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拯救声名狼藉的P2P网贷?专栏

砍柴网 / 一本财经 / 2016-05-30 17:49
A级平台虽然在行业中“靠谱度”高,投资风险小,风险覆盖能力好,但在融360的评级说明中特别标注,这类平台,仅是“1年内出现风险的概率较低”。

近日有报道称,继国务院组织14部委、宣布将开启为期一年的全国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后,部分地区已开始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部署。

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大幕终于拉开。

伴随着政府步步紧逼的监管,经过几年野蛮生长的P2P网贷行业,“洗牌”无疑。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底,P2P网贷平台数量达4000多家,但正常运营的平台却不足1900家,有2000多家平台失联、停业或跑路。

问题平台加速爆发、大批网贷平台死亡,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牺牲的不仅是整个网贷行业的声誉与稳定,还有问题平台投资人的血汗钱。

面对整个行业信誉的崩塌,网贷评级几乎成了投资人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从泛亚到望洲

那些网站简陋、运营粗糙的网贷平台,历练多年的投资人已能够一眼看穿个中猫腻。

从2015年开始,网贷行业现状,只能用“惨烈”来形容了。

出事的不仅是那些山寨小平台,一个个宣传艳丽,包装精美,关联公司复杂,运营时间较长,投资金额上亿的网贷平台也纷纷暴雷。

第一场波及全国的“大雷”,是去年7月,泛亚日金宝事件。融资400亿的日金宝被曝资金链断裂,原本应获得“固定收益”的泛亚投资人,莫名其妙地成为贵金属“现货持有人”。

而年末e租宝的惊天大雷,直接震荡了整个业界。e租宝前期的宣传有多疯狂,坍塌后的恐慌就有多严重。

几周后,颇为低调的大大集团被爆非法集资。彼时,大大已在全国拥有近8万员工、700多家支公司,庞大的体系、不择手段的敛财,立刻被冠以“e租宝第二”。

今年,这种动辄上亿的“大雷”并没有停止。

3月,因电影《叶问3》造假而牵出的快鹿集团,被爆百亿资金兑付危机。与此同时,快鹿集团用于融资的十几家P2P平台集体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快鹿集团董事长施建祥拥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手段,其布局的电影发行公司、担保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和其控股、关联的多家P2P平台联系紧密,这让快鹿集团陷入自融的嫌疑。

风声鹤唳下,被外界扒出与快鹿集团相关的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融在线、菜苗金融等网贷平台,无论关系深浅,均出现了资金缺口、逾期或网站无法打开等问题。

就在外界翘首期盼快鹿集团尽快推出、执行兑付危机的解决方案时,百亿级理财平台“中晋系”坍塌地猝不及防。

严格来说,中晋系推出的“合伙人”产品,核心运作模式是私募基金的“公募化”,这种线下理财模式,并不属于P2P网贷范畴。

但是,在中晋短短几年内猖狂注册的50余家子公司、控制的100余家企业中,有不少理财平台打着“互联网+”的旗号招摇撞骗。

而近期,董事长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涉嫌自融的望洲集团也不是单纯的P2P网贷平台。望洲不仅涉及股权私募、互联网金融、银行、融资租赁、征信等领域,且以线下理财为主,“后来线下理财搞不下去了,杨卫国开始搞线上”。

几天后,杨卫国又离奇出现,称自己只是休假。

仿佛一场闹剧,不管真相如何,投资人的挤兑必然发生,且没有哪个平台在疯狂挤兑后还能安然无恙。

望洲也是前途未卜。

业内纷纷发声,指出近期出事平台主要是经营灰色的线下理财,并不是单纯的P2P网贷模式。但不可否认,他们是借着P2P网贷的名义,打着互联网理财的擦边球,才能如此肆无忌惮。

可见,线上融资、网贷平台,已成为一些别有用心的集团的捞钱手段。

最终的受害者

这些跑路大戏之后,埋单的都是投资人。

据不完全统计:

泛亚日金宝客户资金超过400亿元,波及28个省市22万投资者。

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e租宝实际吸收资金500余亿元,涉及投资人约90万名,遍布全国31个省市区。

