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时代,“听书”会成为知识付费后新的内容消费潮流么?水煮娱

砍柴网 / 俊世太保 / 2018-04-28 17:47
“读书没有合宜的时间和地点。一个人有读书的心境时,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读书。”作家林语堂曾这样说道。

“读书没有合宜的时间和地点。一个人有读书的心境时,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读书。”作家林语堂曾这样说道。

而现代科技的发展也让林语堂这种随时随地进入读书心境的想法变得更加触手可及,技术带来了书籍载体的改变,语音也成为了书籍内容重要的载体。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作为国内最大的音频内容平台的喜马拉雅也在这一天推出了其“听书节”活动,并将原有的会员体系全面升级,将有声书内容也作为重要的主打推介。

实际上不仅是喜马拉雅,2016-2017年的知识付费热潮让一大批解读书籍、分享书籍知识的知识付费品牌或平台兴起,得到、樊登读书会、新世相,包括知乎。通过有声书或者主播解读书籍的方式“听书”正在成为一种新的“读书”方式。

如今知识付费的风口正在变得更加细化和清晰,“听书”有着成为下一个千亿风口巨大的机会。而喜马拉雅FM无疑是这个领域最重要的玩家之一。

在喜马拉雅平台上,有声书是最早上线的频道,也是喜马拉雅平台上最热门的收听品类,根据其披露的数据,有声书用户占喜马拉雅平台总用户的16.9%,贡献了超过50%的流量,收听总时长占平台用户的60%,活跃用户日均听书时长超过3个小时。

有趣的是,美国有声书出版商协会(APA)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虽然美国电子书销售在最近一年中下滑了5.3%,但有声书市场却大幅增长30.2%,听书也正在成为美国的一股内容消费风潮。

为什么人们需要有声书?

作为中美“读书人”们不约而同的选择,有声书走红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1、时间盈余

颇受马化腾追捧的学着克莱舍基在其《认知盈余》一书中层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工业化时代早期,英国伦敦街头随处可见的是卖杜松子酒的小推车,这种酒口感不错,容易醉,比啤酒包装有型,又比葡萄酒便宜,于是产业工人下班后就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和最后还有小旅馆出租价格低廉的草席供人休息,英国政府一度禁止这种酒的销售但却未成功。

克莱舍基将这种现象解释为“公民盈余”,本质是工业化解放了大量的生产力,让人们多出了更多的自由时间,杜松子酒变成了公民们消费这种时间盈余的方式。而后工业化时代,电视则取代杜松子酒,沙发土豆的俚语也由此而出。

现代科技社会中,人们有了越来越多“非专注时间”。如果说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时间的碎片化让短视频成为热潮,那么有声书则成功抓住了“非专注时间”这一需求。例如上下班路上、做重复性工作或家务时,这些“一心两用”的场景带来了大量需要被填充的时间,有声书因为其伴随性的特点成功抢占了人们的这些时间盈余。

2、焦虑感和学习欲的时代

虽然技术不断地发展,人们的时间盈余越来越多,但显然我们还没有发展到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中描绘的98%的人被机器取代工作的时代。现代社会激烈竞争带来的焦虑感和学习欲,让人们对有声书的需求大大加深。

无论是提升知识的文学、历史、商业类书籍,还是放松解压的小说、恐怖故事类书籍,不同精神需求的用户对不同类型的有声书有着自己的需求,知识类的有声书分享满足了人们对快速学习的需求,而放松解压、休闲娱乐类的有声书内容,则成了用户环节在这个焦虑时代内心压力重要的方式。

音频平台在有声书上做了什么?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喜马拉雅自然希望保持其在有声书市场的领先地位。

首先,有声书是喜马拉雅最初重要的切入点,其用户对有声书内容的消费需求始终都十分旺盛,在喜马拉雅4.23听书节活动中,仅用了12小时便吸引了200万听书会员用户。

其次,喜马拉雅在版权端、有声书内容生产端也一直在试图构建一个有声书“出版生态”,其合作了中国出版集团、中信出版集团、企鹅兰登等线下出版商,同时也与阅文集团等原创文学网站有着战略合作。

