不仅人员上注入新的血液,而且,在业务条线,愿景卡位上不断地推进。因为,小米的调整的两年时间,其中也暗含不少问题。

小米的本质是智能硬件公司,甚至相当大程度上它是一家手机公司。小米的收入组成中,智能硬件占比 70%,IoT 部分占比 20%,互联网服务低于 10%。不难看出,小米的经济更是一种品牌经济。

从增长曲线上看,小米这两年来的波动非常大,华为则是非常平稳的上升趋势,OV 实际上也有一定波动。因此,手机阵地,作为小米最核心的阵地,这个点上依然不牢靠,特别是在印度市场以红米为主,或者是在降维和时间机器的角度上讲,很多市场,依然是低端手机,虽然这些市场有销量,但不见得有很好的转化率,不能够体现很好的品牌属性,只能说在未来,在品牌延伸价值和用户转化上小米的挑战依然严峻。

基于此,2018 年,小米的第一要务依然是 " 将生意进行到底 "。然而,在小米的棋局中依然绕不开一下四个问题:

1. 首当其冲是品牌问题,这一年我们也看到了小米在品牌上的改变,红米的独立发展路径,同时,小米不断在冲高端上探索;

2. 从 Iot 的角度上,规模化问题。从目前的相关数据来看,小米的规模化超过一个亿,超过了谷歌和苹果,但它的渗透率和活跃度是不是够的;

3. 在互联网角度上的发展问题。

小米在 IPO 估值中为什么用互联网公司去定位?其实小米的互联网收入非常单一,只有广告和游戏分发,这中间的占比略有提高,依然不超过 10%。小米是 " 有渠道无阵地 ",互联网化对于小米而言还很漫长;

4. 小米的新零售方面的问题。小米是产品导向性的企业,这样的企业做电商,说白了是采取多平台并用的方式,也就是开辟线上商城,类似的企业都干过这些事。其实,小米线上的主阵地还是在天猫、京东的小米旗舰店。

抢跑越快,意味着拿到调整和变革的时间和空间更大,另外随着 5G 的到来,在急剧变革和调整面前,稍不留神就会失速。不过,2018 年,小米赢得可一个不错的时机,其如何下好这盘棋,我们拭目而待。

死亡之金立、锤子、ofo

幸福的人每每相似,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金立、锤子、ofo 在 2018 年已经划上了休止符。

2018 年,金立一步步滑向死亡深渊。

3 月,金立宣布对工业园裁员万人;

6 月,印媒称金立以不超过 2.5 亿元的报价,出售金立印度公司 74% 的股份;

9 月,金立再一次裁员近万人,近 50 家中小供应商聚集金立总部维权,金立回应资金链的问题仍在解决,同时,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已经在香港停留了好几个月,处于失联状态;

11 月,近 20 家金立供应商的经过长达几个月的上门讨债后无果,向深圳中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刘立荣一把赌约毁了金立的传言,资金链问题更是雪上加霜;

12 月,金立宣布破产,欠债 202 亿 ......

曾经一度杀进前五名的金立,崩塌 !

金立之死既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但在这条路上,金立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智能手机市场的生存战越来越残酷,小众手机品牌在寻找出路的过程中,或抱团取暖、或寻找大腿、或独自挣扎,在这个过程中,还会有人再次走上金立猝死的老路。

看,锤子紧随其后。

当网传锤子员工与字节跳动员工签订互换合同之时,罗永浩已经开始为子弹短信之后的 " 聊天宝 " 站台了。

兜售情怀,做足噱头,罗永浩在这点上有过之而不及。通过个人 IP 去制造话题、制造影响力,最终通过粉丝经济形成购买力,所以有人戏言称,锤子最大的营销投入就是罗永浩在社交平台上的嘴炮。嘴仗还是看到效果,一场发布会吸引了 3.7 万人参加,门票收入高达 484 万元,赚得盆满钵满之余,还给品牌造了势。

然而,锤子不能只靠情怀,最终还是要看真本事。

罗永浩一直高喊的创新,也只不过在 UI 上做了调整,不像 OV、美图,能够在市场打出一个足够触动用户买单的点,产品不为用户而生,结果也仅限于 " 一锤子 " 买卖,这无异于自掘坟墓。

投入时间、资金、供应链大力研发的 TNT 的失败,给了锤子来了最后一锤。" 入不敷出 " 的锤子本指望着 TNT 能够带来新的投资,得以续命继续生存,却押错了注、走错了路。

对于锤子来说,罗永浩不同于雷军之于小米、马云之于阿里,罗永浩并不是企业的精神图腾,而他的 IP 属性是企业切切实实的一项重要资源。但就像 vivo 执行副总裁倪旭东曾说的那样:" 营销是锦上添花,产品、服务才是雪中送炭,产品服务是 1,营销是后面的 0,如果没有前面的 1,企业在可持续性、健康上就会出问题。"

锤子的失速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便是来源于产品和营销的失衡,当罗永浩在塑造自己的个人 IP 的时候,给锤子带来影响力的同时,也提高了锤粉的期待,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产品可以保持水准、出货可以保证不 " 耍猴 ",那么 IP 营销才会是锦上添花的,而当产品一但出现问题、无法达到粉丝的预期,罗永浩人设的影响力便会被透支,直到有一天被击穿。

裁员、断货、欠钱、分公司倒闭,罗永浩卸任法人,核心团队撤退 ......

锤子倒下,留下的不应是一声唏嘘,一场感怀。而是一些可以去做的思考。理想和现实总是隔着一条实践的河流,有的人涉险上了滩,而有的人却迷失跌了足。在创业这条路上,敬罗永浩是条汉子。可是,做好了一个产品经理,并不代表一个老板尽了自己的本分。

好比戴维。

戴维是 90 后创业者中的一名勇士,可也没挡不住 ofo 的大败局。

当 ofo 小黄车弹药充足之时,挥霍、贪污、站队等内部管理的问题并没有暴露。戴维有自己的倔强,然而,诸如一票否决公司管理等经验教训,是需要用时间堆砌起来的堡垒,并非人人都能跨越。

ofo 可谓 2018 年创业路上最疯狂的一次试错。

三年时间,ofo 从独角兽跌落神坛。为资本唏嘘之时,共享单车坟场的画面一帧一帧出现。共享经济的创新对实体经济算不算一种祸害?订单来了,钢铁厂有活了,车厂复工,工人拿到薪酬,商场有了客户,税收有了保证,GDP 有了增长动力 ......

鼎盛时期的摩拜和 ofo 拿了高达 40 亿美元的融资,足够投放 5000 万辆共享单车,据相关计算,如果全部报废相当于十几艘航母的结构钢总量。当爱玛、富士达、飞鸽这些厂商曾经开足马力来满足摩拜和 ofo 的订单之时,也应该想到订单消失那一刻,时至今日,谜底揭晓,无一荣光。

与其说,以 ofo、摩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