大大线上理财产品大大宝累计投资近1亿9千万,线下融资规模虽未透露,但仅是“带单入职”的工作人员,就有7.8万。

快鹿集团对外宣布,兑付事件涉及到3000到4000个员工,涉及到30万以上的投资者。

中晋系投资总额已突破340亿元,涉及总人次超过13万,其中60岁以上投资人超过2万。

望洲财富目前2万多名投资人,共计22亿元资金无法提现。

这是一个巨大的泥潭,深陷其中很难全身而退。数百万的投资人,追偿无门。自发组织的维权活动,并未明显的进展。

目前,泛亚集团、e租宝、大大集团等案件仍在侦办中,警方呼吁投资人配合公安机关,做好报案、登记工作。

但因案情复杂,波及人员多,关联公司杂,涉及资金数目高,调查取证工作量大,案件诉讼及涉案资产处置工作在短期内难以完成。

在走完整个司法程序后,如果涉案公司资产不够支付投资人投资款,只能根据被追回的赃款按比例偿还。

这意味着,投资人血本无归的可能性很大。

至于承诺兑付的快鹿集团、望洲财富,投资人依旧焦灼不安,只求能拿回本金。

不容乐观的投资环境

不仅是网贷平台投资人战战兢兢,在经济形势波段下行的影响下,其他行业投资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保守的投资者会直接选择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但收益一直不尽如人意。

曾经备受瞩目的余额宝,如今收益已跌至历史最低点,仅有2.45%。

2015年备受股灾和熔断摧残的中国股民,在今年3月尝到了股票上涨的甜头,但还未从上次股灾中解套,便又被割了韭菜。

相对于大起大落的股市、收益低迷的货币基金,门槛过高的私募、信托,种类繁多且收益不稳的基金,对金融知识要求较低、收益相对较高且稳定的网贷行业,仍是普通投资人的理想选择。

但一个重要的前提是,投资人要能避开网贷行业中的“大雷”。

虽然身处动荡的洗牌期,但P2P网贷行业依旧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据数据显示,目前我国P2P借贷行业整体交易规模约为1417亿元,同比增长166%。但投资人数上涨并不明显,稳定在379.3万人左右。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发言中一针见血的指出,互联网金融“比较集中、失败率比较高的”是P2P网贷;而即将展开的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会将网贷机构严格划分为“合规类、整改类、取缔类”三个档次。

合规、优质的网贷平台也将在洗牌期内,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与资源。

也就是说,P2P行业仍然布满金矿,投资人要做的,就是甄别。

但是,因为投资途径少、投资理念不足,投资人很容易进入跟风误区。

比如近期被频繁打脸的著名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首席教授郎咸平,曾有不少投资人拜服在其光环下。

可郎教授先是为泛亚模式站台,接着成为快鹿旗下多家公司的“首席荣誉指导”,后又被扒出参加望洲财富的金融论坛并发表演讲的照片。犯了众怒的郎教授不但被上海大妈追堵截打,还被戏封“江左霉郎”。

这种情况下,靠谱的网贷评级,成了投资人的救命稻草。

但是,鉴别网贷评级的优劣,又让投资人头痛不已。一般来说,和网贷行业没有直接关系、学术性的评级,公信力更高;除此之外,还要看评级的评判维度,是否科学。

在融360与中国人民大学联合发布的网贷评级中显示,背景实力、平台风控、运营能力、信息披露、用户体验是评价一个平台的五个重要维度。

按照这个标准,最新的融360网贷评级中,将6家平台评为A级。

1.pic_hd

A级平台虽然在行业中“靠谱度”高,投资风险小,风险覆盖能力好,但在融360的评级说明中特别标注,这类平台,仅是“1年内出现风险的概率较低”。

一位资深投资人透露,目前投资人的普遍策略就是以网贷评级作为基准出发,合理匹配资金。

某种意义上说,科学的网贷评级,提供了拯救P2P行业的契机——将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加速了洗牌,同时,重建行业信誉。

(更多深度内容请关注微信“一本财经”)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2016/0126/1453817599758.jpg

一本财经

专注金融科技领域的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新金融商业案例解析。




最新快报

1
3