截至目前,喜马拉雅FM拥有着市场上超过70%的畅销书的有声版权,包括《明朝那些事儿》这样的现象级纸质书,也有《芳华》、《妖猫传》等影视剧大IP,以及众多少儿图书、畅销小说、经济管理类畅销书、英文原版书的有声版权。

与此同时,作为平台的喜马拉雅也吸引了大量优秀的主播和工作室在喜马拉雅平台上发布有声书内容,并且会为这些优秀主播对接版权内容,保证其持续稳定的内容输出,将整个有声书产业链打通。

此外,喜马拉雅正在建立其会员体系和知识付费机制,而有声书则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4.23听书节的活动中,有声书也被作为了重要的会员内容组成部分。

经济机制的建立让喜马拉雅的有声书生态能够持续的发展,让优质的内容生产者更容易获得回报,从而持续不断地生产优质内容。

当然看好“有声书”这个市场的不止喜马拉雅一家。就在喜马拉雅宣布推出“423听书节”不到24小时内,今天蜻蜓FM也上线了一个类似的听书会员产品,其他的音频内容平台如懒人听书、知乎读书会、当当云阅读等也都宣布其听书会员全线打折。

为什么说喜马拉雅最有机会享受“听书”红利?

听书正在成为新的内容消费潮流,而喜马拉雅或许最有机会享受这一次的红利。

1、支付体系的成熟

移动支付、小额支付正在成为用户新消费习惯的支撑,降低支付门槛带来的是用户对版权的重视,因此拥有更多优质版权内容的喜马拉雅也自然优势更加明显。而喜马拉雅自身也在积极地推动会员制、订阅制模式,希望以此能够丰富内容付费的支付和消费形式。

2、喜马拉雅的用户基础

喜马拉雅作为目前音频内容领域最大的玩家,且在此前的音频知识付费热潮中成功培养了用户习惯和品牌认知,有足够大的流量和成熟的用户基础,这些都能够导入其有声书部分。

3、资本市场对内容付费的认可

主打网络文学内容付费的阅文集团于2017年11月在香港上市,资本市场一度给予了超高的市盈率,阅文集团的市值也一度超过千亿港币。而在国内,同样以网络文学作为主业的掌阅科技在2017年上市后一连22个涨停,堪称妖股。

资本市场对内容付费的价值越来越认可,这也让喜马拉雅的音频内容付费模式变得更具价值。喜马拉雅所涉及的有声书比网络文学在内容广度上更广,还涉及了大量的严肃阅读内容。且有声书作为文本IP的衍生品,其价值本身就有增值。

小结

当然除了对于喜马拉雅自身的商业价值之外,喜马拉雅将有声书作为重要发展方向的背后还有着更深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是对于整个社会和内容市场而言。

现代中国在阅读方面一直都被诟病读书少,但实际上在欧美,有声阅读其实也是一直被算作人均阅读水平里面,以至于欧美、日本的人均阅读量可以达到10-20本。

而随着有声书在中国的普及,中国人的人均阅读量可以预见的会有一个大的跃升。以喜马拉雅为例,其平台上的一些重度有声书用户,每年听书都超过15本,听书时长在3小时左右。有声书的这种方式大大提升了用户的“阅读”量和有效“阅读”时间。

另一方面,在经济效益上,有声阅读可以为传统出版业增加更多的可能性,无论是影响力层面,还是经济收入层面,包括很多严肃出版内容的作者也能够借助喜马拉雅这样的平台,找到自己对应的受众,获得自己应有的内容收益。

喜马拉雅正在努力构建着这样一个“有声的图书馆”,让每一份优质内容都能够借助声音发光。而正如博尔赫斯说的那样,“如果有天堂,那我想应该是图书馆的样子”。

来源:俊世太保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