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与探探的联姻,谁才是救世主?创投圈

砍柴网 / 张书乐 / 2018-04-27 21:43
由于陌陌和探探的合体,而引发的陌生人社交领域再无后来者之辩,本身就是个错误命题。关键只在于,每一种社交形态,如何找到在自己领域中的变现途径。

探探创始人王宇曾经在回答“为什么是陌陌收购了我们,而不是我们收购了陌陌”时,妙语连珠,语录频出:

“陌陌就是一个大股东。”

“争个面子,谁收购谁,我觉得无所谓。”

“并购完成后,探探和陌陌并不会相互打通。”

“我们爱做什么做什么。”

……

然而,这样一场陌生人社交的“恋爱”,真的就是AA制吗?

这样真的可以让陌生人社交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吗?

先回顾下历史:

早前,陌陌宣布,将以向探探发行股票及现金的方式收购探探100%股权,对价包括约265万股的ADS及约6亿美元现金,预计收购在今年第二季度完成。

结果狗年第一宗互联网并购案,就在陌生人社交领域落户了。尽管这笔约合7亿美元的交易,相比BAT动辄数十亿的并购,并不算什么,可对于社交应用来说,似乎在印证着抱团取暖的必须。

可真的很有必要吗?陌生人社交已经走入寡头时代?还是走入穷途末路?

男女性别比失衡?陌陌找来探探“谈心”

答案其实是否定的,尽管已经以直播作为主要盈利模式,正在进入泛社交领域的陌陌在此次并购中,表现出对探探差异化用户结构的期许。

数据显示,陌陌拥有超过3亿用户,而其用户男女比例为4:1;反之,用户总数为1.1亿的探探,保持着1:1的男女比例。而有观点则认为,陌生人社交的男女比例为3:2则较为理想。

由此,在陌陌与探探高层释放出来的话语中,就有着这样的舆论导向:陌陌是偏重于男性用户需求为核心的产品,而探探则是以高质量女性用户为核心的产品,两者相加,正好中和。而且探探的用户年龄较之陌陌更年轻,正好形成世代交替,确保陌生人社交的延续性……

“我们也很认可探探以女性用户体验为中心的产品理念。”陌陌创始人唐岩就宣称:陌陌和探探的用户重合度并不高,后者拥有较高的女性用户比例将弥补陌陌男性用户过多的不足。

但真相或许并非如此简单,用户上的差异性,以及陌陌在泛娱乐领域的较多探索,确实造成了它自身在陌生人社交这一立足基本点上的定位模糊,以及有可能因此遭遇后起之秀如探探的逆袭。

这本是陌陌当年成功突围微信包围圈的路线,亦是走泛娱乐社交所不可避免和回避的问题,收购当然是最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

“我们1月26日第一次见唐岩,之前我们不认识,也互相没见过,我们一开始是准备新一轮融资的。”探探创始人王宇在回顾收购过程时如是说。而整个收购,从双方认识到结果公布,耗时不到一个月。

对于探探来说,收购也是一种融资,没什么好多考究的。因为对于两个陌生人社交应用来说,他们在陌生人社交上,可以选择的动作已经不多。

狭义的陌生人社交,只会陷入泛娱乐的坑

在社交领域,想要击溃腾讯的霸权,似乎并不大现实。尽管陌陌、探探都成功的打开了一个缺口。

但有一点却不得不引人思考:当他们从“陌生人”中获得养分,并壮大后,往往最终走向直播、游戏以及其他泛娱乐盈利生态。

结果呢!长的越来越像微信。而一旦长成了微信的摸样,就大事不妙了。

有一种观点颇为偏颇,却又未必错误:腾讯通过QQ和微信完成了世代更迭,并且互为延续,00后更乐意于使用QQ,则为一例;而陌陌则需要探探续命,形成类似的更迭。

所以,王宇口中的并购后各自过日子的AA制状态,其实也就源自与此。

然而,这些依然都是在狭义的陌生人社交上进行考量,换言之,考虑的关键点不在于陌生人或熟人,亦非社交,而是聊天,亦因此陷入了社交用户老化以及产品更迭时的焦虑。

最为典型的表现,在于直播这一陌陌最赚钱业务之上。

在推出直播业务前,陌陌的月活跃用户增长率一度连续两季度大跌,甚至出现环比负增长,但2015年赶上直播这趟顺风车后,陌陌的用户数据触底反弹,在直播业务的助力下月活跃用户向着过亿级别前进,并在2016年业绩环比增长率达到271%。然而,直播红利已经稀薄的当下,如今该数字已跌至16.65%。

靠直播不足以刺激用户时,只能回到以新用户刺激的路上。

广义陌生人社交,让垂直变得大有可为

广义上的陌生人社交其实更为普遍,只是往往不被人所认知为社交。如走知识分享路线的知乎、文艺情怀的豆瓣、二次元的B站,以及海外购经验与产品体验的小红书等,其实本质上都是一种陌生人社交。

只是从姿势上看,没有形成点对点的交流,而是有相同兴趣的人群、跨年龄、行业和阶层而聚合在一个大的社群之中,而且人与人之间,更加陌生、缺少现实交集。但反之,由于去掉了单纯生理欲望的特征,反而让其黏性更为持久。

这即是平台与垂直,这一互联网双生子的常有状态。

而微信、陌陌虽然点对点,却泛大众化而成为平台;知乎、豆瓣、小红书虽一对多,却细分用户而称为垂直;但实质上,它们不过是社群的一种。

由此可见,由于陌陌和探探的合体,而引发的陌生人社交领域再无后来者之辩,本身就是个错误命题。关键只在于,每一种社交形态,如何找到在自己领域中的变现途径。

陌陌选择的是腾讯的泛娱乐变现路径,尽管具体套路并不一样,但依然因越来越像微信,而引发焦虑。

这样的焦虑如何破解?除了收购探探这一姿势外,还有两途,并能合二为一:

其一为去单纯生理欲望,而效仿广义陌生人社交,探索更多垂直社群的聚合与变现;

其二为在追随腾讯路径,保持盈收同时,探索狭义陌生人社交中,可能发现的更多变现方式,且不那么娱乐。

其实,这也是陌生人社交,无论广义、狭义,都可通用的套路所在。

文|张书乐

来源|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